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早就知道左慈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一直没猜出他的意图。

    严白虎道:“后来才知道他竟然进了主公营中!”

    “我没办法,于是在四周监视他有没有别的举动!”

    “但一直没有什么发现,直到今天……”

    “吕夫人回皖县,忽然在如甘之地被人劫持!”

    林川惊道:“你说大乔失踪了?”

    “正是!是属下保卫不力,请主公责罚!”

    “这事不怪你,被劫到哪里去了?什么人所为你可查清?”

    严白虎道:“一出事,我就急来禀告主公,手下兄弟正在追查!”

    吕玲绮也脸上变色,忽然有点警觉。

    林川道:“你又怎么了?”

    吕玲绮道:“我来就是告诉你,小乔忽然不见了!”

    “甄姐姐本来见乔姐姐走了,见小乔姐不开心,于是让人搭了一个戏班,只道她爱看戏,于是去找她,才发现不见了,以为来了你这里,我就过来找她的。”

    林川一拍大腿,忽然间两个夫人不见了,这是见了鬼了!

    严白虎奇道:“小乔夫人在营中,如何会不见?”

    吕玲绮和林川也是奇怪,这是不可能的啊,这里四周到处是巡卫,戒备森严,一个人忽然不见,这是怎么可能!

    林川大喝道:“徐盛!”

    外面徐盛匆忙进来,见屋里多了个黑衣人,不禁吃了一惊,呛地一声拨出腰刀。

    林川道:“小乔夫人不见了你知道吗?”

    徐盛瞪大眼,他也不敢相信这种事。

    他收回刀,又警惕看了一眼严白虎,道:“未将这就去查!”

    林川怒道:“如果夫人有失,军中巡卫一个都走不掉!”

    吕玲绮道:“这不是巧合,必有隐情!”

    林川对严白虎道:“你在这里有多少人?”

    “三十个兄弟!”

    “够吗?”

    “大人放心,够了!”

    “那好!立即去查,一定要找回夫人!”

    不一会,徐盛回来,带了一个巡卫。

    那巡卫看到林川,跪地道:“当时小人带队巡查,看到小乔夫人单人匆匆出营,小人无礼问了一句……”

    “夫人让我别多管闲事,只带了身边一个丫环就走了,我以为是她奉主公什么军令出营,也不敢拦!”

    林川苦笑,她要出营,自然没人拦得住。

    林川道:“必定是她知道了大乔出事,才跑出去的,可为何不来找我?”

    “这必是有人唆使,左慈在做嘛?”

    徐盛道:“奉在人密令,我一直监视此人,今天一天内没发现他动过,一直就在营中打坐!连饭都没吃。”

    “那就怪了!”

    吕玲绮道:“这有什么希奇,这军中只有他值得怀疑,他另有帮手也不一定!”

    徐盛道:“我这就带他来见主公!”

    才出门,徐盛又返回来,道:“他来了!”

    左慈依旧一副仙风道骨,长袍飘飞,见了林川躬身行礼,缓缓道:“两位夫人出事,大人一定是以为我所为!”

    林川道:“这事我也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左慈笑道:“这天下事,我想知道,就没有不知道的,一算之下,就知道有两夫人有难,所以特意赶来!”

    “如果大人不嫌弃,草民到可以算出夫人位置,救回夫人!”

    林川道:“你是说带我去见夫人?”

    “正是!草民能预知天下事,自然也知道夫人在哪!”

    林川哈哈笑道:“我还为这天下只有我能预知,原来还有同道,失敬!”

    “大人过奖!”

    “如果大人不信,可以多带军队一同前往,自然无人可以加害大人!”

    林川笑道:“既然有仙家护佑,两位夫人定不会出事,这事不急!”

    左慈道:“一切由大人做主,如果不急,自然有不急的理由,那草民告退。”

    “哪天大人想要救夫人,再叫草不迟,草民定尽全力相助大人!”

    “好说好说!”

    左慈躬身退出。

    徐盛道:“说得好听,肯定是他搞的鬼,大人为何如此善良?”

    林川道:“不知道他的用意,暂时就留着吧!”

    “你也先退下,这事不谊声张!”

    “诺!”

    众人走后,吕玲绮道:“怎么又不急了,先前不是像掉了块肉一样吗?”

    林川笑道:“哪天你如果丢了,我更不急!”

    吕玲绮白了他一眼。

    “你是想等严白虎先查出来再定夺?”

    “正是,被他算计着走,就不如主动!只有自己清楚情况才能掌握主动权。”

    “我肯定大乔小乔一定没事!一看到左慈我就放心了。”

    ……

    ……

    严白虎出了大营,在一个小村边站定,这里非常安静,只有田里绿油油的禾苗。

    一个精壮汉子赶了过来,道:“大哥!前面不远处的山道又发现车辘辙痕!”

    “是往哪边去了?”

    “正在追踪,方向时而东时而西,并没确定!”

    严白虎冷笑:“就算是发现了我们,想逃走也不容易,走!”

    两人身杯绝技,一路急赶,到了一个山脚下,从路边林中又钻出数十个蒙面人。

    “大帅!”

    严白虎点点头。

    严白虎本是山中山越,被林川收服后归降林川,但他的这些兄弟依旧称他为大帅。

    “车来到这里,就上了山,这山中并无路,也没有人烟,他们是要躲入林中,回避我们!用意明显,已经没有暗查的必要!”

    严白虎点点头,道:“既然都知己知彼了,就去会会他们!”

    “只是各位兄弟小心,他们知道我们,可我们却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诺!”

    众人抽刀在手,沿着车印摸进山林,这里本是一条猎人才走的小路,路也越来越窄。

    忽听一啸声,两边密林鸟飞叶颤,竟然有人从四周包围过来。

    严白虎喝道:“是哪里的朋友报上名来!”

    林中一人道:“我知道你是林川的爪牙,何不退出,大家相安无事!”

    严白虎大笑道:“这可能吗?你劫我家夫人,这是死罪,现在放人,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如果大军赶到……嘿嘿……”

    噗!

    一箭从林中射出,严白虎瞬间则身,箭从身边射过。

    林中人大声道:“再上前一步,休怪我等不气!”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一十九章 半路遇劫 白虎遇难,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