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道:“如果庞大人在,他今晚必定会攻东昌,如果是主公在,只怕白天就击败祖郎了,哪怕是四面包围,主公行的是霸道,单人对万军仍可败敌军之阵。”

    见孙静想不清楚,高盛解释道:“据我估计,此时山越在东昌城中,必然举城欢庆,打败我们,他们太不容易了。”

    “所以!他们必然会大意,决计料想不到我们会大败之下,反而又杀过去!”

    “他们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我们也可以偷袭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孙静道:“将军想法不错,可他们有城池保护,偷袭谈何容易?”

    “大人错了!如果强行攻城,我们人手也不够,而且容易惊动他们,达不到偷袭的目的!”

    “其实我们只要派出一队人,就足够!”

    孙静听着这话很玄,但高盛说起来,似乎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高盛道:“我只带三百人,其余你带着守营,如果天亮我还没回来,你可以自己带着这些兄弟回皖县!”

    这话听着是在决别,是在扑死的意思,孙静沉默无语,他知道高盛已经下了决心。

    自己自然也不好劝说。

    而高盛只有一个想法,自己输不起,拼了死也要收复庐陵郡,只有这样,吕氏才有可能在杨州占据一席之地。

    而且,让自己来收复庐陵,是吕小姐费心费力争取来的,才给自己独档一方的机会。

    不然,自己永远只是一个部将,永远无法引起主公的关注。

    高盛一切都想好了,如果败,自己就死了算了,如果胜,一切都有盼头。

    他这是赌,一个豪赌。

    当晚,徐盛组织三百死士,带上各种道具承夜悄悄逼近东昌城。

    东昌是西昌城的北门户,虽然是守护庐陵郡的北门城,但其实也是一个土城。

    当时三国,就是全国有名的大城池,也罕见有砖石结构的,多是用土敲打而成的城墙。

    这种城墙并不坚固,但三国时攻城武器也实在让人惊喜意外。

    东昌城并不大高大,城墙也不厚,估计用现代货车都能撞垮。

    夜深人静,天无月无星,只有城外能见一些村庄常有一点星火之光。

    高盛带人摸到城墙下,此时城内百姓早已睡觉,城上山越因为喝多了,也七歪八倒。

    祖郎确实没有料到高盛在大败之下,会去而复返,别说他没料到,所有人都没料到。

    连高盛也是没料到自己忽然会来个这样子的搞法。

    这种打法就是兵法上的奇兵。

    兵法上讲,用兵当正奇相辅相成,单有正兵没有奇兵很难取胜。

    而今晚的高盛,就只用奇兵而无正面兵。

    自古以来,所有名将,都是在奇兵这方面用得非常独倒且有创新。

    高盛三百余人,以人为梯,或用勾索,这种勾索是林川独创,仅此一家绝活。

    首先数十人摸城头,悄悄解决守城山越,尽量不发出一声音。

    再接其余人上城,留下十余人据守城门,以防不测,其余在高盛带领下直奔东昌衙门。

    事实上,祖郎等人也在东昌衙门开宴会,此时也刚好散会,正准备回去休息。

    一到城内,约好时间,专在山越聚齐点放火,扰乱山越。

    高盛亲自带数十人杀奔祖郎等人住处。

    无奈祖郎住处,有重兵保护,于是只有在四周放火。

    一时城中大乱!

    不停有人叫喊,……

    “林川杀进来了!”

    “凤雏杀进来了!”

    “大帅投降了!”

    祖郎正要休息,忽然外面来报,城中忽然出现无数官兵,到处烧杀。

    祖郎一听,不禁大惊,官兵是什么时候进的城,他竟然不知道。

    问有多少人马,也没人知道。

    而且一听说林川亲自来了,而且庞统也来了,祖郎一时慌了神。

    他知道,如果要林川亲自来了,自己绝非是他的对手,这人诡计多诈,偷袭自己是非常可能的。

    “外面还有喊什么?”

    山越答道:“都在喊大帅已投降了!”

    祖郎恍然大悟,喝道:“这是官兵诡计,决不可能有林川,只怕庞统未必在!”

    他一听说外面到处在喊自己投降了,就立即明白这是高盛在扰乱自己军心。

    既然这个是假的,那么林川,庞统来了可能也是假的。

    “大帅!怎么办?”

    祖郎沉思一会,喝道:“东昌不能要了!我军已乱矣!”

    祖郎虽然明知道这可能是徐盛偷袭自己,施的诡计,但这种诡计非常有效果,自己的人很有可能中计,相信这些说法。

    “来人!立即召集各军,衙门前听令!”

    一人领命前去发令,不一会,却是一身血渍进来,原来刚出府门就遭遇堵截,好不容易杀了回来。

    徐盛自然不会让祖朗轻易集中军队,发号施令,就守在衙门前各处街道。

    祖郎虽然身边有些人,但也不明徐盛低细,不敢亲自带人去冲击。

    如果他敢,完全是另一种结局,可徐盛管他敢不敢,先堵一阵,如果不行再走路。

    这种办法果然有效果,各处山越不明就里,以为林川来了,祖郎投降了。

    顿时城中大乱,又各处起火,好像到处是官兵,顿时慌了神。

    又没有一个领头的指挥,虽然各部都有宗帅或大帅,但都想保存自己实力,在没有上面统一指挥下,就各行其事。

    这就是一粒耗子屎打乱一锅汤。

    东昌城内大乱,各处山越各自保命,都庆幸自己没有遇到官军截杀,一齐逃往西门。

    祖郎在慌乱之余,带着身边山越冲出衙门,虽然遇到高盛带人堵截,但效果并不大。

    祖郎人数占优,又是急着杀出血路,非常拼命。

    高盛只有放过他们。

    祖郎一冲了衙门,就知道官军进城的实力并不咋的,有心巢乱,可也有心无力了。

    因为各自山越根本无法联系。

    仅他一家,他是没这个勇气的。

    毕竟,他根本不知道高盛来了多少人。

    一夜混乱,山越全部撤出城外,出了城,又急着跑出距离,害怕官军追上来。

    可自始至终,都没遇到像样的堵截。

    等各部都打了照面,才隐隐猜到,这是自己在乱,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官军。

    高盛不费吹灰之力就占了东昌。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六章 忽出奇兵 夜袭高昌,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