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摔军一千人出皖县直奔庐陵郡。

    这日进入巴丘,前军哨骑来报,西昌突起乱兵,西昌城已失守。

    高盛一听不禁大惊!

    西昌失守,杨州府和主公竟然还不知情。

    而这一千军虽然人不多,粮草供应都企图有西昌供应。

    高盛怒道:“失西昌,是郡官的失职,可斩此人。”

    身边一百夫长道:“西昌既然已经落入贼手,郡守大人怕是生死难知。”

    高盛即下令,立即寻找郡守大人孙静,一边在巴丘扎营,商量下一步行动方案。

    西昌是庐陵郡治所,西昌一失,庐陵郡算是丢了一半。

    商量之下,高盛决定先攻取西昌,但敌和未明,连敌人有多少人数都不知道。

    高盛派出数十哨骑,一边寻找孙静,一边打听敌情。

    在不明敌情之前,暂时不谊进军。

    又向皖县庞统发出求救信,希望得到粮草和派兵支援。

    高盛本以为是来征服一些地方势力和山越,现在没想到的是,是一个大的战争了,他不得不慎重。

    而且这一战,对他影响非常大,这关系到吕玲绮在杨州的声望。

    听说他到庐陵平判,他的老上司吕布也差人送来信件,让他务必立功。

    高盛深知关系重大,行动也就慎重。

    这日,大营前一队哨骑匆匆回营。

    “报!孙大人回来了!”

    高盛立即迎出辕门,老远看到孙静灰头土脸,一脸疲倦。

    “孙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孙静叹道:“别提了!差点死在贼手!”

    高盛将他迎回营内坐定。

    “孙大人也是将门中人,何以落到这种地步?”

    孙静一脸惭愧:“石阳忽起乱贼,他们行动敏捷迅速,郡里接到消息,贼兵以监城下,仓促应战,无奈贼兵势盛……”

    “再加之西昌城内各豪门相助,里应外合,下官实在难以抵档!”

    高盛讥道:“几日不见大人消息,我还以为大人投降了贼兵!”

    孙静大声道:“我孙氏一门忠君为国,决没投降之理,只是这次贼兵对西昌早有准备!才遇此大败。”

    高盛问道:“你才说里应外合?”

    “正是!石阳、西昌……各地士门都资助贼兵,各地山越早有勾结,事先我们竟然没有得到一点消息,只怕衙府内,也有他们的内应!”

    “他们有多少人?”

    “不下万人!且贼兵作战十分勇猛。”

    “谁为首?”

    “石阳将军山祖朗,此贼早就远近有名,十分猖獗不服礼教,上次周将军也对他无可奈何,才有今日之变!”

    高盛怒道:“为什么西昌失守,却没人上报?”

    孙静道:“大人说这话是不当时情况,当时十分紧急,贼兵临城下,我才知道有变!”

    “城被困时,我也派出快骑上报,请援兵,但直到城失,也不见有援兵来,可见报信的早已是落入他们手里!岂是我不报!”

    高盛道:“既然如此,我定会收回西昌,请大人后营稍息!”

    “将军有多少人马,我愿领一军作为先锋!与贼人势不两立。”

    “大人还是先去休息吧!”

    徐盛召集各队长,商议如何收复西昌。

    一人道:“不是惧怕贼兵,但他们即有万人之数,十比一,请将军救来援兵再进军不迟。”

    高盛早就请援军了,但他也知道,皖县并没有什么人了。

    而且这一仗他必须要打。

    “各位还有别的方法吗?”

    一人道:“不如让我队化装成百姓混入西昌,擒贼先擒王,杀了贼首,西昌自然不战而降。”

    高盛摇摇头道:“这计看来可行,其实不然,别小看山越,他们对官府非常警觉……”

    “他们攻下西昌必会闭关守城,不说你们如何进去,就算进去,他们之间都是熟人,容易被人认出!”

    “召集我们本来就人少,如果再损失一队,就什么都完了。”

    可除了这个办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硬拼肯定是不行的。

    一队长道:“他们是山越,不如派人招降,他们不过图财,只要他们肯出降,我们可以即往不究,回到他们的原地!”

    “派人劝说,再加威胁,我想他们最终还是会怕我们官府的!”

    高盛道:“此计不可!无论他们降与不降,山越都不允许在杨州存在。”

    “这是主公的意思!”

    众人听说是林川的意思,都低头不说。

    高盛道:“看来只有硬拼了!”

    “本将军东征西战,难道怕一群贼兵,立即传我将令,明日起程收复西昌!”

    高盛回到自己营中,和孙静商议,决定以孙静名义在庐陵郡各县中抽调兵力。

    一边先报与庞统,毕竟调军没有杨州府的允许,是不可能的。

    现在只有先行急事,召集庐陵郡中,南野、南安、杨都、揭阳等县还没出现贼兵。

    如果从这几县中调出一些人手过来,也可以增加胜算。

    事急从权,高盛一边上报请调,一边和孙静命人快马去各县调人。

    出巴丘前面就是阳城,左边是兴城,这两城也没落入贼手。

    听到调令,这两城派出官兵共四百人。

    过阳城石阳及兴平。

    石阳是贼军老巢,兴平就近早就落入贼军手中。

    还不等各地县官兵赶来相助,高盛就决定及早动手。

    因为西昌一失,周边的东昌高昌等地,也落入贼兵手中,时间过长,这些地方的官兵及百姓有可能加入贼军。

    到时贼军只会势力越来越大。

    自己只要早酿出声势,也可以阻止百姓加入贼军。

    这些经验是高盛打黄巾军时的经验。

    他知道对付地方乱军,就是要快。

    此时高盛有兵千四百人,一路行军,这日赶到石阳城下。

    石阳是一个小县,县长大人早就投靠了祖郎,石阳所有豪门都成了祖郎的帮凶。

    是高盛口中的首恶之地。

    也是祖郎发迹的地方。

    一到城下,县城大门紧闭,早就没有人出入。

    “报!”

    “城中有三百贼军,是祖郎留守人员。”

    高盛一听,正中了自己的猜测,祖郎还是有点惧怕官军的。

    贼军所有力量都集中到了西昌,其余小县抢了就只派一点人守着,并不看重。

    其实这石阳已是空城,百姓基本上能走的都走了。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三章 南击山越 路遇空城,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