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川道:“既然本牧大人已是想和你好好说话,我就有点话想说!”

    “请主公明言!”

    陆绩一脸兴奋。

    终于可以和主公说得上话了。

    “这个天下之大,从来只有用血才来拿来,还真不是凭着一个念头,一个阴谋就能拿来的,因为这天下实在太大了!”

    陆绩不明白这话意思,心中有点不安,也有点局促。

    “臣是说,要主公让一让乔府,大人还有几点事没做到!”

    陆绩长长哦了一声,道:“事起仓促,请主公赐教!”

    “本牧大人以为!想做一件大事,身边必不能少谋士,大乔身边人才算不上有一个,就想做这么大的事?如何能成?”

    陆绩一寒,道:“主公到底想说什么?”

    “本牧大人是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你算错了许多!”

    “主公身边能人如云,主公自己也是一代圣主,你觉得你能轻易逼人商议吗?我老婆也不答应啊!”

    陆绩马上明白过来,林川一直在逗自己呢。

    陆绩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还又红了,气红的。

    拼指指着林川,气急道:“别以为我耐何不了你,相信你也可以被杀死!”

    “臣其实就是一个凡人,当然可以被杀死!但臣说臣是一个凡人,我信,别人不信啊!”

    林川看了一下左右,大怒道:“欺我太甚,来人!”

    左右齐声大喝道:“在!”

    仓啷一声,佩刀出鞘。

    “我在问你一句!归顺我还有一条活路,我上位以后,你一样是主管,江东也会大力支持你天下公司!”

    林川摇摇头,大概不想就此事说下去了。

    林川站起身,偏着头看着陆绩,道:“回心转意还来得及!我会念你给他造殿养老的良机,不会怎么对你!”

    林川叫道:“够了!我只最后问你一句,你愿不愿意归顺!,许多年来,你一直说小乔如何好,甄宓如何有才能,这话我不想听下去了!”

    “你是主公,一句话就可以让人死,现在刀在我手上,也应该让人听我一句话了!”

    “他是你的老婆,又是我的上司,我从来只有忍着,从来不敢回半句嘴,他什么都是对的,我什么都是错的……”

    陆绩越说越激动,声音开始带着哭腔。

    “你不是也说了吗,我会死!可现在,我不想死,想活下去!”

    “他让吕玲绮入殿,不就是看我不顺眼了吗?”

    “我什么都不好!他当初为什么要带上我,为什么要立我为六部主管?”

    “我不好!那也是因为他没教导好,这怪谁?不都是我的错!”

    陆绩开始有点疯狂了。

    开始吐出了心中压抑许久的想法。

    或者这个时候他才最痛快淋漓。

    “一切都够了!你既然不服我,我只有让你死!来人!”

    左右抽出刀,上前一步!

    林川长叹了一口气,一使眼色转过身去。

    几名侍从拨出腰刀,手起刀落,两颗六阳颅首滚落于地。

    林川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侍卫的人头,看着早已被吓呆的陆绩。

    陆绩被这忽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懵了。

    林川一摆手:“归队!”

    “是!”

    参将依旧站回自己的队里。

    陆绩脸色惨白,后退几步,指着自己的两个将军亲信,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你到现在不明白本牧大人说的话,这天下是你主公的就是你主公的!谁也拿不走!”

    陆绩怒道:“原来……原来……你……”

    “不错!在本牧大人让你执掌左右军的时候,就已猜到今天,你身边除了那两个已死的将军,所有大小头领都是本牧大人的人!”

    陆绩懵懵地看着林川。

    “一支军队,临阵换将,或你没带个七年八年,他们不可能是可靠的,你依旧还不成熟,如何能成大事?”

    陆绩喃喃道:“这是主公的主意还是吕玲绮的主意?”

    “你主公当然不知情,否则不会让你走到今天这一步!”

    “原来你一直在算计我?”

    “不是本牧大人要算计你,是你根本不配做一个主公!”

    林川轻蔑地看了一眼陆绩,头一偏,众侍卫一涌而上,架起了陆绩,就地按倒。

    “本牧大人想知道!主公出皖县后,有没有劝过你!”

    陆绩忽地放声狂笑,眼泪扑扑下掉:“还问什么,既然到了这一步,任你处置就是!”

    “你放心,本牧大人不会拿你怎么样!最终处置权力还是你主公!”

    陆绩忽然道:“我想知道,你那天在乔府所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陆绩指的是林川那天所说,他的将来。

    “是真的!”

    陆绩狂笑道:“既然是真的,我就不会后悔今天的事!”

    林川当即下令,锦衣卫由自己亲自执掌,刚才立功的参将各记大功一件,由自己亲自嘉奖。

    大乔押在府内,左右军开赴皖县城外。

    自己也随军先回皖县。

    守城卫军,此时听命于乔府,大军一到城下,林川亲自策马立于城下。

    “城上守军听着!大乔造反,已被拘押,尔等行军令,只要开城请罪,主公一律特赦,如果执意谋反,城破之日,都以造反罪论处!”

    命人将陆绩押到阵前,五花大绑,城上守军看到,果然不敢抵抗,开门迎入林川。

    林川命左锦衣卫守城外,自己带右军进入城内。

    首先命人扣押卫军将领,将乔府一应下人全部下入官狱。

    等待主公发落。

    首先是控制皖县城局势,所有有军权的乔府亲信全部拘押后,这才回到杨州府。

    大乔是这次主谋之一,他早有得报,但他是夫人,也是林川的亲老婆,就等主公回来处置。

    此人虽为夫人,却无实权,丝毫起不了风浪。

    回到州府,见府中安然无事,也放下心,陆绩没有自己的府,也是因为他一直对自己有幻想。

    可怜的孩子!

    府中几位夫人都不在,胡昨一见他回来,高兴得热泪滚滚。

    “老奴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主公了!”

    胡昨一抹眼泪,跟在林川身后。

    “听说大乔谋反,老奴这几天都不敢睡觉,让他们全部守在府内,都准备拼死一战了!”

    “让你担心了!”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六十二章 恨铁不钢 林川欲暗陈仓,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