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村子那头飘过来的血腥味,让大乔小乔很不适应。

    林川不想问杀了多少人,但他知道,林子里没人了。

    这村子本来就没人,早就给赶走了,进驻的是左慈带的刘军。

    林川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你要引我来这里?”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非要劫持我的夫人?”

    左慈仰天大笑,这世上只有自己可以让林川迷藏不解,这是他的骄傲。

    他死都不会说,就让林川去猜。

    “你杀了我吧!”

    林川道:“杀你容易,你不是仙家吗?我到要看看你如何逃出我的军营!”

    一摆手,徐盛上来给左慈带上他早准备好铁镣和极重的枷。

    “带回营中审问,不必气!”

    徐盛应了一声,他自然不会气,他早就看不习惯左慈了。

    他也要看看,闻名天下的仙家,在大刑面前又是什么模样,他很好奇。

    回到营中,徐盛将左慈带进一个刑事营。

    刀斧手身着大红披肩,一脸横肉,长得人高马大,看上去就有点吓人。

    左慈对这些只是冷笑,他来林军时,就想到有这个结果,可惜的是,自己的大计终于是没有完成。

    也无法给祢衡报仇了。

    徐盛的眼光有点阴狠,使劲盯着左慈,左慈的双手洁白无暇,就是脱掉内衣上半身也非常光洁,是这是终年不见阳光的皮肤。

    “在这里,不管你是人还是神,都是一个结果!”

    徐盛道:“如果识相,就老实招待,你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左慈闭上眼,像是入定。

    徐盛使了眼色,大汉捡起鞭,啪地一声,在左慈身上带出一条痕。

    啪啪啪……

    左慈痛苦的皱起眉头,血痕越来越多,他从未受过这种味道,无数次猜测过,这次是真正体会。

    徐盛道:“能说吗?”

    左慈像看着一个小孩在玩泥巴,露出不宵。

    徐盛抽出小刀,刀口洒了盐,伸进左慈胸口的血痕,慢慢挑起,抽出一块皮肤……

    左慈终于哼了一声……

    但他的心依旧和铁一样的硬,誓死都要守住自己的原则。

    徐盛两目凶光更盛:“原来仙家也怕痛!看来你的修练还没成气候啊!”

    “听说你能辟谷,看你这一肚子肥肉,只怕都是骗人的,我今天要看看你这肚子是怎么来的!”

    在左慈的肚腩上下手,不至于伤人命,徐盛刀子缓缓伸进去,慢慢拨动,带起一块血红的肉……

    血如泉涌,徐盛怕他流过多的血,用一把盐堵住,左慈长嚎了一声,声音苍凉而悲恸。

    可这丝毫没让徐盛大发慈悲,主公说要他的招待,自己就必须尽心尽力。

    这世上敢绑架杨州夫人的,就必须付出惨重代价。

    左慈终于昏死了过去,又被冰冷的水激醒,痛楚像是永远没完没了。

    无论是铬铁还是铁钳,左慈统统尝了一个遍,已经体无完肤。

    可徐盛始终没有让左慈说一句话。

    徐盛也终于没了法子。

    林川坐在书房,安慰大乔和小乔。

    甄宓和吕玲绮在一边小心侍候着。

    “大人!”

    徐盛进来。

    看他气色,林川估计左慈终于没招。

    耸拉着脑袋的徐盛,有点气急败坏。

    “听说他在军中传他的道!将他拉到辕门外,绑在柱子,凡是路过的人必须抽一鞭,任何人不得违令!”

    “诺!”

    吕玲绮道:“相公这是当众侮辱,这比用刑效果更好!”

    林川道:“这人也是条汉子,但他不该来算计我!”

    甄宓道:“他的目的相公还没想出来?”

    林川摇头道:“我至今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是想引我去村里再派人刺杀,这应该不可能!”

    “他的意思明显,就是让我去村里见大乔和小乔,他应该是以夫人的安然要挟我什么!”

    吕玲绮奇道:“难道他想要相公的什么东西?”

    “这谁知道?”

    “我也没什么东西可以给他啊!”

    众人始终想不明白。

    林川想了想道:“可以肯定,他是有什么想要的!不然不会搞得如此复杂。”

    “周瑜!”

    吕玲绮道:“难道是他想得到周瑜?这怎么可能?”

    林川大笑:“他不会这么蠢!”

    “如果他威胁大乔,说让我把周瑜绑给他,这是小孩做的事!”

    想不出就不想了。

    此时周瑜在自己营里有点愁眉不展,鲁肃知道他的日子不好过,和几个将军一起来看望。

    “将军不必如此喝闷酒,虽然将军和左慈关系不错,但左慈所犯,将军并没有参与,主公是天下第一大度之人,必然明白!”

    周瑜道:“虽然如此,也总觉得芒刺在背。”

    太史慈道:“公瑾不如当面和主公说明,这事公瑾并不知情!”

    周瑜摇头苦笑道:“这不是越描越黑吗,我主动去说,即是想脱罪!好像这一真与我有关似的!”

    众人想想也是,如今最好的处理,就是当不知道,当这事和自己没一点关系。

    无论如何,只有靠主公自己明白。

    众将安慰一阵,都陆续散去。

    大乔营房中,吕玲绮对林川道:“依左慈和周将军的关系,只怕将军会多心,大战在即,将领有负担,你是不是应该主动去安抚?”

    林川道:“对周瑜我还是相信的,如去安抚反而多此一举,好像我会对他起疑心似的!”

    “他如果聪明也不应该来,大家都当没这事,才是最好的结果!”

    甄宓笑道:“你就会替人着想,他遇到你这样的主公,算是祖辈坟上冒青烟了!”

    周瑜虽然没去找林川说明申明,这是他的聪明,但他也知道必须有点表示。

    他故意进出一次辕门,路过绑着的左慈。

    寒风中,左慈上半身*,全是血肉外翻,露出肋骨,被盐堵着伤口,血当红了盐,也不再流出。

    他的肌肉在自主颤动,周瑜不忍心看下去,一语不发,左慈也故意不看他。

    周瑜从水桶中拾起皮鞭,喝了一声逆贼,一鞭子抽了下去!

    左慈全身颤抖了一下,血又开始涌出来,旁边刀斧手又给他上盐,动作非常机械。

    盐中似乎还混着一些止血的草药粉,被死死按流血的伤口,止血效果也极好。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一章 辱仙皮肉 两不猜测,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