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下多少女孩想看自己夫君都没机会。

    林川在行园一住下,心中就有不满。

    对身边庞统道:“这孙熊是个好官,这寿春城连一个叫化子都看不到,莫不是寿春全富了!”

    “劳民伤财,*,到是我的不对了,出来走一次,要伤害许多百姓!看来我以后都不敢出长安了!”

    庞统道:“这事确实做得太过,主公爱民如子,就是寿春乞丐也是主公的乞丐,怎么能全部搞得看不见!”

    林川道:“你没看到,我走过的街道,两边全是新的,这得动用府银多少,你没算过,我却算

    林川一代上主,最恨的就是官员做一些对百姓不利的事。

    “少估计了,也得数万吊钱吧,这钱谁来出?”

    庞统道:“臣这就去查!”

    “这事要查吗?我看在眼里的事都要查,难怪百姓说皖县做事拖拉!”

    庞统想讨好,却碰了一鼻子灰,只有不说话!

    徐盛拿着册子进来禀道:“寿春守将孙策有书要逞主公!”

    “拿过来!”

    庞统好奇,孙策随时可以见主公,还上什么书。

    林川看了书,脸色不好,顺手递给庞统。

    原来折中是说孙熊在主公临寿春期间,劳民伤财,为政失当。其前年为通县县令,为县令期间,御吏曾有许多参奏。

    可在今年,已是寿春刺史。

    “这孙熊是何人举荐的啊?”

    庞统想了下,道:“是乔府举荐!”

    林川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次日!

    林川前往泰山封禅。

    有徐盛跟随,孙策称说在寿春的天下公司进展不顺,不愿随行。

    林川什么都不勉强他,就随了他。

    回到荷院,林川穿上便装,只带了徐盛出门。

    寿春是崔氏领地,天下公司在这里发展并不完美。

    出了荷院,一路漫无目的,只想看看古代农民的生活方式。

    一路西行,遇到一镇,名长石镇。

    只见镇中全是高窑,很远就能看到浓烟滚滚,有村民推着独轮车拉着石灰石忙碌不堪。

    林川来了兴致。

    现在的唐朝能做这个事的,一猜就知道是在干什么?

    很显然,这是在烧制石灰。

    这正是制造水泥的步骤。

    他很诧异,自己水泥的制造方法才给工部不久,这里就开始制造了。

    这推广力度还真是雷厉风行。

    走进工地,只见到处是忙碌的人群,有妇人有小孩,更有老人。

    相反年轻力壮的却几乎少见,有也是监工类。

    工地一片繁忙景象,气味更是刺鼻,空中到处是灰尘,忙碌的人也不见戴口罩。

    自然他们也不知道有口罩。

    林川走了过去。

    监工见一位身着普通衣着的人过来,大声喝道:“干什么的!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林川一使眼色,徐盛上前,递十三吊线,道:“我家公子只是想看看,马上就走!”

    “看完就快走啊!”

    监工接了钱,在手中惦着,当没看到林川。

    林川走到一个正在炉边大汗淋漓的,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炉人身边,问道:“大伯!来这里多久了?”

    “昨天来的!”

    那炉工头也不回,继续往高炉中送柴火。

    炉火映得他满脸通红,浑身是汗水。

    “坐下来歇息下吧!”

    “不敢!”炉工冲着监工一怒嘴。

    “这里的人都是这几天来的吧!”

    “官看是眼光好!这里的炉也才烧几天!我们都是从桑地过来的!”

    林川哦了一声,不出自己猜测,这里果然开工不久。

    也不知道这里的主人是谁,也可能是自己的天下公司在掌管。

    “都是谁雇的你们?”

    炉工道:“有谁雇我们,雇还要开工钱呢,我们就包一顿饭!是帮官府做事!”

    林川吃了一惊,这种形式绝不是自己天下公司做的。

    “你们没有月钱?”林川表示很惊讶!

    炉工不再回答,远远一个监工走了过来。

    林川只得转身走开。

    远远看到一个草棚,里面有几个老妇正在为工人做中饭。

    林川对一个妇人道:“你们做事有月钱吗?”

    那妇人瞟了他一眼,努努嘴也不说话,看为不远处站的监工对他们的威胁实在很实际。

    林川知道问不出什么,在这种严格管理下没人敢犯忌。

    只得回到镇里。

    到了晚上,徐盛出动,抓了白天那个炉工回来。

    这种事对他来说自然太容易了。

    见又是白天看到的那个喜欢问东问西的公子,炉工愣住。

    “说说,为什么官府会强迫你们做这种没月钱的事!”

    “你行行好!别问了,放我回去吧!”

    炉工瞌头就拜。

    “你怕什么?”

    炉工只是瞌头。

    徐盛道:“可听说过杨州牧,林在人临寿春!”

    炉工一脸迷惘:“听说过,这与我们这些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我们公子就是杨州牧大人派来视察民间的钦差大人,问你什么据实回答。”

    为了让他相信,林川亮出自己七星龙渊剑!

    此剑一看就非同寻常。

    “这是天子剑!你可看实了!”

    炉工自然分不出天子剑,只知道有这种剑的人必定是在官。

    炉工一信是钦差大人微服私访,先是怔了怔,忽地纳头又拜道:“大人在上,小民有冤啊!”

    “有什么冤,只管如实招来,如有半句不实,立即发配!”

    炉工将自己所有冤情一五一十,边哭边数全倒了出来。

    林川越听越是心惊!

    原来这炉工并不是什么寻常百姓,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被秘密召入飞虎军从军。

    后来伍里说,儿子远征突厥,死在战场上。

    皖县一直看重飞虎军,所有阵亡将士都有丰厚恤银。

    而炉工知道儿子阵亡后,去县里取恤银,却被告知这个钱,府里还没有下发,让等着。

    这一等就是月余,炉工再次让小儿子去县里,最后干脆被告知没有这个钱。

    炉工知道士兵死亡的钱,无论多少,历朝都是有的。

    心中不服,让小儿子去寿春府,没想到小儿子一去不返。

    数天后,被通知去狱中收尸体,并交二十吊尸体管理费用。

    收回儿子尸体后,看到尸体上全是刑伤,他知道儿子是被官府逼死,于是去道里喊冤。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五章 明察州地 体百姓之生机,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