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看来,都松了口气。

    谁都不想主公与主公之间生出什么嫌隙啊。

    崔家的罪供,其中大部分牵涉到臣子。

    林川看了,并没有给群臣看,只是道:“这崔家着实可恶,既然主公已有定案,三司也不必再查!”

    一句话定了性,从此崔氏一案,成了铁打的。

    群臣想着也是摇头,这么大这么有影响力的一个望族,就没了就没了。

    这一案至少也有上万人吧!

    林川道:“崔氏一案就不再议,我明天就回皖县,各位爱将早早歇息!庞统留下!”

    群臣拜谢各自回去。

    甄宓与吕玲绮也拜辞了林川,出了行院。

    两人见周边人走尽,吕玲绮道:“你看到了什么?”

    甄宓奇道:“只听相公的中心论与江东应有责任,没有别的啊!”

    “哦!这崔氏也是该死,谁叫他们犯了相公的忌呢,做什么盛丰,这不是找死吗?”

    吕玲绮摇头道:“不是这个!臣先前曾说过,臣子必有异样,看来这次主公必定也有杀崔氏一样,杀臣子的理由!”

    甄宓一惊!

    这是好事啊!

    好事!吕玲绮冷冷道:“相公一代圣主,相公说的,所以相公有统一天下的责任,上天才派他下来!

    甄宓奇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可要真正征服天下谈何容易!也不是一年两年能做到的!相公是圣主,你是吗?”

    甄宓懵住!

    这话明显不过了,自己有征服天下的能力吗?

    如果没,就是臣子没了,自己一样没希望,重要的是,主公会这么想。

    吕玲绮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看着蓝天,他不知道林川心里在想什么,到底想干什么!

    这是对下一代林川来说的,他心中到底谁合适一统天下。

    庞统等群臣走完,这才道:“主公有话说?”

    “我有锦衣卫!”

    林川明白他想说什么了,也知道他知道了一切,郑重道:“是一块疮就不如早点去掉!”

    “这也是你因为大汉中心论,才这么做的!”

    “是的!下臣也以为他不是能统治世界的人才!主公可能心中更有数!臣子孝顺,这才是主公喜欢他的原因,主公不能因为这个原因,而置天下不顾!”

    “所以,下臣以来主公一直有私心!主公不想做的,下臣来做!”

    “你要臣子死?”

    林川终于说出他最大的担心和害怕!

    他的害怕,是怕陆绩真的与天道所不容的。

    毕竟,仙家子弟临世,就是代表天道。

    “他不应该生在王室,更不应该是臣子!”

    林川道:“所以你让他掌军,给他一切条件,为的就是除了我的爱将?”

    庞统道:“不!下臣不会做任何事!”

    林川冷笑道:“是!你不会做什么,因为你能知道做了什么,会出什么后果!你只是在别人身后唆使!”

    “杀崔家,我并没唆使主公!”

    “是主公要下臣保主公子孙万代,下臣才这么做!臣告退!”

    林川回了荷院,他知道有人这次是真生气了。

    自己设计害陆绩,他都知道了。

    他会去帮陆绩吗?或者劝陆绩别做傻事?应该是会的,林川护犊子可是常见。

    而且他也是一个仁义的林川,对爱将很爱,杀崔家就可见一斑。

    那是真的恨,就因为自己说了因为崔家的原因,崔氏子孙几乎给灭团。

    事实上也确实上如此,自己救了他杨州一脉多少人。

    不感恩,还来对本牧生气。

    看林川一回来就心情不好,甄宓柔声道:“崔氏一案相公有怀疑?”

    “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你们父女好算计,你给我滚!”

    甄宓莫名其妙受了不名火,先是一愣,冷静下来,好语道:“你这是怎么了,你与相公的事,可不能怪在我身上!”

    林川只是心情不好,其实也没怪她。

    想想,也是情有可原,何况他还是一个不可一世的林川。

    天下也只有老子才这么胆子大。

    第二日,有前线军情递到。

    吕布再无法找到可杀的落单曹军,俘虏了众多曹军有身份的人,准备回豫州。

    太史慈没有消息。

    这也是他没办法的办法。

    周泰问下一步如何追击。

    林川批示周泰大军继续北进,逼近突破洞庭湖一带,这次是明目张胆的正规侵略。

    又命吕布在豫州,犒劳周泰带回来的重甲铁骑,并扩充人马,要求到五万。

    至于俱体,就是看吕布的才能了。

    他相信吕布能做到。

    然后一切等自己回豫州再作打算。

    批示用八百里加急,紧急送往前线豫州,吕布手里,由吕布俱体安排。

    这一战,虽然将刘备被打散,也元气大伤,但自己并没真正上前线,荆州也没到了存亡关头。

    他猜荆州现在的心理就是讲和。

    所以才有使者南下。

    林川开始着手建立荆州衙门。

    但衙门并不是江东的州,只有先设衙门,后再设州,才算是真正统治到。

    后世才能说这块土地自古以来。

    一面又派人去鸿胪寺,询问西荆州的动静。

    他知道这次曹洪南下,也有荆州的军队参与。

    但现在,荆州好象忽然静寂下来了。

    可能也是见事不妙吧,如果是这样,西荆州也应该会派使者来皖县才是。

    乔府与主公不和的消息瞬间传了出去。

    所有人猜测这是因为崔氏一案的缘故,如此,群臣就有点不懂了,在行院这事不是过去了吗?

    这两个人不和,在江东引起震动,都在猜测将会发生什么。

    但依旧没有人敢*乔府。

    时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在流逝,所有人都在紧张等候会有什么事爆发。

    这日,牧驾回皖县。

    徐盛奉命率锦衣卫押崔氏数千人一起回皖县。

    队伍更浩荡了!

    但比来时,更有点紧张气氛。

    坐在牧辇上,甄宓瞪着林川,林川躺着装睡觉,懒得理她。

    这两天,甄宓口气不好,一直摧促乔公去主公那认错。

    认你娘的错,老子又没错,怎么认?

    乔公来了,一副老气横秋,拿出岳大人的架子。

    乔公与甄宓两人左右夹击,逼林川去认错。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六十章 妻妾两相仪 一朝生嫌疑,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