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一夜详谈。

    吕玲绮答应留守新曹洪城,替林川掌握大军。

    并掌征北大将军印。

    一番密嘱,林川第二日等到徐盛匆匆赶到,即带骑一千,在刺史大人带人欢送下,离开曹洪。

    在路上,林川下令鲁肃不再负责军粮,同回杨州。

    林川一走,吕玲绮即调回于禁,升为随身军务,命他秘密扎于原驻地。

    林川一走,举世震惊!

    正值灭亡曹军之时,主将离开了!

    庞统得知林川回京,已是林川已到杨州通县。

    心中大惊!召集群臣商议。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众臣心里明白,主公私授吕玲绮征北大将军印,无圣旨擅离职守,如是平常大将,已是死罪。

    何况还是灭曹军主力紧要关头。

    但没有人提起。

    林川也不想提。

    陆绩道:“乔家人病重,莫不是因为这个事?”

    群臣沉默,甄宓再病重,也不能引起林川这么大的反应吧!

    而甄宓家人已经故去,更没回来的道理。

    经半月长途跋涉,林川和陆绩,徐盛三人终于以最快速度到通县。

    次日!

    庞统率百官迎在十里亭外。

    身后跟着杨州各地百官。

    日上三杆,北方有烟尘滚滚。

    庞统心里一喜,下了车驾。

    牵着乔公,大步迎上。

    这是最高礼仪了。

    庞统远远看到庞统,下了马,徒步向前,跪地道:“见过主公!”

    林川专心看着他,怜惜道:“变黑了!也更健壮了!一切可好!”

    “臣一切都好!”

    小乔跑了过来,叫道:“夫君!”

    两人见过!

    甄宓听说他要来,领全府迎出门外。

    甄宓双眼红肿,大乔扶着他进入内室坐定。

    “你回来就好!陆绩如今皖城也做得不错,天下商会已经有了规模!”

    甄宓一脸赤红,而不是血色,静静躺在床上。

    旁边丫环不时抽泣。

    甄宓紧紧握着大乔的手,流下眼泪。

    小乔只有哭。

    “小乔此生能见遇到夫君,三世感恩,已无他求!只盼夫君保重!只恨小乔没有将夫君留下的种子,照顾到耀世!”

    “别说了!”

    大乔轻抚着她的额头,流下清泪。

    手有点烫,看来他一直在发烧而不能退。

    “夫君远征在外,小乔却在家劳夫君当心,小乔实在过意不去,原想就这样默默死去,没想到还是惊动了夫君!”

    “不要为我的死难过,这是命!小乔有过夫君,这一生已经满足!”

    甄宓强堆笑容。

    小乔道:“妹只不要怕,夫君有当世神医,必能救你!”

    大乔也安慰道:“好好养着,什么都不要想,我能救你!”

    大乔虽然有各种现代好药,其实并不懂看病,他也看不出甄宓得了什么病。

    所以他也无法出药。

    “听说你常去宫内?”

    甄宓微笑道:“他去后,夫人心伤,说更觉寂寞,让我倍她,夫人也渐见好转!”

    大乔安慰几句,转身出来。

    对胡昨道:“常给治病的太医是谁?找来!”

    胡昨答应一声,转身就走。

    大乔就坐在大厅内。

    不一会,太医首领来见。

    大乔挥退左右,冷冷笑地看着太医。

    太医给他盯得发毛。

    “身为郎中百病不能治,留在主公身边终是祸害,灭族!”

    太医吓了一跳,伏地道:“主公饶命!饶命啊,这病实在是庶民,下臣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

    大乔走向前,将他拉起,早已是老泪纵横。

    全身颤抖,无故的灭族罪,让他早已心神俱颤。

    虽然这种罪主公无法一人而定,但朝廷多半也会准。

    大乔低声道:“到底是什么病?”

    太医张张口,终于又无声。

    大乔喝道:“来人!”

    胡昨带人冲了进来,各个目露凶光。

    “这这这……”

    见他有想说的意思,大乔又挥退众人。

    “夫人象是中了一种慢性毒!”

    太医虽然不知道是谁下的毒,但也猜到下毒之人身份必然很高贵。

    不然也不会想害一个王妃。

    “什么毒?”

    “砒霜!”

    “滚!没你的事了,废物!”

    太医如遇到百年好事,赶紧滚,呆一刻都让人发抖。

    果然是这东西,他们也没别的东西了,老一套!

    这药也便宜,不过五百元一瓶。

    让丫环将药送了进去,叮嘱用法。

    乔氏府!

    乔公看着大乔,着急道:“你怎么能这么做?一无林川意思,二无寸功,她何以能当此大任,你这样会遭他们猜疑!”

    大乔道:“她是我相公,可以这样!”

    乔公叹道:“你终究是年轻!你可知道,杨州已有人参你意图不轨!”

    大乔哦了一声!

    “数起你罪状那是太多,是林川一直压着!”

    “何罪?”

    乔公怒道:“原来你还什么都不明白!没有吏部,你私自调甘州刺史,这是小事,也没人说!”

    “听说你从容坐在陷害吕玲绮,这就可以让人参你一个谋反罪!”

    “那就让他们参啊!”

    简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

    “你擅离职守,回府,这才是林川最不满的地方!”

    大乔偏过头,道:“不要说这些,我不爱听!我来府上,是想借用兵部侍郎一用。”

    原兵部尚书被调走,时下,陆绩是为尚书。

    “你想干嘛?兵部你想使唤就使唤啊!”

    “没别的,我只想将杨州左右军营调归军中!”

    乔公愣住,这是哪一曲!

    “那也得到林川意思!这是林川的亲军,兵部也调不动!”

    “所以,兵部先出令,请父亲告诉相公!”

    乔公瞪大眼,看着大乔,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他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官场事了?

    现在的大乔完全不在自己的印象中了,变得几乎无法理解。

    虽然自己在林川面前也没大没事,但他毕竟是自己的赘媳名义,可大乔毕竟是夫人。

    这在男尊女卑的年代,做这种事,是相当让人费解的。

    或许大乔是看准林川拿她没办法,林川对自己的夫人,那是个个都在他心里,从来没有骂过。

    乔公叹了口气,他知道大乔这样做,都是因为吕玲绮。

    谁叫吕玲绮现在是正得林川的欢宠呢,那是所有人不能及的。

    而且现在吕玲绮又怀上了林川孩子,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别人自然是欢喜祝贺,这对大乔来说,其实是一个天大的打击。

    这是男人们不懂的。

    所以大乔所为,无非都是为了争风吃醋,但这事也做得过份了吧。

    连乔公都觉得这事如果让林川知道了,那会是一种怎么样的结果。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四十六章 皖县乱如麻 争利和州政,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