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走陆逊,大乔匆匆赶往州府。

    陆绩在殿内知道陆逊来又去了,心中大骂,正在另想办法……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想要你侄儿的命!本府没你这个侄儿!”

    大乔恨铁不成钢,一声嘶哑的哭腔,嘶吼着。

    “反正也活不成了,百官都知道,现在主公看重杨氏,召他入府读书!或者叔父还记得主公临走时那句话!”

    想到这里,大乔也是痛苦难当。

    难道自己这个侄儿也真的步他人后尘!

    但大乔心里清楚,林川确实是杀兄弟而进的位,但没人知道的是,林川曾发誓不想再看到自家残杀。

    陆绩此举无疑是在给他伤口上再加一刀。

    如果让林川知道,他这个乔府永远别想再上上位。

    “叔父,侄儿这个学生当得好累!儿不想当了,也不想了!”

    大乔愣愣地看着他,象看一个不认识的人。

    说这样的话,是一个标准的庸禄的人。

    “这事,叔父会帮你瞒着,也不会让陆逊说出去,但你记住,不能下一次!”

    陆绩点头。

    “是你的终归是你的,听我的话,好好做乔府!”

    大乔心里痛苦,其实也没什么好多说的。

    大道理都讲了无数次了。

    她只有安慰这个侄儿。

    他也想到林川的话,可她只有痛苦,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她也想到让庞统安心做个牧算了。

    她也与林川说过,就是在林川说了那句话以后。

    可林川爱这个侄儿并不比她差,还是想给他机会。

    送走叔父,庞统坐下来叹气。

    这件事虽然就这样过去了,但他知道,瞒一时瞒不过一世。

    陆逊未必会肯听叔父的,帮自己瞒住,反而会是他争位的最好机会。

    亲信静静走了进来,两人无语相视难过。

    亲信道:“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你说……”

    此时陆绩更顾忌不得什么了。

    反正已走出第一步,如果自己不作为,后果不堪想象,叔父保不了自己。

    叔父更保不了自己。

    陆绩猛地醒悟,自己这个亲侄儿与自己一直走得近,也是州府的人。

    他老成,或能帮助自己。

    “快读!”

    整个州府似乎没他的事,所以他一直想攀到乔府身上,为自己儿孙争个名份。

    但然也为了自己,不然就没落了。

    听说州府宣自己,立即就来了。

    听了陆绩的意思,心中大喜。

    听说陆绩想干事,巴不得了,他这一房越乱越好。

    “叔父可有好计策?”

    乔公沉思一会,道:“你身为监国,又为乔府,有些事容易顺理成章!”

    “何为顺理成章?”

    “只要你主公一死,就什么都顺理成章!”

    陆绩吓了一跳!

    瞪大眼看着这个主公岳父。

    “看来!你还不是一个为上的料!”

    乔公轻蔑地看了一眼庞统。

    “做上牧的哪个不是果断杀伐?当年你主公,不是这个手段能有今日?你赶不到你主公一根手指头。”

    陆绩低下头。

    “你主公何等雷厉风行,何等气魄,本牧虽然败在他手,但心里服!”

    陆绩猛地站起,道:“说个道,我一定不负大人的厚望。”

    “这才象个好官嘛!”

    “如果你今日不成事,你主公回来,刺杀杨氏这一件事就让你废出皖县!”

    陆绩知道这是事实,大声道:“叔父!侄儿现在要怎么做?”

    “左右神武将军不是在你手吗?你只说尽孝心,等你主公封禅后回来的路上,命左右两军迎接!”

    庞统想了想,道:“这主意好象可行!”

    乔公冷笑,这家伙终究太弱。

    想做又不敢做,哪里是做大事的料,想到这,乔公知道庞统这一生的命运,自己是看得到的。

    但他仍然想让陆绩继续走下去。

    乔公知道,以乔府陆绩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一拼,如果他成功,或他一死,他是决计活不了的。

    毕竟有个无人可以预测其实力的林川。

    到时陆绩一死,就是陆逊,乔公暗中摇头,陆逊也成不了气候,他没什么人支持,就算我这一脉拼命支持,开国将军们可不是好惹的。

    而且林川的势力好象不把他放在眼中。

    到时说不定自己登高一呼,大喊除*,或有变数。

    各算计着春秋大梦。

    上位也从来就是以尸体和血铺成的路。

    这一日,牧驾一路浩浩荡荡,抵近寿春(。

    寿春刺史孙熊早早命人清洗街道,赶走乞丐流民,清水洒于三十里外,动劳役三千人,粉饰街道。

    林川坐在驿站,正半躺在竹制睡椅上,由甄宓捏着肩头入睡。

    胡昨悄悄走了进来!

    甄宓狠劲一扭,林川痛醒,哦了声道:“你来了!”

    “见过主公!”

    甄宓知道锦衣卫一来,就是男人家的事,自己悄悄退入后室。

    “小人奉命查探陆氏,所查之事,为了详尽,全记录在此!”

    胡昨递上一册子,转身站到外面门口,按剑而立。

    林川打开册子,果然查得心细,什么事都写得清楚。

    下有各参与调查的锦衣卫签名。

    虽然早有预料,林川看得还是有点惊心。

    乔府为了掌握财政,不惜暗中与七氏七望暗中勾结。

    这种些州府虽有所知,但没有人参,因为这是合法的。

    陆氏为了与江东公司抗衡,商业的审批都是乔府一系在支持。

    而天下钱庄也有乔府的股份。

    为了占得优势,陆氏内定了几个刺史与六曹,这却是州府不知情的。

    这纯是卖卖官职。

    册子中记得详细,乔府卖官所得,充入军粮事件的损失中。

    这些事,杨氏一系也有参与。

    林川哼了一声,想和老子打雷台,枪生意?

    难怪盛丰起来得这么迅速。

    只怕陆氏在自己江东公司内部也不知打进去多少人。

    有必要给陆氏一个打击。

    不然没人懂老子姓林,叫林川啊!

    “叫胡昨过来!”

    胡昨转身就去。

    不一会,胡昨进了院子,礼道:“见过主公!”

    说完站到一边,也不问什么事,状态恭敬。

    林川将手中册子递了过去,又眯上眼。

    胡昨看了册子,内心又惊又喜,这上面可以说全是乔府罪状。

    “主公想怎么做?”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三章 尽人事 知天命,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