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象什么事都没有似的。

    什么事都不关他的事。

    果然是崔氏大族出来的。

    甄宓听了,心中诧异,夫君怎么会让一群人去州府衙门去喊冤,知道其中心有隐情,也不再问。

    “你都听到了!”

    甄宓一指外面道。

    林川道:“最恨的就是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他犯了什么事心里没个逼数!”

    “什么逼数?”

    甄宓一脸不解。

    “当初相公给我一个承诺你还记得吧!”

    林川点点头,这事记着呢。

    甄宓听这话,就知道他想下令了。

    “你亲亲老公今天也过过皇帝瘾!”

    甄宓惊道:“这话别让相公听到了!”

    “你让徐盛进来!”

    说完林川回到书房,提笔写了一道上令。

    再出来时,只见徐盛早恭候在门口。

    “你带那五百锦衣卫侍卫按令行事!”

    “是!”

    徐盛接过林川递来的上令,大步走了出去。

    这上令虽然不是皇帝下的,但一样是上令,当初林川给他空白上令时就知道后果。

    那就是林川无论以上令说了什么,他林川都要承认。

    徐盛捏了上令,站到刺史大人眼前,展开上令喝道:“寿春刺史听令!”

    一看是上令,刺史大人心里咯噔一下,这上令怎么说来就来了?

    “寿春刺史孙熊,身为皖县命官,不思报效皖县,买卖官职、克扣军饷、不思百姓之苦,是为官之恶道,现已查明,免去刺史一职,打入牢狱,诛九族!”

    诛九族!孙熊一听,啊地一声,双眼翻白,晕死过去。

    “来人!拿下!”

    卫侍冲了过来,绑了孙熊,送入寿春大牢。

    徐盛遵令行事,带了五百锦衣卫侍卫赶往清河,将绵延了数百年的寿春崔氏全算在九族之内,尽数捉拿!

    崔氏自战国时起,无论朝代如何变,都是当地一大望族,被公认为天下第一高门,北方豪族之首,被林川一道上令,全数送往监狱,只等皖县刑部令下,一刀处决。

    瞬间,这一大案震惊整个江东。

    街头坊间无不议论。

    与崔氏稍有关连的大族,纷纷喊冤,长安更是奏折如山,如雪片一样飞到,陆绩监国应接不暇。

    陆绩一看到案情,心下矛盾之极。

    这巨案是从寿春开始的,寿春刺史孙熊是自己提*的,其中的详情他心里更清楚。

    崔氏是花了许多银子的。

    他害怕这事牵累自己,害怕孙熊买官的事泄漏出来。

    而他也明白,这案一发,那些事都会大白于天下。

    林川下了上令,就知道自己开始出手,走到前台。

    他很想知道林川此时的想法。

    到时甄宓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徐盛拿了空白上令竟然做了这种惊天动地的事。

    她也在猜林川的想法,或者会做什么!

    孙策一听说这事,也知道主公出手了,心中大喜,急急去见庞统。

    庞统也已经知道,对孙策道:“崔氏虽然做得有点过,但灭九族,只怕主公也不会不慎重。”

    孙策道:“确实!这崔氏与夫人甄氏,并称三姓四族,早年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但既然是主公下的手,主公未必会说什么。”

    “是啊!空白上令相公给的,就要承认这个事!”

    “只怕主公也是有心打击盛丰,才如此绝情。”

    这是不言而预的。

    “这天下生意都是天下公司的,崔氏自持有钱,与谁抢生意不好,偏要与主公抢!”

    孙策道:“夫人可看到,这崔氏与大乔有关,崔氏一倒,大乔必然受损,臣担心的是……”

    庞统道:“担心什么,这是主公真正的与乔府决裂,对本王是大好事!”

    “臣是担心百官反对,这毕竟不是主公下的上令!”

    庞统道:“你是说,让本王给官员们说,让他们闲着点?”

    “这到不是!主公既然出手,百官再如何反对,只怕也是徒然,臣是怕乔府被一逼,做出什么不孝的事来!”

    庞统大笑道:“他敢吗?他乔府如果敢,我倒是要好好看看。”

    “夫人!你可别忘了,如今乔府是监国……”

    后面的话也不必说了,庞统自然明白,如果陆绩想做什么不孝的事来,如今他有这能力。

    到时你被退隐,自己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可能还得包括夫人!

    庞统道:“不至于吧,这点事就让他敢做什么谋逆的事出来!”

    “臣也这么想,但臣观主公,他那双眼睛背后,臣总是看到一些无法看到的东西,臣怀疑,主公在成全大乔!”

    “为什么这么说?”

    孙策道:“离京之前,主公主张让徐盛领锦衣卫!”

    这事庞统也知道,此时听来,果然有什么东西自己没想到。

    当初主公要自己别争,果然是有深意啊。

    庞统大惊!

    “而且还不只这里,臣有我告诉我,徐盛曾调查过大乔!臣在主公的册子中看到过大乔的罪状!”

    调查大乔罪状,庞统用脚想都知道原因。

    一边让他掌军,一边调查他!

    庞统恍然大悟!

    孙策道:“今天这大案一出,更印证了臣的猜想,主公要做点什么了!”

    庞统喃喃道:“主公匆忙回京,顾吕玲绮病因府内,我应该早想到主公会有所作为,却没想到他动静这么大!”

    “是呀!主公的作为就是杀尽天下的贪官,整顿家族豪门!”

    庞统一脸紧张,怔怔地看着孙策。

    “那……皖县的……”

    孙策道:“他能不能活,就看主公动作的心理有多大了!”

    庞统道:“我们能想到,主公难道想不到?各位夫人难道想不到?”

    “主公一代圣贤,很有可能想得到!但主公与夫人一样,就算想到,只怕也无能为力!”

    “终归!这事对我们是大利!”

    庞统心有余悸,这事确实是对了有利,但林川的心机,让庞统有点恐惧。

    在他身上,从来看不出有什么。

    他还是那样平静。

    大乔此时也看出来什么,就在孙策*孙熊时起,如今孙熊被灭族,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谁都知道,孙策是主公的人,而他与主公走得越来越近。

    他想起当初要兵部权利的时候,他此时大明于心。

    他不知道这事会如何发展下去。

    他有一种去林川那请罪的冲动。

    但不是忍住了。

    他知道不妥。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令斩千万 刀下生心寒,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