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郎军虽然战力上不占优势,但人多势众,他欺负的就是高盛人少。

    高盛也深自己的弱点,如果下面对决自己不怕他,但忽然遇伏顿时军心动摇。

    孙静道:“贼军势众,此地不能久留,将军可领一部突围,我们从后面随将军杀出重围。”

    高盛知道这种情况下,有三种选择,第一种基本上没人用,除非你对自己军队有百分之百的信心,那就是不慌张直接对拼。

    这种选择,基本上是败。

    第二种选择就是将军队分散,各部自寻出路,然后到一个约定的地方集合。

    但高盛选择了第三种,那就是带军冲杀,杀出一条血路,集中一个点突围。

    高盛一指东北方向道:“那边敌势较弱,大人可率部曲紧随我身后,万不可恋战……”

    孙静急忙答应,高盛杨枪跃马,率部朝东北方向冲进。

    山越们打架更喜欢叫嚷,或许是为自己壮胆或别的目的,反正山越打架很热闹。

    四周喊杀震天,但冲杀的速度远不及正规军,因为他们的战马是非常希有的,战车更没有。

    高盛率军朝急冲,他要的是速度,祖郎见东北方向有人想突围,急加强东北方向的围堵。

    高盛一马当先,在这里,他是勇不可档,遇人杀人遇佛杀佛……

    没有高盛一战之将,那些山越勇士,虽然勇敢,但正经碰到高盛这种将军,其实作用并不大。

    只是四面呐喊着,把高盛团团围住,但最终高盛总是能顺利杀出包围。

    后面孙静带人拖着更多紧追而来的祖郎军,跟着高盛杀出来的血路突围。

    “杀啊!”

    叮叮……当当当……

    兵器交加声,和呐喊声交织出战场的美乐。

    此时林氏刀早已普遍装备林军,虽然高盛这支军队不是正规军,但也有林氏刀在手。

    这刀虽然没有戟的长度,但非常锋利,长戟或土武器在它面前,几乎就是碰到了宝刀。

    最好的兵器长戟也是木柄,根本经不住林氏刀的挥砍。

    山越几乎不能近身,这是装备的差距。

    很多山越人很快就被打成了空手,无武器可用,在战场上非常尴尬,竟然在战场上到处找武器去了。

    这也是塘洲战的特有奇观。

    后面紧跟过来的祖郎军人越来越多,而前面祖郎四处调人堵截,他知道高盛突围,将是一种怎么样的情况。

    “杀啊……”

    这一战持续了五个时辰,直打到天黑,高盛终于率部突出包围,进入一个叫韩岭的地方。

    而后面孙静反而死伤更多,因为他后面跟随而来的山越军更多。

    很多人被山越追上,不能脱身,只有就地应战,最后被包围杀灭。

    到了韩岭,众人这才松了口气,一点人数,还剩下一千人。

    这个成绩已经是最好的了。

    “将军神勇,如果不是将军,我军必然全军覆没!”

    高盛四处看了看,对孙静道:“可以那路口扎营!今天就在这里休息。”

    孙静道:“为何不选高地扎营?如此敌人追来,我们可居高临下!”

    高盛道:“路口扎营,可档山越偷袭我营,是取防守之势,高地扎营虽好,如果他们追来,包围高地围而不攻,山上无水,我们就是自取灭亡!”

    孙静听着有理,立即准备扎营。

    准备去收复东昌,立即就打了一个败仗,高盛心里窝着一股无名火。

    自己征战一生,竟然败在一群山越手里,这说出去脸面哪里放。

    但这群山越,显然有能人指挥,并不是乌合之众,而且这人也深懂兵法,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高盛确实没料到祖郎还能用兵,不但没害怕官兵还主动出击,用数空城诱自己大意。

    险些全军命丧他手。

    为了防止祖郎再来偷袭,四处派出哨骑打探山越的动静。

    高盛坐在军营里,苦思破敌之策。

    这一战下来,敌我差距就更明显了。

    虽然山越也有损伤,但自己的伤亡更大。

    思来想去,高盛只有暂时在韩岭驻扎,一边请求皖县支援。

    祖郎杀退高盛,打了个胜仗,全军欢呼雀跃,大酒大肉全部送上来,一片喜庆。

    而高盛军营里却是死气沉沉,个个表现得无精打采。

    甚至有军士想家了。

    伤兵们更是凄惨,这里根本就没有军医,只能听天由命。

    伤就是死,高盛军营里,这一战留下的祸根还在继续发挥作用,不断有人死去。

    “将军!”

    “请坐!”

    高盛看着孙静道:“招你来是想听听你的想法!”

    孙静道:“如今我军优势更不存在,而且新败,士无斗志,只有请杨州府派出援兵,还请将军再三摧促,更无别的办法!”

    孙静是庐陵郡太守,这西昌一失,他就是个有名无实的太守,丢了庐陵杨州府也不可能再安排他到别的地方做太守。

    收复西昌对孙静来说,他比谁都着急。

    这可是他的根本。

    高盛道:“在来时,我就再三摧促杨州府派出援兵,其实我也知道我们已经没有援兵。”

    孙静奇道:“如此!林牧大人难道不要庐陵了?”

    高盛笑道:“大人误会了!山越如果占山,确实难对付,如今他下了山,其实反而是机会!”

    “大人不要只看不好的地方,也要看看对他们不利的地方!”

    孙静道:“请教!”

    “援军是不可能有的,如果有也早来了!”

    “当初庞大人就是以各郡的微末之力,打退交州军,庞大人用兵实乃神术!可与林主公有得一比了!”

    “我才仔细读过庞大人的用兵之策,他用兵虚实不定,神出鬼没,这是他打败交州兵的精髓所在!”

    “如果今天是庞大人在,他会怎么做?”

    孙静道:“这哪里知道,凤雏之名天下皆知,岂能是我等庸人能比!”

    高盛道:“但我们可以学!如今现在坐在你对面的是庞大人,我猜……”

    “我猜庞大人定会去攻打东昌!”

    “而且就是今晚!”

    孙静腾地站起,这怎么可能?

    如今士气死得要死,没人再想打了,而且山越正在胜利头上,如果此时去攻东昌,无疑是飞蛾扑火。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五章 杀出血路 虽败犹勇,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