他也意识到不能将整个族的青年男子都断送在这里。

    他开始后悔!

    徐盛依旧在冲刺,他身上有无数的伤,血在涌着,但他似乎没有感觉到,只会不时回头看一眼林川,确认他依旧无事,然后放心自己的厮杀。

    侍卫越来越少,只有十来个了!

    只有十来人,似乎又增加了王虎的勇气。

    但包围圈却在扩大,这是一个异常现象。

    就是因为徐盛的剑!

    “你怕吗?”林川低下头,问在怀中的苏士!

    苏士猛地摇头!

    摇得很可爱很天真!

    林川从来就没把这些本地人放在心上,因为他们同样是普通人,一样的会死。

    他从来不怕可以被杀死的人。

    到了后来,不是侍卫在保护林川,是众侍卫躲在徐盛的剑圈内。

    因为他们的冲杀已无意义,对面人太多,只是送死而已。

    只有众侍卫与徐盛依旧在挥动着剑。

    两柄剑,对两千余人。

    这两千余人就是不动,也可以杀半天。

    徐盛已不是徐盛,标准的血人,五官都是血。

    他的右臂受了重伤,只得用左手持剑,但依旧如一头猛虎,发了疯似的要档在林川身前。

    林川象在画一副惊天地泣鬼神的画作,龙渊剑就是笔。

    他轻松的挥出一道剑光……

    王虎脸色铁青,他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始终无法越过龙渊剑的剑幕。

    只不过徒送了许多尸体。

    他终于崩溃了!

    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喃喃看天的使节,准备撤退。

    神确实是无法战胜,虽然眼前这个神与想象中的神力很有差别,但一样有用!

    忽然,天边传来阵阵闷雷……急剧的雷声,滚滚如大海的巨浪!

    在平原本来很寂静的天边,有节奏似的响起刺耳的狂呼声。

    王虎脸色惨白,大叫撤退。

    呼啦一声,本就无战心的本地勇士闻令如遇大赦一般,掉头就跑。

    去得迅速,转眼就在数十丈之外,徐盛长剑哧地一声插入泥土内,支撑自己不倒下。

    他身上没有一块完整的衣衫。

    徐盛收回长剑,微笑着看着林川和苏士,苏士惊诧地看着他,四目相望!

    重甲铁骑呼啸着,以最快速度靠近,周泰见徐盛一身是血,吓得全身剧颤,脸色惨白。

    他知道,如果大人有事,将意味着什么,他无法承担这个责任,他会成为江东最大的仇人。

    他会是公敌。

    周泰翻身下马,怔怔地看着林川,呐呐道:“大人你……”

    林川微微一笑:“去救徐盛,本牧没事!”

    一句没事,周泰一颗悬在喉头的心落了下去,这是他今年最大的惊喜。

    几个千牛卫下卫,想侍候大人,却不知如何下手,因为他半抱着一个美人。

    如果扶他,就会碰到美人,这可能忌讳。

    所以只有发呆似的傻傻着。

    周泰转身对着五千重甲铁骑历声道:“一个不留!”

    “是!”

    一齐声大喝,重甲铁骑正要散开!

    林川看着怀中的苏士,苏士眼圈有点红,怔怔地看着林川,象有无声的索求。

    “周泰!”

    “未将在!”

    “算了!回营吧!”

    周泰很奇怪,大人竟然会放过这些刺杀的本地人。

    “他们也是*的!本牧不怪罪!”

    徐盛被抬上担架。

    林川松开苏士,道:“本牧要走了!”

    苏士低下头,呐呐地弄着自己的裙角,不时抬头看一眼林川。

    林川走几步,又回过头,林川终于伸出手,苏士冲他笑了,奔跑着伸出自己如耦一般的而又柔弱的玉臂。

    “我有三位夫人!”

    “奴婢只是奴婢!”苏士很乖巧。

    林川怜惜地点点头,看着她如星一般的蓝眸,长长的睫毛扑闪着,隐有泪光。

    “你当真是神?”

    苏士一脸好奇。

    林川不知如何回答,因为他曾说过自己不是神,只是普通的人类,但没人相信。

    不是自己,是世人要将自己推到神位。

    就象世人要把一尊泥土度上金子,然后硬要说是神一样,泥人是没办法的,只有做神。

    或者这样,能更好的满足世人,完全不顾自己的想法。

    这才是林川最大的冤屈。

    这道理也没地方说去。

    而他不知道,他在江东推行林氏学府,推出林川定律,推出现代物理化知识,他更接近于神了。

    这个帽子,只怕今生都摘不下来。

    摘不下来,只有不摘,或许可以吓吓小孩子们。

    比如今天这群本地,就是一群不懂事的小屁孩,以为靠一次刺杀,可以翻荆州的天。

    他们想多了,历史上从未有过一次刺杀可以翻天的。

    对这样一群孩子,林川也懒得去计较。

    回到营内,林川下令三军齐进,周瑜进军于邓县城与襄阳城中间色谰一带。

    韩当与吕布进军与邓县城下,两军汇合,同取邓县。

    一面修书送往皖县。

    吕布得令,当即放弃章陵,大军北上!

    韩当不敢拖延,急令连夜行军,才能取得与吕布同步。

    三军同时进军,一路之上渐遇抵抗,都是一些如游击一般的散军,与领地守军。

    丝毫阻档不了武装到牙齿的林军。

    因为林川的严令,也不也恋战,敌人一退,即大举进犯。

    荆州的刘备面对如此形势,原本就知道无法与林军一战,也只有硬下心来,决定与荆州共存亡。

    荆州之实力,其实也只有江东遇到别的强军时,才有可能遇到他们的威胁。

    如果林川没来,荆州确实威胁过江东,林川也并不是打不过,只是有荆州牵制,才做过嫁文成公主的事。

    那也只是修好,并不是怕他们,不想两国开战,影响与荆州的战事。

    而现在,荆州受到伤到根本的打击,又有个战争疯子林川,又有他带来的黑科技,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而荆州现在也确实是最强盛的时候,刘备也是个能人。

    而江东因为林川的创举,各种粮食将国人喂饱,国之实力已不是荆州可以望头顶的。

    何况有林川这种神一般的威望,三军忠心效命,更勇猛异常。

    不过数天,吕布大军兵临邓县城下四十余里。

    韩当还在百里之外。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九十章 铁骑奔腾如雷 万军齐进如虎,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