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冤没喊成,被县里衙役捉了回来,充作一名苦工。

    而工场上的做工的,几乎都是同等遭遇,是从各个地方捕来的,都是军属。

    在这里不允许不外出,更不准往外通信。

    “那你可知道这里的工卖是谁的?”

    “听说是州府直辖,所以我们也只好认命!”

    林川好话安慰几句,让徐盛安排他一个地方,不要让他再回去。

    再命他赶到泰山,从主公亲卫队里调五百锦衣卫侍卫,由徐盛掌管。

    按林川命令,徐盛花了数天时间,调集五百锦衣卫侍卫,将那工地包围。

    监工见一大批锦衣卫侍卫,吓傻了眼,急差人上报县里。

    所有苦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吓得到处逃窜,徐盛密卫出身,早有防备。

    四面围堵,一个没走掉,带回所有苦工,及一切监工。

    在回寿春的路上,五百锦衣卫侍卫大营里,林川亲自提审监工头目。

    “说吧!你们制造什么东西?”

    领锦衣卫侍卫的,自然是皖县人,那监工头目早吓得晕了,见问,不敢隐瞒,直接道:“是一种叫水泥的东西!”

    “这东西没听说过,你们是如何知道造的?”

    “回大人,我们都是依照掌柜的方法制造。”

    “掌柜的是谁?”

    监工沉吟许久,徐盛见他不爽快,拨剑道:“坐在你面前的你知道是谁吗?”

    “大人饶命!小的什么都招待,我们掌柜姓崔名永杰!”

    “现在他在何处?”

    “这个真不知道,得问掌柜留在这的盛丰当家的!”

    看他样子,早吓得失了神,料也不会撤谎,命徐盛去找了那个当家的过来。

    过来一问,才知道此人才是工场真正的指挥人。

    是盛丰派在这里的留察人员,监督工艺与进度。

    “叫什么?”

    “草民王经!”

    “做什么的?”

    “为掌柜照顾生意!”

    “你掌柜在哪?”

    “回大人,没人知道掌柜的在哪,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不来,小人真不知道他在哪里!”

    看来是不想说实话了。

    林川抽身走开,徐盛一脸阴笑,叫了两个锦衣卫侍卫士兵进来,招待几句。

    两禁卫兵见上头有令,让他们欺负人,这种事还做少了吗,一心大喜道:“大人稍等,这种事我们顺手得很。”

    一卫侍瞅眼四望,除了自己带的刀,也没别的好刑具,却见林川坐的案头上有一笔一墨台。

    一卫侍按住王经,一人捏了毛笔,一脸古怪走到王经面前。

    王经一脸惊恐,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大叫道:“钦差大人,小的真的不知啊!饶命啊饶命啊!”

    林川站在营外空地中,见他喊叫,只负手抬头看天。

    禁卫捏着毛笔,笑道:“大人不喜欢你,可能是你鼻子不通气,老子今天给你通一通。

    说完将笔杆子朝他大鼻孔里伸了进去。

    王经吓得脸色惨白,被按住又动弹不得,只得大声道:“我说,草民什么都说!”

    徐盛一使眼色,卫侍退开,意犹未尽。

    “说!”

    王经全身颤抖看着两卫侍,颤声道:“草民实在不知道,如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徐盛一怒,两卫侍上前。

    王经只得急叫道:“在在在金陵城!”

    两卫侍这才松手,林川走了进来,道:“先行关押,看来他知道的也不多。”

    王经被两卫侍押了下去。

    徐盛道:“主公!金陵城离这里较远……”

    “未必在金陵城,他是给你们逼急了,胡说八道。”

    徐盛啊了一声。

    “这么说他是真不知道!”

    林川点点头,那个叫崔永杰的应该是个人物,他的行踪这些小人物应该不可能知道。

    一路再回到寿春。

    此时林川也封禅完毕,在进发寿春城的路上。

    一到寿春,林川命徐盛将那些苦工全放了出来,并叮嘱他如何行事。

    得到钦差的支持,那些苦工全部挤到寿春府衙喊冤。

    林川回到荷院,甄宓老远迎了出来。

    “你下去走走,听说你又闹出事来,还调军,又发生了什么?”

    林川笑道:“说来也巧,反正你夫君是走到哪里都是运气不断!”

    “看把你得意的,别阴沟翻了船,到时没地方说理去!”

    “你喜欢你的大乔姐姐吗?”林川忽然问道。

    甄宓见他问得突兀,奇怪道:“怎么想问这个了,他虽是我姐姐,也不是亲姐,都是一家人自然和睦,谈不上喜欢不喜欢!”

    林川点点头。

    甄宓道:“府内吕玲绮妹妹来信了,说她身体已经恢复原状,坐在家里没事,想继续帮你照看庄稼!”

    “不必了!你夫君也不是一个庄稼汉,那些东西本王也起个有无,带个头,其余的还是看你皖县如何推广!”

    “也是!”

    “你就告诉她,让他去金陵城吧,帮工部做做生意也不错!”

    甄宓笑道:“这正是她的想做的,只是一直不敢对你说!”

    “有什么不敢的,都是一家人!”

    “吕玲绮妹去了,怕是影响你,毕竟她是你夫人!”

    林川明白过来,果然都是些古人想法。

    但工部有自己教导在先,顾吕玲绮去了,应该不会有什么想法,他还是公司总经理。

    徐盛进来道:“主公!寿春刺史求见!”

    “让他进来吧!”

    毕竟他是这里的地头蛇。

    林川搂了甄宓进入里面。

    寿春刺史孙熊进来,跪到门口,道:“下官求见杨州牧,愿主公长寿长春!”

    不见里面回应,又叫了几次,还是没有回应,又不敢起来,只有跪着。

    甄宓看着诧异:“他犯什么事了!”

    “鬼知道,你去问问他来干什么。”

    甄宓出来,孙熊见是夫人,瞌头道:“见过夫人,夫人万好……”

    “不要说了!相公不久将要进城,你不好好张罗,来这里做什么?”

    “下官只求面见主公!”

    甄宓见他一脸哭容,道:“你是不是犯了什么事?”

    “臣并没犯什么事,只是盛丰的事下官并不知情,现在那些民夫都在府前喊冤,听说是主公指使,下官不敢擅作主张!”

    “只有前来问个明白,如何处理,下官回去,也好照章办事,不至于误了主公的大事。”

    林川在里面听到,这家伙还真是圆滑,如一条泥鳅。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六章 倾国大案 断人手臂,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