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没事就教甄宓如何唱歌,让她日后再去教公司新人。

    一路之上,随行人员都听到林川的牧辇内都会传来新奇的歌声。

    顿时全程轰动,引为奇观。

    能在林川周边值勤的人员,都自觉引为骄傲。

    一些牧公大臣,虽有心,却无法落下身份去偷听。

    这一日,有刘备军情传到牧辇。

    林川看了,命人递往牧辇。

    林川在路上,除了写诗练字,就是陪几个亲信说话。

    谈论最多的就是如今新秀,江东公司。

    州府知道林川的异能,但江东公司才是林川的所有能力汇集点。

    无论州府还是林川都不敢小看。

    徐盛道:“我家遗爱如今还是一个太府卿(管市场经营的主官)年奉少得可怜。想要点出息,只怕也得跟主公去经历了。”

    话中有醋意,甄宓侄儿,就因为林川如今已是江东公司驻皖县总经理。

    权力虽然是大,但生活条件没法比。

    甄宓含笑不答,只是微笑。

    能找到如此佳媳,他知道这被州府百官眼红得要死。

    “主公!从主公辇传来前线军情!”

    “逞上来!”

    林川看过军报,递给甄宓。

    甄宓看了默不作声。

    众臣传递看过,长庞统大喜道:“这是我朝以来,最大的胜利,主公!大喜啊!”

    林川微笑,道:“这个吕布果然是虎门无犬子,吕布纵横数千里,如入无人之境!”

    “吕布果然是主公身边的能臣,一支孤军直逼州府,活捉敌将,杀敌上万,远多过他自己的人马!”

    刘备人吓得后退数百里,营帐北迁。

    “前朝霍去病,今朝有吕布不分高下!”

    林川点头,自从林川领军出征,刘备之败,就已在意料之中,这也才有自己的泰山之行。

    徐盛道:“吕布惊世之功,也是主公才能做到!”

    林川颌首:“首功自然是主公,只是朕已无法再赏他!”

    这话确实是理,林川的官做到顶了,赏钱财,林川因为江东公司富可敌国。

    皖县州府。

    陆绩监国,是个临时上上。

    陆绩在殿内没有丝毫得意,反而越来越烦燥。

    林川临走时的话,始终在心里挥之不去。

    自己以后的下场,他决不会不管。

    与身边亲信商议……

    终觉得皖县杨氏才是自己最大的拦路虎。

    军粮的事主公虽然没有责备,这反而是最严厉的。

    主公在培养人才。

    他越来越深信林川的话。

    “这怎么办?”

    陆绩在殿内来回走动,心急浮燥。

    身边侍卫亲信道:“既然杨氏是大人障碍不如就搬开!”

    陆绩惊道:“他毕竟是本府的亲人,本府这么做,主公也不会答应!”

    亲信道:“这与主公相比,孰轻孰重,大人应该知道。何况当今主公也不是……”

    他话没说下去,意思却非常明显,是说自古就有人也是靠杀兄弟,囚父亲才取得今天的地位。

    “如果大人下不了手,未来的乔府却未必会对大人仁慈!”

    历史上被废的人,没一个活下去,陆绩想着就害怕。

    “如今大人监国,有很多理由可以方便行事!而且驻守皖县的神武左右二军都由大人掌理,出不了什么事!”

    陆绩喃喃道:“或许做得秘密,没人知道本府害的!”

    “正是这道理!而且这事绝不能让夫人知道!”

    “好!本府就拼一把,如果事成,将来本府不会亏待你!”

    亲信大喜,伏地拜谢。

    陆绩敢如此鲁莽,其实他有几个最大的依仗,母亲只有三个侄儿,如果陆逊再死,自己就是唯一的了。

    所以,陆家的真正血脉,其实只有自己这三兄弟。

    这话他想得没错,林川心里,他最喜欢的也就是大乔生的这三个侄儿。

    而陆绩第二个依仗就是林川。

    那日林川州府之行,明显表示他是自己的人了。

    有这两个依仗杀了一个杨氏,是不会有事的。

    如今杨氏就在府中,陆绩道:“应该如何下手?”

    亲信见他下了决心,道:“如今大人监国,就以国事商议为由请他入州府,臣只要在四周布下刀斧,杨氏决不能走脱!”

    陆绩一拍掌:“好主意,就这么做!”

    转头一想,又说道:“杨氏如果起疑,不来怎么办?”

    如果不来,庞统真没办法,毕竟府中侍卫可不会听他的去杀一个杨氏,别的事可能听。

    “如果不来,大人以征北军粮草为由,要调他征粮,让他来见!”

    陆绩大喜。

    这种理由杨氏再不来,那就是误国了,自己不杀他,主公也不会放过他。

    皖县杨氏,从来就以乔府庞统为马首是瞻,自从得到主公赏识之后,心态大涨,自己以为可以与乔府并肩。

    听到监国传唤共商国事,心中立马起疑,但又不敢不去,起身前面见大乔。

    大乔听说陆绩唤他,毫不起疑,只是道:“这种小事何来问我,即是国事,当国事为重,好好辅助你的兄长。”

    他没有别的话叮嘱,心中也不再怀疑乔府,只带了几个随从,就去了州府。

    正要进门,忽被一人拦住,陆逊大怒道:“何人胆敢拦我!”

    前面拦他的正是林川的锦衣卫。

    陆逊一见是主公的密探,瞬间冷静下来。

    那密探上前,附到他耳边嘀咕几句,转身走了!

    陆逊大惊!

    原来林川特别看重庞统,于是也在州府安排有锦衣卫,庞统的所作所为,亲侍调动全在锦衣卫眼中。

    锦衣卫忠于林川,自然要将这事通报陆逊。

    陆逊吓了一跳,幸好还没走进那一步,大惊之下,匆匆回府,面见大乔。

    大乔惊了又惊,强行冷静下来,喝道:“你也是你主公看重的,如何不成体统,给本府起来!”

    陆逊只得站起身,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想大乔能为自己做主。

    大乔除了惊讶,与心疼,没有别的办法。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两边都是自己的亲侄儿。

    大乔静下心,想了一下,反到骂了一顿陆逊,隐隐指他有非分之想,这让陆逊委屈到了天上。

    大乔明事理,所以骂陆逊是想让他收敛,不要与乔府争位。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二章 吕氏再立军功 暗中谋划立大势,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