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高高的山嘴上,林子发出了它的新芽,和风吹着劲草,散着迷人的野香。

    诸葛亮兀立着,隔着江能看到对面林军连营,及江边的水寨。

    水寨错落有致,中间无数水路连通,战船在其中出出没没。

    每隔一段,即有水师哨塔,分布得及为均匀。

    诸葛亮一看,就知道布置这种阵势的人非常有才华。

    而自己这边,蔡瑁水师虽然也很有路数,总体看上去,却不及对面。

    刘备也看了出来,对身边诸葛亮道:“军师以为如何?”

    “江东周朗,名不虚传,水战陆战样样在行!此人实是我劲敌!”

    刘备道:“果真是周瑜的水营,不是林川的谋略?!”

    诸葛亮道:“林川陆战,确实天下无人出其右,但没听说过其水战。此布局早已有之,林川来赤壁不久,当然是出于周瑜之手。”

    “如何破之!”

    诸葛亮不答,要破江东水师,自然不是一两个办法就行。

    刘备又道:“若水上开战,当以弓箭先行。我军连年奔波,库存箭枝常常短缺,怕是对我军不利!”

    水战都是船对船,可不是陆上骑兵,一声喊就冲了过去。

    船对上自然都是先射箭,用刀戟对砍的事很少出现。

    所以箭一直是水战的主要兵器。

    诸葛亮道:“主公莫忧,我自有办法在数天内造出十万支箭。”

    刘备瞪大眼,奇道:“军心可是在玩笑?”

    “十万支箭,就算材料备齐,军中铁匠日夜赶制也需要数月,军师如何在数天内完成?”

    诸葛亮道:“我不材料也不要铁匠,到时自然有箭,主公只等着看就好!”

    刘备不知诸葛亮打的什么主意,可心中始终不敢相信这种玄乎的事。

    诸葛亮又道:“左先生深入贼巢,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刘备知道他当心左慈的安危,带着点安抚的口气说道:“左先生欲去贼营,军师已再三劝过。”

    “他不顾自身危险,仍然欲林川,是我刘备敬佩的地方!”

    “他去时早怀有死志,实为大丈夫!”

    “林川不信鬼神,愿天神保佑他。我和军师一样,希望他能早日回来!”

    不说诸葛亮和刘备在赤壁对面商量如何对付林川。

    林川坐在书房内,又在纸上画点东西。

    他这次画的是用于水战的兵器。

    两船相交,也不能只是弓箭,他也曾想到过火药。

    火药的配方,他知道一点,如果加以研究,那个配方是能搞出来的。

    但林川一直都不制造火药的主要原因,是他知道的火药实在太粗陋。

    最多造出民间使用的黑火药,这种东西其实对军用并无作用。

    元宋代时,对火药已有很高的技术,但并没大量开发为军用,就是因为火药的能力不足,比弓箭强不了多少。

    而任县粗大的炮管,反而非常笨重,不利于行军交战。

    以林川的知识,他有自知之明,造不出比宋代火药更好的火药。

    枪械就更不用说了,其中的精密零件,傻瓜都知道,没有一定的工业水准是造不出来的。

    最多造个土火铳,而火铳比起他的复合弓,其实差远了。

    所以,因为技术,也因为林川的知识水平,他一直并不去想火器。

    这是非常现实的。

    很多事,还真不是你想,就能有的,一切得从实际出发。

    但也可以做一些这方面的研究,或许有人得到自己的提醒,能出来一个大发明家爱迪生也不一定。

    中华民族从来不笨,只要你给条件。

    林川在皖县的施政,很大程度上就是给人条件,如大力发展人才,鼓励各种奇思妙想,开设研究部门,开发人们的思想,鼓励他们去创造新的东西。

    他的这些措施,才真正是发明创新的根源,是发明创新之父。

    这时外面徐盛进来,禀道:“左慈去见了周瑜后,两人谈天说地,相谈甚欢,周将军似乎也很高兴!”

    林川点点头,道:“他们两人果然是旧交,你继续观察左慈的动向!”

    “诺!”

    徐盛走到门边,又回道:“主公!我有一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有什么话都可以说!”

    “主公既然有怀疑左慈之心,为什么还让他在营内活动,并让他见公瑾,这岂不是害了公瑾!”

    林川奇道:“我只是让你注意他动静,怎么说我怀疑他了?”

    徐盛道:“自我跟随主公以来,对主公有点了解!”

    “而且这几天,我看左慈在军营到处活动,喜欢和士兵结交,传播他的道术,迷惑士兵!所以,我认为他确实不是什么好人。”

    林川道:“揣摩上意,也是你做的事?”

    徐盛赶紧请罪道:“未将有罪!”

    “去吧!”

    这时甄宓从隔壁走了过来,站到林川身后,见他依旧认真做图,双手捏着林川肩膀,低声道:“累了就休息下!”

    “我不累,今天必须完成!”

    甄宓叹了口气,道:“看你这图上画的东西,也并不希奇,这就不是勾索和勾桥吗!”

    “这些事完全可以交给鲁肃等人去做。”

    “刚才听徐盛说左慈在军中传他的道术,我就奇怪了,相公为何会允许他在军中做那些动摇军心的事!”

    林川笑道:“你除了会*,还会懂个鸡鸡!”

    甄宓听不懂,也不奇怪,反正林川时常就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出来。

    “我去给你拿点点心!”

    “禀主公,左慈求见!”

    林川道:“让他在前营等候,我稍会过来!”

    林川画完一个草图,去前营见左慈。

    左慈见了林川赶紧行大礼。

    林川示意免礼,在主位坐下,开口道:“听说先生在我营中传授道术,可有成就?”

    左慈惊了一下,立即翻身伏地道:“林大人千万不要听信小人谗言,这等事如何敢做!”

    “我只是体谅士兵的劳累,多为大人看望他们,并为他们消除恐惧,讲些道德经!”

    “如果他们能体会,则大人幸矣,士兵必然会舍死用命,为江东出力!”

    林川摆摆的,示意他平身。

    左慈见林川并不怪罪,坐回席上。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处心积虑为破敌 一图勾成破万,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