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玲绮道:“相公还少,你那臭脾气,说话悠着点!”

    林川心里早明镜似的,林川视乔公为岳父,乔公也是个好人,在心里也视林川为知己,这次两亲自来府上,自然把那事看得很重。

    乔公道:“你做任何事,我都没拦过你,我今天来,是以你的岳父身份来的,不是别人!”

    林川道:“我知道!”

    “所以,今天这是一次家人说话,既然是家人,我就对你不得不提醒,大乔是一个好人。主公与吕玲绮不能没有他!”

    林川奇道:“岳父到底想说什么?”

    “庞统亲自到我府上,他可从来不来我府上的,他是拉下面子了。这次让我出个面,这事他不说,我也会来!”

    “岳父是想替大乔求情?”

    吕玲绮道:“你岳父不比庞统、那些开土功臣,他跟随主公较晚,但能得到今天这地位,是主公仁心!”

    都是些旁敲侧击,无非是说林川对自己一家有恩。

    “岳父来府上,主公不知道吧?”

    乔公一怔。

    “这话是何意?”

    林川道:“如果主公知道,或许不会让你来了!”

    吕玲绮听不明白。

    林川解释道:“我平乱之前,与主公有过一次密谈,就是在湖边林中,岳父应该知道!”

    乔公是聪明人,马上听明白了。

    原来他早与主公有过长谈这事的后续处理。

    乔公和吕玲绮相视一眼,站起身,道:“既然如此,看来我真的是多此一举了!你能将这事告诉我,我心里很欣慰。”

    说完站起身出门。

    林川将二人送到门口,乔公回身道:“为父还有一事不明白,既然这事你与主公早有打算,为何庞统那么着急?”

    “那是因为我也有条件!”

    乔公不明白也不好再问。

    林川回到府内,忽听外面有人唱道:“吕夫人驾到!”

    也应该来了!

    林川坐到书房,挥退左右,下令百步之内不得有人。

    并请吕玲绮进内。

    大乔进入书房,见林川坐在案后,四周无人,见这气氛,道:“你有要紧的话要说?”

    林川冷冷道:“你做为一个母仪天下之人,竟然要来找一个外臣,不有失身份吗?”

    “本夫人为了儿子子,天下父母心,只要主公放过大将,这点身份不重要!”

    林川道:“既然你已放下身份,那这城就没有君臣!”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这话大乔听起来还是不舒服。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吗?”

    “为大将请罪!”

    林川站起身:“这一切,是因为你要杀我老婆!”

    大乔一怔,终于明白什么,恨声道:“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可以这么说,但我并没有让陆绩去造反!”

    “那也是你逼的!”

    “那我逼你去造反你会吗?”

    “胡说八道!”大乔气得身子乱颤。

    “这个天下是你林氏的,但并不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大乔道:“我如真要杀她,她也不会有今日!”

    “这是真话,因为你害怕我!所以不敢直接开刀!”

    林川继续道:“我只想让你明白,这天下任何人都是上苍给的生命,不是你,你没有权利要任何人交出生命!如果你做了,就有报应,是上苍来的报应!”

    大乔道:“你要杀我?”

    林川冷笑不答。

    “你不能害我,所以你想在我身上下手?”

    林川道:“长孙一脉在朝中确实有能耐,但一直没让我放在眼中,请记住,以后不要得罪我!”

    一进来,这话就说得很绝,大乔知道求情的事也说不出来了。

    大乔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身后林川道:“记住,这是一次对你的警告!”

    大乔脸色惨白,她不知道下毒害吕玲绮的事是如何泄露出去的。

    今天这话,她知道自己会生气三年,也知道自己也毫无反击之能。

    当今的杨州,他林川的声望已超过主公。

    已经无人可以压制他。

    但她也听明白了,这只是一次警告,她很庆幸,大将可能不会死。

    自从嫁给林川后,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回到殿中,大乔哭了三天。

    这三天她谁也不见,甚至是林川。

    她也不想告诉林川,因为她不想让林川烦恼。

    大乔其实也是一个最好的贤内助,对林川无用的,自己能承担的事,她也从来不去麻烦林川。

    这也是林川最爱她的原因。

    如果告诉林川,只会增加主公与主公的之间的亲密,这对杨州百害而无一益。

    她比谁都清楚,这杨州只有主公和主公一心,就能做天下任何人不能做的事。

    大乔默默地承受了一次打击,她也后悔当初自己的鲁莽。

    走了大乔,林川独自去了牢中见副将夫人。

    第二天的州会来得有点晚!

    这次州会天下注目。

    林川迟到了,这个不常见的。

    百官都看得出,高高在上的主公,今天的脸色很郁。

    但仍然没人放过他。

    一御史大声道:“臣有本奏!大乔谋反,如今还是夫人,听说也没交与三司,而是在神策军中!敢问主公,这是依杨州律哪一条?”

    各官纷纷逞奏,都是御史部的官员,这种事也本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林川始终一言不发。

    各官说得义正言辞。

    主管道:“主公!大乔谋反,是不忠不孝不臣不仁不义,十恶之罪,当以明示天下!”

    林川忽然觉得自己好孤独。

    在这些大道理之前,庞统也毫无话说,简直就是一个铁证如山面前一罪犯。

    他的主意,想说陆绩没谋反,他却没资格说,因为他是谋逆事局外人。

    他因是一个毫不知情的人。

    徐盛站在旁边,静静地鼓励着自己一系的人马参奏。

    他是最恨不得立马杀了大乔的人。

    朝风是一边倒地要处理大乔。

    不然何以治天下?

    庞统等老臣知道主公心里的痛苦,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参,也不说话,就是帮了大忙了。

    林川在等,等一个人站出来。

    等他为大乔开脱。

    庞统知道主公在等林川。

    可大乔去见了他之后,就哭了三天,问什么都不肯说,肯定没戏。

    但林川还是站出来了。

    徐盛、鲁肃认真地看着他,知道他说话会代表任何风向。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六十四章 吕玲绮出策解围 林川明暗两手,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