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阵势比过朝会了。

    林川静坐在案后,正中地上,跪着一个身着囚衣的男子,他满脸胡渣,双眼呆板。

    蓬头垢面,衣袖凌乱,伏在大乔跟前哽咽。

    群情表情严肃,都不忍心看他。

    庞统更是一脸怒容看着那男子。

    原来是陆绩。

    此时他仍然是陆绩,因为林川并没有明令废去他所有职务。

    庞统坐下,道:“主公,今天还有别的事?”

    林川嗯了一声:“我今天准备在这里开个内部小朝会,请你来,是有许多要事说啊!”

    说时看了一眼在坐的大理寺卿,道:“你先说吧!”

    大理寺卿起身道:“长史谋反一案,臣调查了大人手中所有证据,再加大人亲见亲历,铁证如山。”

    “臣又审问过参加谋反都尉、衙门侍从等人,一致认为,长史谋反久有图谋,陆绩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轻信叔父说有人意欲在主公回皖县的路上行刺,这才带兵前往救驾,被人误认为谋反!”

    “这桩桩件件,都有相关口供与来往书件为证!是以!大理寺凭着依民法典公正廉明原则,认为陆绩有失误,但不是谋反主犯。陆绩自己也不承认参与谋反!”

    “所以,这一切是一个阴谋,陷害陆绩的阴谋,依江东律,陆绩无罪只有过!”

    大理寺卿又详细说了一些证据,徐盛在旁边听得头皮发麻,其余人只是低头看着地板。

    听他说完,六部之首庞统怒道:“虽然事情查了个明白,但陆绩乃未来大位,行为有失,仍然不能放过,请主公下令,先囚禁衙门三月,以观后效!”

    群臣无语!

    林川道:“众位大人以为如何?”

    庞统道:“既然陆绩无罪,就当回原,臣等无异议!”

    “臣附合!”

    林川转头看去徐盛,细声道:“将军以为呢?”

    徐盛躬身道:“未将听主公的!”

    林川不高兴的哼了一声。

    “主公!未将恨啊!悔不应该听了长史的馋言,才犯下大错!未将以后定好好读书,正三观,请主公看在未将还有孝心的份上,原谅未将吧!”

    陆绩流泪痛哭!

    大乔只是抱着他,默默流泪,不时偷偷看向林川。

    林川看向庞统道:“大人以为如何?”

    庞统道:“既然大理寺有公论,未将无话说,一切听主公判定就是,我想江东百姓也要主公一个明示!”

    林川点点头,道:“此事天下议论日久,是要有个结果了!”

    “我看了这次叛逆细节,陆绩性本善良,奈何入了岐途,本性还未泯,拟令:削去陆绩陆绩!搬出衙门!”

    群臣齐声道:“主公!不可啊!陆绩只是从犯,稍加教导仍可大用!”

    林川摆手道:“这事不准再议!”

    “长史及各附属主事,心怀谋逆,违祖宗之法,实为大逆,削为庶民,发往豫州充军!”

    “他在皖县闲着没,也应该为江东做点事了!”林川补充道。

    “主公圣明!”

    大乔知道对陆绩这个判定,是最好的结果了,她在林川枕边吹了多少风,也无法改变。

    这个判定,她是早就知道的。

    陆绩哭着谢恩。

    徐盛一脸阴沉。

    鲁肃心思重重。

    林川道:“夫人吕玲绮,性格沉稳,礼学兼得,品行端庄,入宣政殿,入府可乘御辇配三礼!”

    压下陆绩,抬高吕玲绮,这谁都知道,林川是要准备将吕玲绮提为陆绩做准备了。

    陆绩自然难过伤心,但不敢说什么,才从牢里出来呢,只是泪眼看着大夫人。

    大夫人张口要说什么,只见庞统朝自己打眼色,又止住不言。

    徐盛忽然有种惆怅。

    也有痛苦。

    走了一个,还是轮不到自己。

    林川道:“众位大人以为如何?”

    众臣道:“主公圣明!”

    这是主公家事,群臣自然无话说,主公要重用谁,只要不是一个公认的烂货,是没人多说话的。

    林川道:“既然如此,各位大人也认同,尚书省就拟令吧!”

    林川道:“主公!臣以为不可!”

    群臣顿时全瞧向林川,林川也有一点诧异。

    大乔顿时有一丝惊喜,如果他能拦住吕玲绮入官,日后陆绩就是更有机会。

    虽然吕玲绮也是自己妹妹,但两个相比,她确实更喜欢陆绩些。

    毕竟陆绩的孝顺还真不是装出来的。

    日日夜夜,年年岁岁,她都看在心里。

    徐盛一听,顿时也有了希望,眼巴巴地看着林川。

    林川奇道:“只是让夫人多进府伴驾,多尽孝心,可有什么不妥?”

    林川虽然说得轻松,但谁都知道他的真正用意,就是有意立吕玲绮,这只是前奏。

    庞统一个劲地给林川打眼色,让他不要说话什么。

    林川偏过头,当没看到。

    乔公心中怒骂不孝。

    林川道:“臣知道,天下人谁都有过,圣人也不能不犯错!犯错是小事,改了就是!大家说是吧!”

    庞统第一个点头称说得好!

    大乔道:“大人此言有理!主公你也不是犯过错吗?”

    林川哼了一声。

    “但他受罚了!就是错可以不计了,既然如此,他一直是杨州与主公公认的最好接陆绩人选,就不能以他有一个错,而埋没!”

    群臣禁声。

    庞统心中恼怒,心想,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他犯的错只是从犯,只是听了别的馋言吗,他是谋反。

    这只是错吗?

    可口里不能说,不知道林川到底想干什么!

    庞统续道:“第二!我以为主公如真要立谁接替陆绩,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哪怕有点心思都不行!”

    众人顿时想明白,原来第二才是主要的,是林川不想让谁有接替陆绩的想法,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殿内一片寂静。

    群臣看看大乔,又看看林川。

    稍后,乔公怒道:“一派胡言,立杨州主事乃天下大事,不立何以稳定朝政,而且这是我们家事,哪里容得你一个外臣胡说八道。”

    “你如果觉得我是个外臣,那我以后就不再称臣,这些话就当我没说!”

    林川站起身,笑道:“岳父大人话重了,我一直当是你的儿子。”

    大乔道:“相公!父亲的话,句句在理,他的话什么时候错过?”

    林川忽然怒道:“后宫不得干政,你应该回宫了!”

    大乔只有禁言,双眼瞅向父亲乔公。

    乔公也不知道怎么说,自己说话和她说话一样,不能太偏袒陆绩,不能人言可畏啊。

    鲁肃道:“主公或许想到我们这些粗人没想到的地方,乔大人何不三思!”

    鲁肃一直敬重林川,把他当作杨州的主心骨,他这也是一心为杨州着想。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七十三章 州会起争执 乔氏鸣不平,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