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春崔氏,历代望族,被灭九族,江东震惊。

    百官纷纷窜门打听。

    各种上书逞到林川御前。

    多是说,崔家虽有劣迹,但罪不至此,崔氏世代望族,影响深远,在江东盘根错节,不谊妄动。

    由于林川在江东的声望,所有上书都不提主公的不是,有的也是一笔带过,只说主公也有失察的地方。

    大理寺、刑部、监察台这些林川亲手成立的各部衙门联合,主动提出要复查。

    当然也有冷静观望的,这些人都是与乔公关系不错的,时下大乔因为林川,已快速升到部门主事。

    所以乔公在江东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时任监国的陆绩,乔府百官络绎不绝。

    陆绩开始很烦,他的心思都没在这个上面。

    “报!有主公玉匣到!”

    陆绩怔了怔,这个时候主公给自己来信?

    看着放到案上的匣子,他不知道如何回应,他的所有动作都已经在运转。

    还是匣子中的信,信是绝密,更有一窜佛珠。

    陆绩一看佛珠,顿时落下泪来,这窜手珠是主公时常戴在手上的亲随之物。

    现在赐给了自己,陆绩知道其中意思,这是在表示主仆之情。

    打开信,林川在信中大谈国之昌盛,为君者的自觉,又说了什么做错事没关系,我永远是你的主公,懂适可而止。

    相信陆绩是知道的,会处理好国政,做一个本份的臣子。

    陆绩见信中多是主公讲感情讲教导,呆呆地出神。

    主公这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崔家与自己的事让主公知道了,劝自己去认罪?

    陆绩这时箭在弦上,他害怕一旦去认罪,就会万劫不复。

    他再次想到林川对自己的预判。

    就象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刀,不寒而栗。

    人!为了自己,有时真的不顾一切,会去赌,会去拼。

    无论输赢,至少比死了好吧!

    林川带了两个锦衣卫,出了荷院,直奔寿春府大牢。

    刺史大人入狱,寿春暂时由原寿春司马与长史主政。

    听说主公驾到,长史大人赶紧迎出府外。

    司马在外协助徐盛料理崔氏一案,并没有来。

    “见过主公!”

    “起来!带本牧去见崔家!”

    寿春府大牢,早已人满为患,多是崔氏一族。

    一进大牢重地,崔氏几族人见长史陪着一个少年进来,马上猜出是主公来了。

    因为江东能有这么大身份,而且这么年轻的只有主公。

    这些人心里恨林川,但林川的声望与仙家子弟身份,让他们不敢恨,害怕死后入阿鼻地狱。

    什么叫碾压,就才是,让你死都不敢恨。

    牢里瞬间静了下来。

    林川一间间看过去,每一间都挤了数十人口。

    妇人抱着自己的孩子,孩子哭叫着。

    做娘的细心安慰,也是泪流满面,只有低声抽泣。

    “主公!我们冤枉!”

    终于有富商打扮的男子喊出声来。

    “叫什么,都本大人老实点!”

    长史大人出声喝止。

    大牢里当然都是愁云惨雾,林川看得也有点不忍心。

    长史大人带着林川,走到最里间,最小的牢前,这里关押着主犯崔家。

    “你知罪吗?”

    林川冷声道。

    崔家伏地咚咚瞌头:“罪臣罪该万死!……”

    罪该万死念了无数遍。

    “你罪在哪?”

    崔家道:“主公说罪臣是什么罪,就有什么罪!”

    这句话也可以理解成,他本没有罪,是主公要加罪。

    林川哼了一声,致死不认啊。

    “你所以一直不认罪,是你以为你身后会有人保你,是不是?”

    “罪臣不敢!”

    “而且这个保你的人来头大,以为本牧也要就着点,是不是这想法!”

    “罪臣不敢!”

    “本牧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你日后会造反,所以你必须死!”

    崔家会造反,他自己都不信。

    但主公既然这样说了,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

    难道这就是主公要拿自己的原因?

    他也知道自己犯有很多事,但不至于灭族,何况一个崔氏。

    “罪臣哪来的能力造反?”

    他说了心中的疑惑。

    “你当然不是主事的,不能理解吗?”

    崔家无话可说!

    “想死还是想活?”

    崔家怔住,难道自己还有活的希望?自己能活,这灭族的事自然也能免。

    这可是从来没听说过灭族这种事也能免。

    崔家伏地道:“只要主公给条活路,罪臣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愿意说!”

    “那好!将你所犯罪事实详细写下来,给你一个时辰!”

    “记住!漏掉一条,仍然无免!”

    身后长史大人,将准备好了的纸笔递进铁栏,命人守在一则监视。

    林川回到荷院,有下人来报,大乔明显加快了速度,不时将到寿春。

    至少到现在,对这个案子,大乔还没接到林川的意思。

    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想法。

    就连乔公也没给自己来信。

    一个时辰没到,长史大人亲自送来崔家的招供罪状。

    林川认真读,触目惊心,这里不但有他如何为乔府张罗卖官的事,也有如何通过乔府的关系,将人渗透到天下公司各分部的事实。

    从内部偷天下公司的经营理念与技术。

    崔氏更有与乔府一些合作协议,乔府以支持入股盛丰三成股份。

    乔府以些来达到招财的目的。

    乔府答应在商业各处安排崔氏人员,已达到比天下公司更快的占有。

    各种事……

    招待比较详细。

    当然,林川看重的还是崔氏插手江东官职安排,买卖官职,强迫军属做务劳役,克扣军饷这事。

    毕竟关系到天下公司的事,那与江东无关。

    翌日!

    林川回到寿春。

    大乔进入行院见林川。

    林川知道大乔要来,召集大臣一同议事。

    行过礼,大乔道:“相公!”

    林川微笑将他拉起,道:“我封禅归来,是天下顺心,万民景仰,这是历史上的大事!”

    “昨日,我又接到刘表派来使臣的事,这事本归主公管辖,无奈荆州不愿与相公商议,今天想听听大家的意思!”

    他们有时间在一起,这话自然是问自己了。

    林川拿出一册子道:“我自被封主事以来,没有什么敬献天下的,这是我一直在写的一篇大论,请各位过目!”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八章 惊变千里 泰然如山岳,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