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川第一次对他说这么关心的话,胡昨感激万分,拜道:“只要主公不嫌弃老奴,老奴就是为了保这府弟,死在这里,也是万分安慰!”

    “言重了啊!敢动本牧大人的州府的人还没出生!”

    胡昨应道:“那是那是!要不怎么说,老奴是皖县第一受人恭敬的管家呢!”

    “府内没有别的事吧?”

    “一切都好,就是三位夫人都不在,太安静了,小人有点不适应!”

    哈哈……那也是,三位夫人平时对他呼来喝去,忽然没有了,安静了反而会觉得失去了什么似的。

    锦衣卫各统领前来报事,所有反贼都全部入狱。

    皖县又回归本来的平和。

    所有百姓原以为又会经历一次动荡也没有发生。

    大街上又开始热闹非凡。

    百官也相互庆祝,大加赞叹主公办事雷厉风行,处置得当,没有引起任何*。

    谁都看林川这次平乱那么容易,却不知道林川早在许久之前就开始下力了。

    没有前期的准备,哪有后来的畅顺。

    坐到书房,将平乱之事详细写成一信,派人递往林川手里。

    通县群臣知道乱事已平,主*川立即回殿,处理后事。

    群臣心情沉重,林川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来自己又要损失一个大将了。

    庞统始终没说话。

    谁都看得出,他心里很不好受,与人聊天斗嘴也没了兴致。

    翌日午时,牧驾进皖县。

    在朝百官迎出城外,军旗招展,万民伞下林川没有往日风采,整个气氛都有点压抑。

    经常喜欢在百官面前长篇大论的林川,这次没说一句话,就悄无声息回到殿内。

    庞统几乎没有进自己的府,就直接进殿见吕玲绮。

    站到玉阶前,见徐盛也在,就知道主公也在看望吕玲绮。

    庞统摇摇头,准备退走,一侍卫出来道:“主公说,大人如果有事,就请进去!”

    进入殿内,见自己妹妹眼圈通红,伏在林川怀里,不住的哽咽。

    林川也是双眼通红,不时细声安慰。

    “见过主公,见过吕玲绮!”

    “嗯!你也来了!”

    林川看了一眼庞统示意他坐下。

    庞统却依然站着,对吕玲绮道:“主公并不比你好受,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而是如何商议救大乔!”

    林川道:“你有主意?”

    庞统有点没好气地道:“臣这不是来找主公商议吗?”

    林川道:“听你语气,你是对我有气?”

    庞统放大声音道:“不敢!你是主公!臣哪敢生气!臣只是知道大乔起事,主公似乎早就知道!”

    林川冷笑:“你是怪我没有提醒他?我给过他信,还要我怎么做?”

    大乔泣道:“别吵了!你如果是来吵架的就请出去!”

    庞统道:“臣不敢!”

    大乔又对林川道:“主公仁心!本夫人只有这两个儿子,谁想杀大将,本夫人也不活了!”

    林川长叹一口气。

    庞统道:“朝中六部,臣已差人打好招呼,让他们闭嘴!只是主管和御史们,必然会就这事论道!”

    庞统的意见很简单,主管那些御史们就要林川去打招呼。

    但三人也明白,造反这种事,想免罪,无论如何都会有人不服。

    也难以做到,何况林川还想让人说自己是个明君。

    特别是御史们!

    特别是主管,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他肯定会据理力争,大说大道理,一定会要大乔的命。

    历史上,乔府造反,林川为保他的命,可说是与百官私下说了多少话,毕竟这是因为争风吃醋引起,他并不想拿乔府怎么样。

    他虽然是主公,但也不是毫无顾忌。

    毕竟朝中有百官,有百颗心,有百张嘴,民间有上千万的嘴,这种事谁也堵不了。

    就算林川想让陆绩安然无恙,他现在也知道,自己也办不到。

    庞统道:“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陆绩并没有参与谋反!”

    大乔眼神一亮,道:“你有什么主意?”

    庞统道:“谋反的是夫人,大乔只是被人利用!”

    林川道:“如果这样说,就只有将罪证全部掌在手里,不外露!”

    三人相视一眼,这办法是可行,也是唯一的办法,但这罪证全部在主公林川手里。

    是他最先进的城,是他平的乱,所有罪证已由他全部查抄。

    也就是说,只有主公能救大乔。

    大乔道:“本夫人愿意亲自去求主公!看在吕玲绮的面子上,然主公也从未亏待过他!”

    林川摇头道:“主公这人冷血无情,只怕难说得很!”

    庞统道:“臣以为!不如先召甄宓夫人进殿,探下主公的口气。”

    他这话是老练,如果在吕玲绮那听到林川口气强硬,就不合适找林川说情,毕竟身为夫人,母仪天下,如何能在臣面前丢面子。

    毕竟!以现在主公的声望,只要他说一句要秉公执法,谁也说不下去。

    大乔道:“丢了这块老脸,本夫人也要直接问他,本夫人不行,还有主公在,他家受我家隆恩,难道这点事他都不愿!”

    林川坐在府中,吕玲绮一把眼泪看着林川。

    “吕玲绮已经在你手里失了一个儿子,如果再没了大乔,做一个娘的……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想个办法救他一命!”

    林川道:“你叫如何救?他老子是主公,下一个命令放了不就行了!”

    吕玲绮道:“你还是不愿意救他?我知道你有办法,你是这天下最有主意的人!主公是下不了那个命令的!”

    陆绩虽然无能,但在亲人之间,确实是一个好人,对父母也孝顺,所以在吕玲绮这人缘也不错。

    说穿了就是一个想做大事,又做不了,对什么人也气的好好先生。

    如果陆绩做一个普通人,确实再普通不过,是一生平安的人。

    可惜!他活在一个权力中心。

    “你要知道,主公就是一个昏君,你又看到哪个朝代,一个昏君会放过一个造反的人?”

    “主公不会杀他!”

    “我只求让大乔做一个平凡的人!”

    林川知道她的心思,也不想多说。

    胡昨在外面轻声道:“王爷!乔公和夫人来了!”

    乔公道:“好了!今天是有事来的!”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六十三章 快刀斩乱麻 先平府乱,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