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军察觉到了什么,那圆筒自己这边不知道是什么,但怕敌人吓住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严白虎那一百人所持的圆筒上。

    竹子从来没有引来这么多的好奇和恐惧的目光,这是它的高光时刻。

    赵云握着枪,看着圆筒,他脸色铁青,他的心在滴血……

    他圆睁着怒目,仔细地打量那圆筒,他看不出这有什么希奇,那圆筒前面是个孔,幽深得像看得到地狱。

    后面是一根细杆,并没有锋利的东西,也看不出它能如何杀人。

    正因为如此古怪,赵云才更当心,他想不出这东西如何用,所以他更害怕,因为他不知道敌人用这个会有如何惊人的妙用。

    林川的东西,从来就有妙用,这个赵云丝毫不怀疑。

    赵云反手从背后抽出长弓,搭一支长箭在手,他瞄准的不是凌统更不是人。

    哧地一声……

    长箭忽然脱弓,射向圆筒,但在半路遇到另一枝箭,是严白虎的箭。

    两箭相撞,让所有士兵都惊愕,这种准头,世上真的有人做到。

    严白虎的箭,从来就是百步可以穿杨,这不是虚的。

    赵云皱了皱眉头……

    战场上忽然出现了一长窜的爽朗的大笑。

    凌统笑得非常狂妄,而且很骄傲。

    他看到了赵云的无奈,他的进退两难。

    这是一个天下名将,在自己面前却突然如此局促,像犯了错的士兵看到自己的模样。

    凌统大笑完,喝道:“赵云!你乃天下名将,难道今天遇到我凌统却害怕了?”

    “不错!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家主公给我的新竹筒,只是竹筒而已!我现在很想和你一起看看它到底是什么用的!”

    “它到底能不能瞬间杀死一万人!”

    瞬间杀死一万人,这是不可能的,凌统这样说,只是想打击一下赵云的心理。

    赵云当然明白。

    凌统道:“这竹筒也奇怪的地方,传说他内壁镶有特别的一层东西,不知有何古怪,你不如冲锋见识一下!”

    如果是别人在阵前摆出什么新东西,赵云一定会冲过云立即见识一下,但这是林川的东西。

    凌统又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想以箭破我竹筒,可惜……这一招我们有防备,你不防一试!”

    赵云始终无言以对,因为他确实在害怕,这种害怕让他心理上落了下风,对面凌统咄咄逼人,他始终有种下意识的自卑。

    “你如再不冲,那就只好我冲了!”

    凌统说道,同时他举起了手。

    严白虎盯着他的手,他随时可以下令……

    赵云眯上眼,忽地睁开,大喝道:“我死也不是死在你这种小人手里!众军听我号令,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我的枪更锋利!”

    “杀!”

    赵云终于长枪一摆,带头冲上……

    后面所有刘军呐喊一声,举起长戟……

    从来没有后退的赵云。

    凌统举起的手放了下去,放得很优雅很自信。

    严白虎得令,大喝一声:“放!”

    竹筒半仰向天空,指着无尽苍天,苍天似乎下起了毛毛的细雨。

    是人造的细雨……

    所有人抬头看天,看着那一蓬细雨落下……

    冲锋的刘军士兵,都双眼古怪地盯着空中将要落下的细雨!

    战场再次寂静,瞬间的寂静……

    所有人在等细雨落下。

    连赵云也看着空中……

    一支连弩箭比雨更快,在空中划出一条孤线直刺赵云!

    似乎在等赵云这瞬间的呆板,要将他射落马下。

    赵云感觉到了威胁,收回目光,长枪一撩,将连弩箭打落。

    细雨终于落下……

    在所有目光中……

    前面数百的刘军士兵仰头看着空中,细雨落下时,忽然双眼冒起了青烟,发出惊人的哧哧声……

    “啊……”

    惨绝人寰的一幕发生了……

    只要林川知道,这黑水,就是硫酸。

    黑水一入眼,一沾身,那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经受。

    凌统和所有林军死死盯着刘军的反应,从心里冒出一种巨大的恐怖感和毛骨悚然感。

    前面数百刘军忽然滚地哀嚎,发出阵阵惨人的叫声。

    没有沾到黑水的刘军,顿时全部吓傻了。

    凌统冷眼看着在地上翻滚的刘军士兵,他有一种隐隐的痛……

    赵云头顶有盔甲,身有铠甲,但别的士兵没有,有很多没有甲的地方。

    但赵云的铠甲也在冒着青烟,像着了火。

    头顶的红羽也在退掉,掉落……

    一种极难闻的味道,让赵云不自觉地咳嗽一声。

    他可能吸入了黑水气,只觉得咽喉像着了火一样难受。

    幸好并不多。

    “是毒,是剧毒!”

    赵云忍受剧痛大声怒喝。

    他好恨林川,两军阵前,竟然连毒都使上了。

    这种手段,也只有林川使得出来。

    他从来也不是一个善人。

    水滴落在地上,草变得金黄,地上在冒烟,连石子都在冒烟。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毒?赵云心胆俱裂……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毒,如果让人直接碰到,那会……

    严白虎手一举,他的士兵射出一筒后,开始重注入……

    如单发枪,前排射完,后排准备好了。

    严白虎举起他的大手,他面无表情,他杀人从来都是无表情。

    赵云嘶声呐喊撤退……

    这种雨一落下,就是一*,他不忍心自己的士兵死得比谁都惨!

    后面地上的士兵没有死,哀嚎的也没死,只是非常的痛苦。

    只有最前排的,中得最多的士兵,身上的衣服已经化解,开始露出白骨,人死了,毒还在作用。

    似乎不把人化没,那毒就不罢休。

    这一幕别说刘军,就是凌统看得也是心惊胆颤。

    化去了肌肉,连骨头也开始冒烟……

    整个林军都惊呆了,幸好这是自己这边的武器。

    所有人开始想到了自己那个主公,那个杨州牧,似乎是地狱来的人。

    天下从未出现这种可怕的死法。

    很多人两腿打起了摆子。

    有的甚至尿了……

    他们瞪大眼看着痛苦的刘军,凌统一令连弩发箭,将赵云留下的,中了黑水的士兵全部射杀。

    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他们的痛苦。

    凌统是做了件好事。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三十三章 新器惊得三军寒,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