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两人进入状态。

    嘤嘤唔唔打得热闹。

    甄宓轻声道:“你就不猜小女今日来的主要目的?”

    “你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

    “当然!有了今日之事,小女再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以后小女就只有靠着主公生存了!”

    “如果主公不从,小女说了这事后,如泄露出去,只怕以后再无立身之地!”

    “什么秘密有没有你身子这么大作用?”

    甄宓嘻嘻妖笑道:“那看主公如何作评价了!”

    什么评价,让你做一朵野花也不错。

    老子也方正随便得很。

    看她很是配合,而且很妖,林川道:“说吧,什么秘密,如果有用,本夫人也不会亏你!”

    甄宓兴趣正浓,吞吞吐吐着说道:“小女在宫中喜欢注意一点小事,发现大夫人喜欢入府与庞统说话!”

    林川一听,她是这这事而来。

    看来是正要把自己当靠山了。

    也马上明白她要说什么!

    果然!

    甄宓道:“大夫人后喜欢给吕妹妹妃喝各种汤,说什么大补,其实这汤料我仔细派要查过。”

    “其中有毒?”

    “原来主公都知道了!她下得很小,并不会让人看出来已中毒!”

    果然是大乔!

    林川也知道大乔要杀自己爱人,无疑是因为皖城血洗豪门之死。

    最毒妇人心!又身处傲人的高位,什么事做不出来。

    他果然是眼光毒辣,早看了出来。

    玩到尽兴,直到傍晚才回府。

    一看任务,果然已完成了第一步:找到欲谋害主角爱妃的凶手。

    第二步任务提示:下套!

    下什么套?

    林川陷入沉思!

    她可是大夫人,林川的心上人!动她无疑就是动林川啊。

    老子为他立了这么多功,只怕也值不上他的大老婆。

    这件事上,林川确实动过脑筋。

    能让自己费神动脑筋的只怕也有林川这一家子人了。

    毕竟人家是林川,天下第一人。

    翌日!

    杨州为了主公封禅,到处在紧张忙碌。

    乔府乔松差人让林川去府上,林川懒得去,知道这个岳父大人想知道一点什么,本大人偏不告诉他。

    吃过早餐就径直去了乔府。

    乔府内!

    乔公一脸烦躁。

    因为乔府出了事,连吕玲绮与庞统都在了。

    没有外人,就这三人,正在商议对策。

    乔公道:“你说怎么办吧!”

    原来乔公在为林川大军押送粮草时,忽然起了心思,竟然把粮草给卖了,换了点金,然后又想低价收回。

    把钱挣了,粮草也齐全。

    可惜他不是做生意的料,被粮商套住,最后粮草没收回,金到是挣了一点。

    幸好林川并不关注他的粮草问题,可是杨州有人关注啊。

    这事不知怎么被人捅到了林川那。

    林川大怒,着实掴了他几巴掌。

    乔公道:“我是看你连年征战,落下一身的毛病,只想弄点钱,为他再盖个宫殿!没想到!”

    庞统怒道:“这个时候了,还没想到,军粮是你能动的吗?幸好主公不知道!”

    吕玲绮道:“事以至此,还是想什么办法过去吧!”

    什么办法,还是老一套,想让庞统去主公身边吹风。

    乔公犯事,一般都是庞统出面,吕玲绮只装识大体,正因为这样,林川非常喜欢她。

    她从来不为他吹什么风。

    只要你不废他就行。

    “这事主公知道,你这他也算是做到头了,军粮也敢动!”

    庞统在殿内来回走动,口中喃喃而语,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这事虽然不至于废了他,但总会在林川心中留下阴影。

    “你还不知道吗?”庞统听着恼火,声音提高八度:“主公最看重军中的事,出什么事不好!”

    “主公以前是个将军,深知这粮草关系全军,他能不气恼!”

    “或许求主公说句话,这事就过去了!”

    庞统长叹一声,自己还有事捏在他手里呢,而且怎么放得下这张老脸?

    吕玲绮也知道,这个请求是难为自己这个哥哥了。

    毕竟他也是杨州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罢罢罢!放着这块老脸不要,臣也去求求他!”

    乔公道:“你要怎么见他?亲自去府上?他未必肯见,忘了上次的事!”

    一近侍进来,乔公大怒道:“谁让你进来的,滚!”

    那近侍一脸委屈道:“主公来了!”

    三人一惊,脸现喜色,正愁找不着呢。

    “快请!”

    林川进殿,毫不气坐下。

    冷眼看了一眼吕玲绮。

    吕玲绮见他眼色不对,心中有点发怵,放下架子,上前道:“相公!”

    林川点点头!

    庞统见他如此托大,看不惯,脸上堆满笑却道:“正有事要求主公!这下正好,老夫也免了到处找了!”

    林川看了他一眼,叫道:“什么老夫,称臣!”

    庞统心中大怒,可不敢怎么样,堆笑道:“臣见过主公!”

    庞统道“那次犒劳的事,幸好有主公瞒着!臣心中感激不尽!”

    林川道:“陆绩本是地方官,你差他犒军,这事没错,错的是他的能力。”

    “他领过军,但没有真正的带军实力,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是让他插手军中吗?”

    “这事帮你瞒过,但不能有下次!”

    “如今我的几个夫人明争暗斗,而你却让我放心不下!”

    庞统伏地道:“主公!既然主公今天想知道原因,可主公不知道,我其实只是一个做下人的!”

    庞统的意思,林川自然明白,他也很难,几个夫人哪个他都不敢得罪。“

    这是夹在中间做人,也难为他了。

    但庞统所为,自己还是清楚的,有错有功。

    自己没在皖县期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很大程度上,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意料。

    这是林川所料不及的。

    他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曹操刘备,可家里后院起火,林川就开始头痛。

    四个老婆,哪一个他都心疼着。

    手心手背都是肉,很多事自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她们不闹出大事出来。

    但如今已有闹出大事的苗头了。

    大乔现在为了攀比吕玲绮,竟然开始向杨州府官员伸手。

    是有必要好好劝劝了,以免她越陷越深。

    连小乔这个天真不懂事的小丫头片子,也给她拉下了水,而且小乔还可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林川头痛,真是清官难断家务事,说得有道理。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五十章 你情我愿 暗起阴风,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