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他想就这样把林川给骂死算了。

    林川静静地站着,也不说话,就听着他骂。

    可四夫人听不下去。

    吕玲绮怒道:“主爱辱,臣当死,徐盛……你颜面何在,可有羞耻之心!?”

    徐盛大喝道:“拿下!就地正法!”

    几个勇士扑上去,按住绑了结实,祢衡依旧痛骂,丝毫不怕死。

    吕玲绮更怒,从一勇士手中抢过林氏刀,就要亲自动手。

    甄宓从她后面急拉住,劝道:“相公在,你少做主意!”

    然后又低声告诉她,大夫人在看着呢。

    吕玲绮这才松手。

    大乔果然起了心思,这吕玲绮很有主见,真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

    林川对徐盛道:“今天就在这里扎营吧,不走了!”

    徐盛道:“未将该死!让主公受辱!”

    “不管你的事,你将他带到我营中!”

    中军营。

    林川命徐盛带来祢衡,见祢衡犹自看到自己就骂,只是气势少了很多,可能也骂累了。

    林川走下座,为他松绑。

    “你不必碰我,脏了我的身子!”

    林川道:“你早已脏了,先前听你的意思,我脏了天下,难道你不在天下中!”

    祢衡道:“你少来这套,最好杀了我,全了我的忠义!”

    “如果能全你的忠义,杀你我自然愿意!我最看不起你们这些人,整天幻想着别人自己醒悟!”

    “可自己一事不做,真的对得起你口中的天子,天下百姓?”

    “如果一个人,一个百姓对这个朝廷,这个天下有异见,那是他对朝廷最忠诚的热爱!”

    “只有死了心的人才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我对朝廷对天下的异见,是我的所有表像,这会让我觉得我在造反,如果高祖不反秦帝,何来大汉?”

    “朝廷还是朝廷,只是换了个姓,百姓依旧是百姓,只是日子更好了!”

    “你活在这么一个不正经的年代,却想一本正经地活着,那就是你迂腐了!”

    祢衡怒道:“我知道你能说会道,一条红舌让天下人无语,但你休想劝动我!”

    “我不想劝你,你依旧可以骂下去,骂完曹操骂刘表,骂了刘表来骂我!”

    “可是你骂的都是想做事的人,而你有什么?不过是想着护大汉,对外狂吠的狗!”

    “可天下走势,依旧不会因为你骂人而有任何改变!”

    “我不称帝,有人称帝。秦不亡何来汉,汉不亡何来更好的时期!历史规律你永远不懂!”

    祢衡道:“好一个杨州牧,大逆不道的话说得天花乱坠,你可还有羞耻之心?”

    “天下之贼以你为甚,你食汉禄,不思忠汉,是为贼!起兵四征,夺人土地,强征士人夺其土地,是为盗……一个盗贼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

    “天下死人何其多,为何不死你?你娘是一奴婢乎?生你一愚昧之人。”

    他最后这句话就是现代的我*娘生出你这个*的骂法。

    林川想笑,如说骂人,自己有数千年的骂法沉积,这些老祖宗还真骂不过自己。

    对他的这种骂人法,林川总是觉得有意思好笑。

    祢衡见林川表情古怪,怒道:“*之人竟然有你这境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林川说道:“你很可爱!按你的想法!我当如何做?”

    祢衡怔住,他本是一个很才华的人,听林川这语气,好像被自己骂醒了,不禁有点感想。

    “如果大人愿意为朝廷出力,共护汉室,乃天下之幸,百姓之福!”

    林川道:“单我护汉室有什么用,我就是想,也要天下统一,百姓没有战争才行,是不是这理儿?”

    祢衡道:“以大人之才华,自然可以征服天下,天下士子无不看好大人!”

    “如果大人真有此意,何愁天下不定!”

    林川道:“要定天下也得服人!也得做事,如果你觉得这话对,我让你去做件事,如果你做成,日后就按你的意思我改!”

    祢衡大喜过望,躬身道:“当真!?”

    林川道:“你觉得我一个杨州牧会在天下士子面前胡言乱语吗?”

    这当然不会,谁都知道林川再无聊也不会做这种事,而失信天下。

    让人觉得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

    林川自己虽然有点痞,但也喜欢把自己说过的话,就要实现。

    这是说一不二!

    也是一个领军之人必须要有的属性。

    祢衡道:“如此,真是大幸,天下之幸,草民不虚此行!”

    “不知大人让我去做什么?”

    林川道:“说了算数,只要你能办成,我就按你说的,去维护大汉,永不有称帝之心。”

    “大人请说,我就是赴汤蹈火,也要做成,我做不成有我好友,有我子孙后代!”

    林川大笑:“没这么难!庐陵有山越,山越一直是朝廷痛恨的乱贼,如果你能让他们安下心来,不造反,算是你做了!”

    祢衡道:“我这就去劝说他们,让他们归顺朝廷,如果成功,还请大人不要食言!”

    “当然当然!”

    祢衡二话不说,立即拜别林川,往庐陵郡去了。

    他也不是一个傻子,想劝山越老实做良民,自然难以办到,但他也知道,林川早就派了人去治理。

    他琢磨着,劝说不成,也可以借林川之手灭了他们,到时也算是自己成功了。

    只要成功了,林川就逃不出他的诺言。

    到时林川就会是朝廷一大支柱。

    祢衡这个想法是正确的。

    如果他真成功了,无论他是怎么做到的,林川都无法反悔。

    看着他的背影,林川微笑,这些老祖宗们真是有意思。

    但无意间,给高盛一个帮手,也算是对他的照顾了。

    其实,林川早就在想着,在不给高盛增军的情况下,让他更顺利一些。

    有了这个人,山越自然会头痛。

    这个人是有才华的,高盛至少可以得到个军师。

    当即又修书一封,差人送往高盛军中,希望希望他们两人合作,免了自己后顾之忧。

    林川并不轻视山越们要造反,因为他们背后有刘备的影子,一旦山越起事,刘备肯定会策应。

    这是他去江夏的主要目的。

    刘备视自己为最大威胁,哪能不接招。

    三言两语哄个人为自己出力,有何不可,做大事者,就得懂利用所有人。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二章 狂士骂路 林川招揽,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