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史大人这才明白,如此才要杀他啊。

    只是这种杀法很是不当。

    “主公逼反曹洪军,你如敢说出去……”

    刺史大人吓了一跳,伏地道:“卑职不敢!不敢啊!”

    于禁面对众将,大骂林川,众将都是他亲信,愿意跟着他打游击。

    于禁随即通令全军,自立为王,领军进入山林。

    也有不愿意跟随的,于禁也不勉强,散了散,投的投林军,并不阻拦。

    留下有六千余人。

    这六千余人也是他一直最信得过的队伍。

    众将见他反,害怕林军围剿,于禁却不在意,悄悄带人南下,隐密而行,最后连旗也不要了,带三千人,化装成难民。

    林川坐在营中,等着消息。

    这一日,刺史大人一脸慌张进宫禀道:“主公,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林川正与吕玲绮调笑,见他慌张进来,奇道:“发生什么事?”

    “禀主公!陆绩大人犒劳队伍在豫州之北遇袭,所有物资尽给一伙贼人抢去!”

    林川大惊:“可有死伤?”

    “人到没事,只是陆绩大人受了惊吓!几乎病倒!”

    林川看了一眼吕玲绮。

    吕玲绮转过身去弄一盆花卉。

    “人没事就好!”林川转着身子,一脸惊讶。

    “你猜会是何人所为?那里可是常有贼人出没?”

    刺史大人认真道:“这荒凉之地,有贼人出没最是正常,近来常有曹军散兵出会做些事。但敢抢杨州物资的,却是第一次见!”

    吕玲绮背着身,冷冷道:“饿急了什么事不敢做,这有什么希奇!”

    “是是是!”刺史大人连声道。

    “你!派三百人去接应!”

    刺史大人应道:“下官这就去!”

    看着刺史走远,吕玲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就这么不喜欢陆绩!”

    “你除了会滚床单,还会个屁!”

    吕玲绮怒道:“是你猴急,还说我的不是了!”

    说完操起一根木棍追了上去。

    林川每日坐于营中,有徐盛的斥候每日逞上军情。

    三路大军从各个方向追击,曹洪为了大军生存,不时派出拦截,都大军击溃。

    曹军人损失惨重。

    已经无力再战。

    黄盖、太史慈等人合计下,决定将曹洪逼入胥山。

    林川批示可以!

    胥山有片小绿洲,也是曹洪的希望。

    以曹洪的能力,会想到那里不能去,但只怕也由不得他了。

    他最在意的是朱然与吕布的动静,但这两支林军一去就再没消息。

    第二日,又接到前方军报,开始发现大量落伍的曹军兵,都被生擒。

    黄盖说,猜是曹军军已经支持不住了。

    从逃兵口中可以得知,曹军军现在是走路都没力了。

    全军崩溃是可以预见的。

    不想死在自己的箭阵下,就得饿死,曹洪开始逃时,可能就想到这两种难以选择的方向。

    杨州陆绩犒劳全军,驾临军营。

    林川命仪仗队迎出城外。

    将陆绩迎入营中。

    陆绩躬身见过主公。

    “这一路辛苦了!”

    想到这,陆绩怒道:“敢劫杨州军资,主公你这治下是不是乱了点!”

    “大人熄火,收服新地,乱兵是有的,贼人自然也多,不要在意!”

    陆绩怒道:“不在意,差点死在那里!”

    吕玲绮咯咯笑道:“陆绩大人福大命大,必定长命百岁!”

    陆绩冲她点点头,对林川道:“只是这次犒劳特效可惜了,主公不会怪罪吧!”

    “当然要怪罪!”

    陆绩心中一冷!

    “主公犒劳大军,大军各将领翘首以盼,日日想念主公的恩德,将士在前面无不用命,为的是什么?”

    陆绩汗颜!

    这事如果要追究自然就是大事!

    “别的不说!”林川继续道:“你这一失,军心动摇,如今正在作战紧要关头,为了保军心,本人只有奏请主公,削你右仆射一职!”

    “你也别恨本人,只有如此,本人对全军才有资格说话,否则就是不公平!你说是吗?”

    陆绩张口结舌,说道理,自然道理全在林川那。

    他也清楚,只要林川帮自己档着一点,这事就没事地过去了。

    “你知道我爱财,主公这次肯定赏赐了本人不少,你赔啊?”

    谅陆绩也赔不起!

    毕竟他做官并不贪。

    “主公!这次确实是微臣的错,这样好不好!你不再计较,老臣心里念着你这次的情面。”

    “毕竟主公心意到了!”陆绩继续道。

    林川哼了一声,抬头看天。

    陆绩一狠心,道:“你想要老臣做什么吧?冲儿还在你帐下,你有什么吩咐只管说!”

    林川依旧不答。

    陆绩叹了一口气,道:“这是秦国公给你的信!”

    说完掏出一封蜡封的信递给林川。

    林川见信用醋封,知有密事,心中一惊,拆开看信。

    吕玲绮见他越看脸色越不对,心中紧张,莫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林儿!舅父只怕时间不多了,近来一直不能起床,这信还是玉儿代笔。你在外征战,立下不世之功,是秦家的骄傲!

    不要怀念舅父,舅父走后,多照顾你舅母,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

    玉儿在你照顾下,很是长进,舅父深感安慰!

    公主也常来看望舅父,从她口中得知,甄宓也病了,主公以郎中诊断,也无病因。

    听说她常去营中……

    林儿!

    杨州诡谲,有些事不是你能想象的,终归他是死于你手……

    你年轻好战,也要照顾家!

    匆念!”

    林川看完信,将信递给吕玲绮。

    吕玲绮看了,大惊道:“舅父怎么了?”

    林川冷冷地盯着陆绩。

    陆绩奇道:“你看老臣干嘛,这信老臣可没私自拆过!”

    林川道:“回杨州时,带上原曹洪王,请主公处置!”

    一边对吕玲绮道:“准备一下,本人要回杨州!”

    吕玲绮已经猜到他回京,急去准备。

    “陆绩大人如果要呆在这里,就请随意,本人明天将回杨州!”

    陆绩见他看了信就急着回去,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心中惊奇。

    他自然不想呆在这鬼地方。

    决定与林川一同回杨州。

    林川随即下令,调回徐盛回新曹洪城,命他与自己一同回杨州。

    当夜,林川再无心思与吕玲绮大战于床单上。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四十五章 杨州来犒军 暗示州府事,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