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川见他一身的紧张,哈哈而笑。

    左慈见林川笑得古怪,心中阴晴不定。

    思虑着林川无人能琢磨得透,也不知他心里到底打着什么鬼主意。

    看林川眼神,依旧如此清澈透亮,如婴儿双瞳,天真无邪一般,看不出什么害人之心。

    左慈心中暗自称奇。

    心想自己见过无数豪杰或诸候,无一人能和林川相比,那些人眼中无不透着阴沉的闪烁光。

    唯独林川,这双眼睛,永远是那样明亮和清透,如此,更让人琢磨不透。

    要知道,林川杀人非常沉着,他的狠绝从不表露在面。

    如不是自己有目的,左慈很希望结交林川,他和曹操刘备等人都不同。

    左慈在心里佩服林川,这是对一个对手的重视。

    他来自刘营,他的目的非常明确。

    以林川之智,左慈和诸葛亮都知道,就在左慈一进林川视线那时起,林川即会看破。

    所以左慈心里明白林川,此时是怎么想自己的,两人都明白,但都不说,这是高手过招,心里明白就行。

    既然都明白,还要在明白人眼里演戏,这就是诸葛亮的高绝之处。

    有时,明白人说糊涂话也是一种高明。

    如果,诸葛亮藏在深处的意图,林川也能明白,那只能说……

    就是诸葛亮对临行前左慈说的那句话:“如果他只能看清表面,那我们赢了,如果他连我们藏在他能谋算出来的事下面的意图也能明白,那就只能说明,对付此人不能用计,只能拼力了!”

    诸葛亮和左慈知道林川能谋算出来的事就是左慈是一个间谍。

    他们都知道林川会猜出来。

    但间谍的真正意图,他们希望林川不明白。

    左兹抬头看了一眼林川,刚好林川也看了过来……

    左慈尴尬地笑了笑,正好甄宓揣着林川的点心进来。

    林川笑道:“先生山中多年,怕是没尝到过如此美味,试试如何?”

    甄宓将点心揣到左慈面前。

    “谢林大人!皖县美味天下闻名,早有耳闻,何况出自夫人之手,必是天下一绝!”

    甄宓笑道:“先生好会夸人!”

    林川招招手,甄宓过去坐到林川身边。

    左慈吃了一块点心,大加称赞后,道:“才见过公瑾,公瑾确实乃江东俊杰,水陆两战都了然于胸,又从少熟读兵法,实是大人左膀右臂!”

    “前日又见过公瑾所布水寨,当今天下,能布此水寨者,怕是无第二人!”

    林川道:“公瑾确实是俊才!先生此来,莫不是要向我推荐公瑾,再加重职?”

    “不不不!公瑾在江东已得大人厚爱,他哪敢再要,我今日来就只是告诉大人,我与公瑾相谈甚欢,只是说了些家常而已!”

    “还望大人千万不可多想!”

    甄宓一边道:“先生真是多虑了,我家相公最大度不过,哪里会理会这些小事!”

    左兹又道:“大人吃了我的仙丹,果然气色好了许多,营中作法,再过三天已完结,到时我再来拜别大人,谢大人的款待。”

    “好说好说!”

    左慈说完,起身告辞。

    看着左慈出了营,林川有点出怔。

    甄宓奇道:“相公!你怎么了?”

    “不是相公,是老公!”

    甄宓笑道:“行,老公!好像你很老似的。”

    左慈忽然来见自己,说了些不痒不痛的话,林川都有点搞不明白了。

    左慈是诸葛亮派来的,他是坚定地相信自己的这个猜测,这是有很多根据的,就不说了。

    至少,他在江夏,目的就是直奔自己。

    但林川,现在也没搞明白,左慈到底想干什么?

    如果不摸清楚,他不想揭牌,那太鲁莽。

    林川道:“如果一个坏蛋,总想害我,但又和我及和我的朋友结交,你猜这是什么意图?”

    甄宓想了下,道:“可能有阴谋!”

    林川点点头,你答得太好了,连猪都知道这么回答。

    “你去叫鲁肃来见,我在吕玲绮营里!”

    甄宓去了,林川发了一会呆,前去吕玲绮营帐。

    营里吕玲绮正在看书,见林川进来,起身迎接。

    “如果一个坏蛋,总想害我,但又和我及和我的朋友结交,你猜这是什么意图?

    吕玲绮想了下道:“怕是要离间你和你这个朋友!”

    “说不定,他还会在你向前大夸你这个朋友如何了得,如何能帮你!”

    “相公说的是左慈吧!”

    林川惊了惊,这个吕玲绮果然总是会出人意料,全让她猜中了。

    “老婆是如何猜出来的!”

    “这用问吗?”

    “这营中谁是你的敌人,除了左慈,我想不出第二个。”

    “相公一进来就问这个,那就决不是以前的事。只能是发生在眼前。所以,你来我这里的目的,也非常明确了。”

    林川尴尬笑了笑,一个聪明老婆,做男人的总是会有点尴尬。

    “如何离间?”

    吕玲绮道:“相公聪明一世,竟然这事还要来问我?”

    “我又哪里知道,只是感觉而已,相公也早感觉到,才来我这里确认,不也是没有证据吗?”

    “总之,左慈决不会真心夸奖公瑾,必有目的。”

    林川道:“这就是对面那个摇羽扇的,藏着的东西,可我竟然不知道!”

    吕玲绮笑道:“相公不必着急,现在不知道不代表明天不知道!”

    “我也不揭穿他,也不动他,就是看他们到底在玩什么,我也长长见识!”

    吕玲绮道:“只怕等你见识了,也损失惨重了!”

    林川道:“我自然也会防备他,有徐盛盯着呢,他盯人的本事我信得过!”

    两人聊了一阵,外面鲁肃道:“主公找我?”

    林川道:“我营里桌上有几张图纸,就摆在案上,你现在去拿走,立即开工制造不得有误!”

    “诺!”

    鲁肃转身去他营中拿图。

    甄宓也进来,开口道:“老公,我忽然想起一事,乔姐姐想让我替她说,她想回皖县!”

    林川道:“出来也有段时间了,她是个孝女,怕他爹有个闪失也正常,而且乔府也离不开她,就让她回去吧!”

    “我替乔姐姐谢主隆恩!”

    吕玲绮朴噗一声笑出声来。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一十五章 高手过招 风过无痕,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