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中规矩森严,吕布明话告诉徐盛,让他做主,徐盛就不好再三摧促吕布立即出兵。

    吕布找程普商议,程普虽然也不懂林川到底是何深意,但还是建议吕布执行军令为重。

    吕布是林川阵营中带军最久的,也是最有经验的老将,几乎和孙策不相上下。

    他深知豫州并不好攻,他害怕自己这两方军出什么岔子那就更不好交待了。

    这种慎重并没有错。

    但毕竟是林川的亲令,吕布还是决定在当天出兵北进。

    虽然走得并不快。

    他大军兵锋所指,正是曹洪的豫州治所谯城。

    林川的四方军战力非常,一直是所有诸候关注重点。

    吕布一动,曹洪立即得到消息。

    他并不怕吕布,正如林川在给吕布的信中所说,曹操派来曹洪必定有给他妙计,如何防吕布,如何守住谯城。

    而且他也早就想再会会吕布,因为吕布当初在徐州时,就差点成了自己曹军的俘虏。

    一得知吕布忽然朝自己进军,曹洪立即叫来高览商议。

    “我与吕布对峙半年,他不犯我我不犯他,这是丞相之将令。”

    “但这厮狂妄,忽然欲取我豫州!司马以为如何?”

    高览道:“将军可知丞嘱托?”

    曹洪道:“如果不是丞相嘱托我必取他人头!”

    高览道:“如今丞相在官渡和袁绍对峙,这时我们和林川不能兵戎相见!这才是重中之重!”

    “虽然我们两家没有合盟,但事实上却有合盟之实!”

    此时韩当率朱雀在曹操营中,他们两人自然是心里有数。

    无论如何,得先保证官渡的胜利,这决不能出差错,这是曹操一再告诫曹洪的。

    曹洪岂能不知,所以,现在吕布忽然进军,这让他非常恼怒,而又有点不知怎么办。

    打,就破了两两家的大计,不打,就让吕布欺负上门来不成。

    曹洪道:“我不惧他,是他先出的兵,可怪不得我!”

    高览道:“请将军三思!他既然不义,可我们不能不仁!这事应该可以商量!”

    曹洪道:“那就让他打上门来不成?”

    高览道:“依我看来,终究还是将军先错了?”

    “此话怎讲?”

    高览道:“都知道林川现在和刘备正交战,而将军却背地里允许刘备进入豫州地盘,这已是破坏两军的和睦!”

    曹洪听了,显然有点不服气。

    自己也只是默许,并没出兵帮忙,这林川还真是关点惹不得,立即出兵攻自己。

    而且这明显就是掐着自己的软肋。

    “林川这恶贼!我恨不得食他之肉!”

    高览道:“还是先想想怎么办吧!”

    “听说朱雀军是林川四方军中的王牌军,清一色高头大骑,纵横数千里而不遇对手。”

    “如果现在将军和林川起了争执,难保朱雀军忽然加入袁绍阵营,从丞相内部冲杀,这后果将军如何背得起?”

    “而且丞相现在并不防备朱雀军,如果朱雀军忽然起事,丞相必然措手不及。”

    “再与袁绍勾结,里外夹击,则朝廷大势去矣!”

    曹洪听了,不禁额头出汗。

    “所以!现在我们宁愿得罪刘备,也不能得罪林川!将军以为如何呢?”

    曹洪怒道:“只恨林川这赘贼!”

    “打不过诸葛亮,就拿我开刀!这是什么好汉?”

    高览无语。

    但牢骚归牢骚,现实还是得认清楚。

    高览道:“如今之计,只有劝说刘备,让他暂时不要和林川为敌,只要刘备撤军,估计吕布会回到汝南,不会为难将军。”

    “如此不很好吗?大家相安无事,将军的豫州无损,也不和林川撕破脸皮。”

    “看来也只有如此了!”曹洪长叹一声,只是觉得憋屈。

    ……

    ……

    周瑜和黄盖冲出一血路,拖着刘备大军一路向西南而逃。

    这个方向,诸葛亮并没有设下重兵,那是因为这个方向前面就是鲁山一道峡谷,并没有路。

    所以,诸葛亮并不担心周瑜会挑他这个薄弱点突围。

    而周瑜管不了这么多,只要先保存实力为重要。

    带军一路冲杀,后面喊杀震天,大叫着别放跑了周瑜。

    只气得周瑜直翻白眼,恨不得杀个回马枪,好好教训一下刘军。

    但现实不允许啊。

    真是一倒霉,就事事倒霉,天又开始下起了雨,路变得泥泞难行,前军兵丁来报,前面是一峡谷,并无去路。

    黄盖一听,顿时心都寒了,这叫后有追兵前无去路。

    周瑜一听,反而大笑,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他立即下令,全军躲入峡谷,如此一来,追兵就无法四面包抄,只能一路进攻。

    自己只要守住谷口,等主公来援,就万事大吉。

    全军一下涌进山峡谷,周瑜命黄盖亲自守谷口。

    如此坚守虽然不成问题,但问题是这样守不了多久,因为人总是要吃饭的。

    寒风如刺,士兵又累又饿,周瑜命人在谷内扎营,只等林川来救了。

    营外士兵七倒八歪,疲累不堪,周瑜皱着眉头,心中开始大骂诸葛亮。

    关羽、赵云、张飞三路合追周瑜,到了谷口,被黄盖率军拦住,这里地形狭窄,不利于大军一涌而上。

    黄盖使弓箭手做第一道防线,自己一骑率军千人怒视谷口。

    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当。

    张飞看了一眼谷口,怒道:“这贼逃入谷内,二哥只管在后面压阵,看我去取了黄盖人头。”

    关羽叫道:“三弟不可鲁莽……”

    张飞哪里肯听,长矛一甩大喝一声,率军朝谷内冲去。

    才到谷口,前面一阵箭雨,顿时士兵纷纷倒地,张飞举矛上下格档,无奈复合弓力重,战马中了三箭……

    战马扑地就倒,张飞被摔下马,又是几箭射来,张飞急举矛格档,还想继续冲进去,哧地一箭,正中他肩头。

    张飞狂怒,舞动长矛边档边冲,这时一队林军忽然大声喊杀,反从里边冲了出来。

    “杀啊!”

    黄盖一马当先,朝张飞冲了过去。

    张飞狂怒道:“黄贼,休走……”

    立即抢了一匹战马,跃上就朝黄盖冲了过去。

    黄盖也不示弱,举枪迎杀。

    此时张飞身边的士卒死伤极重,被黄盖反冲锋,更是无心恋战。

    两边就在谷口这狭窄之地大打出手。

    后面关羽赵云看着着急,却挤不进去也帮不上忙。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九章 投鼠忌器 曹洪要当和事佬,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