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宓道:“我现在去告诉乔姐姐,把小乔姐姐也叫过来,我们一起陪老公!”

    林川点点头。

    吕玲绮道:“对面岸上有个卧龙,号称得此人可得天下,相公一点不怕?”

    林川道:“总有天,我要让他跪在我脚下,然后我说,交给我吕老婆处置!”

    吕玲绮咯咯笑出声来,道:“我盼着这一天!到时我一定踢他几脚,看看这条龙是怎么滚的。”

    “相公吹牛的本事越来越有长进了!”

    “那是!论吹牛,我也天下无敌!”

    “论实现吹牛,你相公也天下无敌!”

    吕玲绮呗了一声:“看把你美的!怎么都不像个一方霸主。”

    “再怎么霸主,碰到你这美色,那也得投降啊!”

    吕玲绮笑着去拧林川:“你投降过了吗?只每天见你那副猴急相!爬到我身上就手忙脚乱的。”

    林川大笑。

    “你想怎么处置左慈,毕竟他在民间很有声望,德高望重可不比祢衡,这事我总感觉你有点辣手!”

    林川道:“什么德高望重,你可知道孔融?”

    孔融谁不知道,传说他三岁让梨,被传为佳话,如今也是北海国相,吕玲绮很早就听说过他的事迹。

    林川道:“这个孔融和祢衡、左慈都是密友。”

    “而孔融深得传颂,可你不知道,他日后是因为不孝而被处死的!”

    吕玲绮大惊道:“这事当真?”

    “当然是真,他年少就知道让梨,长大后却是个不孝子,你说……这天下真有什么好人?”

    “我曾教过你们一首诗,即是那首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吕玲绮道:“这诗我自然知道。”

    林川道:“作这首诗的人,谁也不会料到,他是一个鱼肉百姓的贪官!”

    吕玲绮怔怔地看着林川,眼神眨巴着,有点出神。

    林川奇道:“你怎么了?看到鬼了?”

    吕玲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你发誓!”

    林川道:“发誓还不简单,我可以天天发誓,什么毒誓,发出来都像玩一样的。”

    吕玲绮一跺脚:“我说的是真的,你刚才所说这些事当真是真的?”

    “我又没骗你!怎么不信我!”

    吕玲绮道:“那好!那你现在可以说了,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后来之事?”

    林川猛然醒悟,原来自己说漏嘴了,懵逼了一下,拨腿就跑,吕玲绮后面追出营房,这次非得搞明白不可。

    果然是夫妻间没秘密,有意无意总是会透露真心。

    林川前面跑,后面吕玲绮不肯放过。

    徐盛看到这一幕,顿时也懵逼了,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做,但想着应该做点什么,可又插不上手,急去找甄宓来和解。

    这时,周瑜匆匆赶来,迎面碰到林川在逃命,急单膝跪地喝道:“主公!有紧急军情!”

    林川一听,叫道:“来得好来得妙!”

    “快军中升帐!”

    然后林川去中军帐,他知道吕玲绮再怎么胡闹,也不会来中军帐这种正规重地*。

    这算是躲过一劫。

    周瑜见林川不问什么事,直接升帐,也是有点懵,也不知道这两口子在搞什么鬼。

    升帐,众将列班,战鼓轰鸣……

    营中骑兵穿梭,一副大战来临前的模样。

    士兵发出阵阵虎吼声,旌旗招展,迎风飘杨,刮起的风忽然有点凉。

    吕玲绮见军中升帐,只有无奈,想等林川回来,到时再问个明白,他如果不是骗子,那就是仙家下凡,或者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仙家。

    中军大帐,林川高居帅位,两边周瑜、黄盖、太史慈、鲁肃、徐盛、凌统、朱然及他们的偏将,整齐排列,气氛显得严肃。

    林川坐定,瞪瞪眼,才想到自己并没什么事,这就有点尴尬了,闹个大场面出来,总不能一声喊今日无事,明日再议吧。

    周瑜也看出来名堂,苦笑一声,道:“主公!江边忽起大雾,前有士兵来报,发现有江北战船来袭!”

    “如何迎战,请主公示下!”

    林川道:“各位什么意思?”

    黄盖道:“自出军以来,尚末与刘军首战,此战是试探一战,原不必多虑,未将请令,前往一会刘军!”

    水战,一般都有个习性,就是两军真大打之前,通常会先交一下手,是试探性的,都是想了解一下对手。

    这是汉以来的习惯,并不是什么硬性的东西。

    周瑜道:“不可!这事有点诡异,刚好江中起雾,就有刘军来袭,雾中不能远视,怕有伏兵,末将认为,可以以箭退敌不与交战。”

    林川道:“那孔明就谢谢你的箭了!”

    众人不解意思,面面相觑。

    林川道:“黄老将军之言甚合我意,管他有雾没雾,先打他!”

    鲁肃道:“请主公三思,公瑾之言实在是有可能!试想,为什么诸葛亮要承雾起时来进袭,必有伏军。”

    “此时首战,主公万不可大意,首战必胜,否则于军心不利。”

    太史慈道:“主公,这江中雾气来得确实有点诡异,听说诸葛亮能呼风唤雨可不得不防!”

    众人齐声劝林川,可林川双眼发呆,在想着如何应付吕玲绮去了,怎么才能找个自圆其说的办法。

    听各将请示,声音更高了,像是在提醒自己,看了一眼徐盛道:“你以为如何?”

    徐盛道:“我相信主公判定,打他!”

    林川道:“说得好!哪有那么多的诡异,就打他!”

    众将狠狠瞪了一眼徐盛,只有大声应诺。

    散会!

    鲁肃道:“主公用兵一直神乎其神,为何今天如此鲁莽?”

    周瑜道:“先前见主公和吕夫人起了矛盾,怕是心思不定!这如何是好!”

    鲁肃摇头,能怎么办,只有依着林川,直接打出去。

    周瑜道:“将军出征不能带家属,为的就是怕扰乱心思,看来主公心思早就给各位夫人们扰得神思不定,这如何能带军?”

    众将默然无语。

    没想到,这些将军的议论,全被徐盛听了个正着,一边偷偷溜开,打小报告去了。

    林川出了大帐,也不敢回吕玲绮营中,他知道甄宓应该把小乔也叫去吕玲绮营中了。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一十六章 吹牛无敌 立即翻船,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