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躲在墙后,也只有紧贴墙面,稍有离开,就有人被射中。

    能贴墙站的毕竟人少,一阵急射,登时就是尸横遍野。

    这就是火力压制,敌军根本无力还手。

    只一探出头,必会中箭。

    黄盖没有冲进城,三千弩手不管就没有射到人,只管朝城上连射,不让敌军有机会探出头来。

    一边射一边急冲,不过一刻,到了城门边……

    上面曹洪见到大急,大喝一声,不顾箭雨,亲自举箭,一箭射下……

    众士兵见了,只有冒死站起,登时嚎叫如猪,又被射死*。

    二千弩手不停连射,箭势太密,哧地一箭,竟然射中曹洪卑手臂,直穿了过去……

    曹洪脸无惧色,却也是心惊,汉人的箭不但射得远,而且穿透力极强,一条手臂软了下去,竟然无力挽弓。

    可能是骨头都给射碎了。

    见江东一将挥枪就冲进城门,急下了城头与高览会合,要死死堵住。

    此时城门内汇集了豫州大军十余万众,挤得人山人海,曹洪比较狠,就是用尸体也得把这个缺口堵住。

    这是一场血洗城门。

    三千弩手到了能射到城门内时,分出一半继续压制城墙上,一半射手对准门内,又是一阵急急的箭雨。

    一*敌军倒下,曹洪全然不顾,喝令后面补上,各人手持盾牌,档在前面。

    箭雨射来,竟然穿盾而过,朝廷人不禁骇然变色,但那箭也没了什么威胁……

    后阵的周瑜见黄盖已冲到城门边,手中长枪一举,率全军淹了过去……

    黄盖当先一枪,座下马如风,急冲进城,长枪一舞,嘭地一声砸飞三名盾牌手,砸出了一个缺口,后面射手精准射击,登时死了一路的线形尸体。

    曹洪急命人两边涌上,继续堵住。

    黄盖挥枪如猛虎下山,左扫右砸,专砸盾牌手,一失了盾牌的朝廷人,立马纷纷被弩手射倒。

    朝廷人前仆后继,在城门口叠下一层层尸体,战马动作登时无法发挥。

    黄盖只得下了马,双手握枪,敌军后面射手,也是箭雨射来,黄盖只得挥枪拦阻,一时喊杀震天,到处是血柱喷出。

    周瑜怕黄盖吃亏,喝令弩手与自己合为一军,全数冲了进去,就是挤也要挤进去。

    两军在城门口相遇,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朝廷人不敢放箭,这边弩手也放下弓弩,举刀冲杀。

    为了这座城门,两军都是势在必得,没有一方有退路。

    这一战直杀得几个时辰,每人都是踩在尸体上奋战,血从城门流出,再流到城外,成了小河。

    名副其实的血河。

    地上更有五脏脑浆,洒得遍地惨不忍睹。

    但两军都没有一人后退。

    周瑜、凌统、吕布与黄盖更是勇不可档,曹洪也是亲自上阵。

    如说残忍,天下没有什么可以与冷兵器时的战场相比。

    都没将对手看作是人,而是可以宰杀的鸡羊。

    这里虽然没有林川在豫州神山下指挥的老虎队那样将敌军成片地射杀,但却更残忍,更惨烈。

    林川被数千人围着,远远在城外看着这一战,他坐在小木车上,身后两个士兵推着,看着直皱眉。

    不时以手掩鼻,有点倒胃口。

    “将军,我们是不是回营。”

    那名士兵也看出他不习惯这种血腥。

    林川点点头,一边命探马队要不时来报,自己回了中军帐中。

    林川心想还是孙子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高明的善良,这个时代的战争真他吗恶心。

    想着,也不禁有点头晕。

    探马不时来报,两军仍在缠斗,由于城门地方窄,我大军无法展开,摆不出人多优势。”

    林川道:“在后面观阵的何人?”

    “是李副将的参将,成不就!”

    “既然大军无法在城门口展开,挤在一处也不是事,传令成不就率军攻东门。”

    心想着多给朝廷人一点压力,看他们怎么办。

    又过了二刻,探马来报,黄盖已杀开血路,冲进城内,大军正与敌军在城内展开巷战。

    而东门的守敌极为顽强,成不就久攻不下。

    林川当下又命成不就退下,以免多死人,转从已突破的北门而进,巷战嘛就得人多。

    到了这个时候,林川知道豫州城已在自己手里。

    这是自己进军豫州攻的第一城,就如此血腥,到后面敌人抵抗会越来越狠。

    最后以后都打野战,如硬攻城池不是高明之举。

    林川经历的战争越多,也越精明,这些资质却不是系统里能学到的。

    到了戌时,不见探马来报,心中正着急,只见外面蹬蹬脚步声,却是周瑜、黄盖、凌统与吕布一身血味,伤痕累累进来。

    四人一见林川,拱手道:“不负将军厚望,未将已将豫州城拿下。”

    林川点点头,围着四人看了一圈,不禁皱眉。

    “将军不要伤心,未将们这点小伤还算不了什么!”

    林川点头道:“以后这样的恶战不打最好!”

    四人也只得称是,但没有恶战哪来的江山。

    “只因将军神弩,与神炮才得顺利攻下豫州,这一战,远比以前攻城死伤的人少得多,几乎不及百一。反而是敌军比我们死伤更多,将军的神器才是这一战的首功。”

    “城内敌军可清巢干净?”

    周瑜拱手道:“主公放心,这点都做不好,如何敢来请主公进城。”

    黄盖恨声道:“那曹洪逃得到是快,兔子一样,可能带走了数万人马,没有全部杀尽,请主公降罪!”

    林川摆摆手,示意不说这个,走到地图前,指着地图道:“他们率水师从我们身后登陆,欲袭击我苍地,断我后路。本将军准备派人去汝南。”

    黄盖道:“未将愿往!”

    “你还能去吗?”

    林川当心地看着他的伤势。

    “主公太小看人了吧。”

    林川见他勇猛心中也是感叹,此人才从战阵中下来,不要休息又要出征,以后可要多奖他一点。

    可不是大发善心,林川从来没有太多的善心,这也是依照自己颁布的军法典。

    将士就是要赏罚分明,这一点林川并不含糊,也只有这样才能激奋人心,为自己卖命啊。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三十八章 新弩建功 克敌制胜,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