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知道这次大乔作乱,有他相公的支持,他不会放过陆绩。

    这本是他的计划。

    林川走出几步,站到中央,道:“主公!这些御史的参奏,本牧大人越听越糊涂!”

    群臣不解!

    林川微微一笑:“爱将有什么不明白的,众爱将都在,明说就是!”

    林川道:“大乔谋反,天大的事,是什么人敢造谣!”

    此言一出,朝中大哗,顿时不安静起来。

    一主事怒道:“这事是主公亲自领军平的乱,天下共睹,主公比别人心里清楚,为什么装糊涂了!难道是我等造谣不成?”

    “正因为本牧大人亲历此事,更有说话权,大乔谋反,本牧大人真不知情,也不知是从哪里说来的!”

    群臣一下面面相觑,各自相互惊问。

    徐盛听了,内心巨震,主公这唱的是哪一曲?

    主管喝道:“既然主公硬说大乔并没谋逆,为何大乔如今却被关押在神策军中!请主公明示!”

    林川笑道:“你总得让我一句一句说完吧!”

    主管奏道:“主公,谋反之事,事关杨州江山,决不允许有人真正造谣,颠倒黑白,请主公明察!”

    “是啊!这种事都能颠倒过来,那天下什么事不能做?”

    “请主公说个明白,既然大乔没有谋逆,为何主公捕他入狱!”

    “这事*,一定要说个明白!”

    纷纷质问!

    庞统怒道:“怎么!都在怀疑主公大庭广众之下,当众胡说不成!”

    工部主事道:“主公既然说大乔无罪,那我也不明白了,陆绩为何在牢中!”

    林川道:“因为大乔受人盅惑,真正谋反者,乃夫人丫环!”

    许多大臣马上明白了,这是要为大乔开脱。

    庞统立马道:“夫人谋反,主公亲证,如果这天下有人不信主公,我庞统第一个不服!”

    天下不信主公,这话放在当真唐朝,已是大事和不可能的事。

    如今的林川在杨州声望高过林川,谁说不信林川简直就是不信神灵。

    庞统这话一出,顿时州会安静。

    可见林川的影响。

    数十双眼睛死死盯在林川身上。

    也有怀疑,但更多的是怀疑自己错了。

    一些有识之士,或高明人,知道林川可能是为了大局。

    就算他真的在隐瞒什么,那最后也是会对的,是为了杨州。

    林川道:“轻信旁人传言,又说了出去就是造谣,大乔谋反,请问,准有证据,还是谁亲眼看到!”

    当然没人看到,当事的人都在牢中。

    真知道的人,亲身经历的人也都在牢中。

    现在这些朝中人,都不是大乔亲信,没有参加谋反,也才能站在这里,自然也不知道经过,更没证据。

    “本牧大人手里却有大批证据,及各种书信来往,及密令,大家不信可以去查,都是夫人一人指使,有大乔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错事!”

    庞统奏道:“主公,此事一定在查个大白于天下,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臣愿请大理寺出面查证证据!”

    林川道:“准!”

    林川当然知道,这大理寺是他庞统的人。

    两人心照不宣。

    林川道:“这事,终究要查问个明白才能决断,谣言到今日止,没有证据不要信那些闲话,我说过多少次了,有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主公圣明!”群臣齐唱。

    “其实这事很简单,主公既然站出来作证,主公天下之主公,万民景仰,这事就到此为止,一切依大理寺查证再说!”

    群臣也没想到这么大的事,就因为林川说了意外的话,顿时平静下来。

    徐盛唱道:“有本逞上,无事散了。”

    鸿胪寺主事奏道:“主公!荆州派来使臣,因为主公不在皖县中,已等候数日,使臣想见主公,请主公定夺。”

    林川哦了一声:“我早说过,外事交与庞统处理,散了!”

    群臣高唱送林川退堂。

    林川退朝回府,吕玲绮一脸娇笑迎在府门口,这可不常见。

    林川奇道:“太阳从北边出来了,天下剧变!”

    吕玲绮一脸恭顺:“夫君今天辛苦了!”

    原来他已得知州会上的事,林川果然为大乔开脱,心中欢喜。

    挥退左右,将她搂在怀里,细声道:“你老公今天这么辛苦,你有什么奖励?”

    林川的索要,都是那回事,吕玲绮嗔道:“就你这个可不要脸儿的!”

    “不要脸事小,那事才是大事,不做那事怎么是夫妻,我们又不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还条条是道,吕玲绮也是服了。

    “反正今天随你啦!”

    “这才是乖嘛!好好迎上来……”

    吕玲绮捏了他一把,头低了下去,脑中早已补上了那一幕,更是心里喘喘。

    林川做事也没个准数,兴趣来了随时随地。

    吕玲绮也习惯他这么做了。

    进入室内,就地推倒,吕玲绮是娇喘吟吟,脑中早补课自然更有兴致。

    胡天胡地……

    毕竟是娇养出来的,她的身子,林川总是看不厌玩不倦。

    一个时辰后,整理一下,吕玲绮自然是休息去了。

    林川回到书房,叫来胡昨,请鸿胪寺主事来府。

    鸿胪寺主事早就在等他召唤了,因为这事实在让他不好推了,荆州那边看上去很急。

    “见过杨州主管大人!”

    “起来吧!”

    鸿胪寺主事小心翼翼站起,紧张地看着林川。

    他的顶头上司本是大人,主公一道军令,现在就归主公管了。

    “他们是来讲和的?还是来鉴城下盟的?”

    鸿胪寺主事听不懂,都没与他们开战,何来城下盟。

    想一下,又明白了,谁都知道主公这人说话高调,心高气傲,这荆州来求各只怕没门,如果来鉴个不讲理的和约,或许主公有兴趣。

    他暗中为荆州捏了一把汗。

    他虽是唐人,却是个读书人,对不合理的事,总是看不习惯。

    “回主公,他们是来讲和的,并没说鉴什么城下盟!”

    林川奇道:“讲和?谁给他们的自信?当自己是天老爷?那老子那成了什么?”

    鸿胪寺主事急道:“他们再大胆,也不敢有这个想法!天老爷从来只有主公敢称,谅他们也没这个胆!”

    林川点点头,这话听着舒适,当了天老爷了,这官又升了。

    “可是!”

    “可是什么?”

    鸿胪寺主事道:“听说荆州也出了一个与主公一样的神仙,自称是从天国来的,能通晓天下,能算前后五百年,能呼风唤雨,点石成金!”

    林川怔了怔,太阳从北边出来了?

    “本牧大人没听错?”

    “确实!这是刚刚开始的流传,此人号圣女,荆州人谟拜,奉为神人,是荆州人的信仰,名骄子。”

    林川越听越奇,脸现古怪,信他个鬼哟,这糟老头子太坏了。

    “你信!”

    “臣只是听说荆州人说得神似,应该造不得假,杨州既然有主公这种人,想来天国也不只一人!”

    林川是听明白了,杨州既然有自己这样的人,那别国为什么没有,天国也不只我一个。

    老子能下凡,别人为什么不可以?

    正因为有自己,当然更会有人信了。

    可惜啊!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举重若轻 一言定性,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