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慈自称乌角先生,能在星术中观天地气象,断兴亡。

    曹植曾在他的《辩道论》中说此人精于房中术,能辟谷,数百岁。

    这简直是仙人了。

    所以一说左慈,立马会让人起敬,毕竟这世上仙人很有仰慕感。

    所以北方有张角,南方有左慈。

    张角搞了个黄巾起义,可以说是非常有名,左慈虽然不及他有名,但道术传说在他之上。

    林川奇道:“你见过左慈?”

    吕玲绮道:“没有见过,这种仙家,哪有福气,只是相公应该见过,他和你是同一路人。”

    林川哈哈大笑,他笑得很苦,吕玲绮竟然把自己和这种江湖术士相比。

    “看来要在杨州要反封建反迷信了!”

    “什么叫反封建反迷信?”

    吕玲绮大是迷惑不懂,这词她是第一次听说。

    “就是反左慈这种人,纯是骗子,以后见着可以斩杀!”

    吕玲绮道:“相公是主这世上没有仙家?”

    “胡说八道,哪来的仙家?”

    “那相公是如何出现的?”

    吕玲绮这话,是指林川也应该是仙家来的。

    林川所作所为,绝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这事早就有人议论纷纷。

    吕玲绮比别人更相信,所以……在她的认识里,没有仙家,就不可能有林川。

    所以,她相信这世上有仙家。

    吕玲绮这一反问,直接让林川懵逼。

    确实啊,没有仙家自己是如何出现的?

    没有仙家穿越也说不通不可能穿啊。

    吕玲绮笑道:“你是想反你自己,你是不是从上界逃出来的?”

    只有从上界逃出来的人,才会反上界,这是最普通的道理。

    林川无语可对。

    第一次被人在道理上怼得无话可说。

    吕玲绮接下来历数了林川数年间的所作所为,哪一条都不是普通人,或是有才华的人能做到的。

    只能像所有人一样,判定林川不是普通人。

    林川对她的这种历数和判定,也无反驳余地。

    “就像你教我两针能织毛衣一样,如果你真会,就会不自己不会织,要我去琢磨,这只能说明你其实也不会只是知道有这么回事!”

    “所以……我家相公就是仙家或者是从仙界逃出来的逃兵!知道仙界很多东西,又来教我们。”

    吕玲绮嘻笑着骄傲地说,林川只有默认,因为他没有好的反驳。

    “骚娘们!在你面前我是底都露出来了,*了,看我今天怎么整你!”

    说着像馋猫一样扑了过去。

    吕玲绮嘻笑道:“就知道你,说不过就来横的!”

    “学就要致用!”林川笑道:“今晚把你学的都亮出来吧,咱们切磋切磋!”

    第二日!

    陆绩经过一天准备,早就为林川准备好了所有。

    林川带着四夫人准备去江夏,除了陆绩准备的路上水粮,就只带着徐盛的三百勇士营。

    不想惊动皖县百姓,林川早早就出了皖县北门,一路北上。

    皖县百姓并不知道林川巡视去了。

    只有核心的官员知道林川这次去江夏,是有意荆州的刘备。

    林川一出城,陆绩又差快马赶紧通知江夏的太史慈等将领准备好迎接。

    林川这行的另外的目的,是让这个四个夫人好好相处,别做些争风吃醋的事。

    毕竟这事,是男人最头痛的事了。

    这可比对付曹操刘备等人难得多。

    林川的马车异常的大,这马车也是他精心设计的,让精铁局装有减震铁簧铁板。

    车轮也有胎的雏形,坐起来自然味道大大的不同。

    车厢分为前厢后厢。

    后厢摆有茶案,沙发等必须摆设,是相当豪华的豪车,世界仅此一辆。

    五人同处一厢,也不觉得拥挤,但这种车也只能走官道。

    前面是八匹骏马,车顶黄盖,有天子仪仗感。

    林川的马车做成天子仪仗,已不是新鲜事了,他的杨州府也设有议政殿,也是天子作风。

    虽然他仍然不过是一杨州牧。

    无奈真正的天子自身难保,管不了他。

    这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众诸候倒是想管他,管了一下,也是半途而废,只有让他去跳了。

    但这笔帐,除了杨州,所有地方都帮他记着。

    “乔姐姐像个皇后!我等只能做个妃子了!”

    吕玲绮特意讨好大乔。

    大乔听这话,虽然不会马上对吕玲绮好感起来,但也心里极为受用。

    如果乔家出个皇后,确实是可以的。

    大乔会心一笑,看一眼林川。

    林川无奈叹道:“看来我还得努力,才会满足你们的私心。”

    小乔道:“看你天天懒的,以后不努力我们就摧!我姐姐做了皇后我也可以做做皇后,和姐姐轮流做。”

    甄宓笑道:“皇后哪有轮流做的?”

    “相公不是喜欢到处说创新吗,我们也可以!”

    林川大笑:“可以可以!以后皇后你们四个轮流做。”

    “一人做一个月!谁也不漏。”

    五人正说笑,外面马车忽然停了下来,林川掀开窗帘,探头对车边的徐盛道:“怎么回事?”

    徐盛回道:“前面出现一个狂士,拦路大骂,正来请示主公如何处理!”

    林川奇道:“什么狂士?”

    “听说是祢衡!”

    祢衡!林川一听,立马兴奋起来。

    这人他当然知道,他在现代玩过的三国游戏中就有此人。

    历史上此人非常狂妄,他曾当着曹操的面,击鼓为献帝申冤,一边击鼓一边痛骂曹操。

    这事被改成京剧,在现代很流行,他虽然没听过这剧,也知道有这么一曲。

    在他当面骂曹操时,曹操气得立即下令杀了,被人劝住,他也怕有人说自己容不得贤者,就把祢衡送去荆州,交给刘表。

    刘表也给他当面骂,于下心生一计,将祢衡送与他的将领黄祖。

    这个祢衡反正逮着谁骂谁,黄祖一怒之下将他绞杀了。

    这次他来江东,明显是也来骂自己的。

    林川来了兴趣,下了车,四夫人陪着走到车队前,不禁傻了眼。

    只见祢衡*上身,身边摆着一个尿壶,指着车队历数林川的各种背叛朝廷的事。

    这里就不表述了,因为他的话实在难听。

    比起诸葛亮骂死王郎更难听。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一章 被怼无语 出访江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