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雨来得有点忽然,半途开始下起了沥沥小雨,道路更加泥泞难行。

    路边枝叶打湿士兵的战衣,天气变得过于凉爽。

    林川经过一天行军,决定暂时小息,在轱阳地扎营。

    他开始有点当心周瑜,总觉得有点冒进,江东周朗也是个名将,林川一直放心他做事。

    现在看来,或许会有点名过其实了。

    林川的估计非常准确。

    “报!”

    “前军忽遇刘军埋伏!”

    林川吃了一惊,自己的当心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一看就是诸葛亮设下的圈套,周瑜太骄傲了。

    “现在怎么办?”

    吕玲绮很是当心问道,林川从来没有慌神过,吕玲绮这次看林川眉头紧皱,开始为周瑜当心。

    “我看这次是刘备倾巢而去,公瑾辽宁省,你总得想个法子!”

    林川摇头道:“这该死的天,如果没雨,或者办法多点。”

    吕玲绮道:“可以调我爹北进,相公和我爹对进,或许可救公瑾。”

    林川道:“我不是没想过,只怕来不及,等我们到了,周瑜只怕也完了,鞭长莫及啊!”

    “如今只有靠他自己!”

    吕玲绮急道:“当初他追击,也是你默许的,你总不能看着不管!”

    此时如果要赶到诸葛亮的伏击圈,必须还得一天路程,这都是不吃不喝的时间都算进去了。

    就算一天赶到,周瑜能不能自保一天,等自己赶到都是未知数。

    别到时急急赶去了,兵疲马倦,诸葛亮吃了周瑜就腾出手来对付自己。

    如果是别人,林川或许不放在眼中,但这是诸葛亮啊。

    林川不得不小心而三思行事。

    毕竟自己带的都是杂牌军,并不过硬。

    吕玲绮呆呆地看着林川,一边甄宓道:“妹妹你就让相公清静一会,他总会有办法的!”

    吕玲绮想想也是,再不说话。

    林川仔细看着地图,思考再三,为了谨慎他还是决定调动一下吕布。

    “徐盛!”

    徐盛从大步入帐道:“末将在!”

    “你亲自去吕布营中,这是我亲笔所写两封信,一封立即交给吕布按信行事!另一封等他到了谯城下再给他。”

    “诺!”

    徐盛大步而去,他知道军事紧急,不敢怠慢,连夜八百里急奔。

    林川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豫州的曹洪相隔吕布并不远。

    接下来就看吕布了。

    也要看周瑜的造化。

    ……

    ……

    吕布一直扎军于汝南之北的桑梓之地,这里离豫州的曹洪并不远,只有关天路程。

    也正因为吕布攻下豫州的汝南后,并没有退军,所以曹操一直把吕布视为对自己豫州的最大威胁。

    豫州一失,并州甚至许昌就门户大开,这里是曹操南边重要边境。

    曹洪一来豫州后,也并不对吕布出兵。

    吕布也没有得到进攻的命令,所以,两边都一直是虎视眈眈地看着。

    谁也不动,但谁都防着谁。

    虽然在官渡曹操和林川有合作,但不代表两个霸主就是真心的朋友,更不是盟友。

    合作是为了利益,防备也是为了利益。

    清醒醒来,吕布刚用过早膳,就接到外面兵丁来报,上差到了!

    吕布急迎出辕门,来的是徐盛。

    徐盛一身风尘仆仆,显然是连夜赶来。

    吕布一看就知道出了大事。

    “原来竟然是徐将军亲来,徐将军为什么不伴在主公左右?”

    徐盛道:“这话慢说,这里有主公密信,请将军过目!”

    吕布道:“不急!带人!带徐将军回营,为将军接风洗尘!”

    徐盛急道:“军情紧急,还请将军先用兵!”

    吕布奇道:“主公妙算天下,难道真出了什么事?”

    “请将军看完信便知!”

    吕布他着急,打开信封看完,不禁皱上眉头。

    徐盛奇道:“将军有什么为难的吗?”

    吕布道:“你可知道主公让我去做什么?”

    徐盛摇头。

    “主公让我攻打荆州!”

    徐盛道:“那将军还等什么?”

    “主公也知道高盛不在我身边,我身边没人啊,所以让你暂居我偏将!”

    徐盛大声道:“末将遵令就是!”

    吕布又道:“只是我有一事不明,周瑜被困向阳坡,主公却让我去攻豫州,这道理不通!”

    “将军有何不解的,此乃围魏救赵之计!”

    吕布摇头道:“此言差矣,曹操……不,刘备和曹操虽然以前是盟军,但现在盟军已散,我就是围了豫州,刘备也必不会撤围去救曹洪!”

    “何况,主公在信中也说得明白,曹操既然主曹洪监视我白虎和玄武两军,主必定会留下妙计,攻取取豫州并没有那么容易!”

    徐盛急道:“那将军想如何?难道坐视不管?这可是主公军令。”

    吕布笑道:“徐将军别急,你既然归我帐下,就不要担心了,一切有我做主!”

    徐盛不禁大怒,但又不敢发作。

    听吕布这口气,是要消极应对啊,这会坏了大事。

    吕布命人带徐盛去休息,自己回到营内找来玄武军副将程普商量。

    “我看是主公有点冒失了!”

    吕布将林川信中的意思说了,程普道:“让我们去攻豫州,确实难救周瑜!”

    “要知道刘备痛恨主公,说主公是天下最大的反贼,除之而后快。如今能围住周瑜,只怕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如何会因为豫州有难,而放弃周瑜去救曹洪?”

    吕布道:“我也是此意!实在想不清主公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

    程普道:“既然主公有令,我看将军还是照命行事!”

    吕布站到帐门口,天上的雨仍在继续,他知道这种天气对行军极为不利。

    而且侦察都容易出漏洞,自己只有稍有异动,曹洪必然警觉,到时也给自己一个埋伏,那结果……

    吕布深知自己手中的白虎和玄武是林川的命根子,如果这里出了事,那就是江东丢了半条命。

    而周瑜反而是小事,总不能顾小而不顾大。

    做将军的,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保全大军,其余的都是小事。

    吕布是过来人,深知道军队的重要性。

    所以,林川的信,他总是不懂,也不明白这是哪样的军令,违背常识。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八百里传令 吕布不识军令,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