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几个夫人,个个天姿国色,谁向你要什么你也会依着,这样下去,总有天我得靠我儿子正经。”

    “人总有老的一天!到时你也会找更年轻的,我总得为自己做点打算!”

    林川很无语,真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事到临头才知道哪里难。

    她说的都是人之常情。

    她现在年轻漂亮,观地讲,自己也不可能喜欢她一辈子,人在高位有更多的*。

    这些观事实,吕玲绮明白,自己也明白。

    她要承现在春风得意时捞点依靠,是正常的。

    别小看一个官职,就算自己以后也可以撤了,但他一旦在这个位置坐过,就有影响,就是本人不在了影响会在。

    吕玲绮能坦白明说,不像是她的年纪。

    丫环小碧进来禀道:“主人!陆大人来了!”

    林川看下天色,估计此时也应该刚好过了宴会,陆绩应该是喝过酒就赶来了,必是有什么事。

    林川来到前厅,陆绩躬身道:“在城中抓了个要犯,据他招待,庐陵郡的杨氏有参与。”

    “这是有确实证据的!”

    “而据我估计,皖县上官一家也有参与。”

    “如此看来,已有两大家族参与此事。”

    “我派人调查过上官集,数天前,庐陵的杨家家主亲自和他有过交集,虽然没有证据,但可以确信无疑!”

    林川道:“只怕不这两家,多着呢!”

    陆绩道:“一切只有深挖下去!”

    “而上官集和主公的乔府关系深厚,无法追查,请主公定夺!是不是我们可以装视而不见?”

    林川说道:“行!按你意思办吧,上官府上我也曾走动过,面子总是要给的,这事你就别管了!”

    陆绩暗自诧异,参与刺杀这种大事,林川竟然让他放过参与者。

    “既然如此!那下官告退!”

    林川道:“但证据你还是要查,或者还有哪些人,必须挖出来!”

    “至于后面的事你可以不管!”

    “诺!”

    陆绩虽然诧异林川的处理态度,但对自己又是好事,毕竟去惹翻乔公,他可是不愿意。

    这可是要直接面对大乔的怒气的。

    陆绩也知道,上官集只是利用了乔公,他做的事乔公是不可能支持的,也蒙在鼓里。

    陆绩走后,林川陷入深思,看来新政的推行,其阻力远在自己想象之上。

    这些豪门虽然表面不敢反抗,背地里却在阴谋算害。

    天下正战乱时期,自己的改革是承一时的和平进行,给自己的时间不多,必然快刀斩乱麻。

    所谓乱世要用重典,是有道理的。

    高盛在吕布军中是吕布亲信,是吕布偏将,这是他在军中的职位,并不能以军中职位执法杨州政务。

    所以他领了一千人,其实就是私家军一般,因为他表面上并无领这一千军职务。

    只不过上面默认允许他这么做。

    其性质说得不好听,就是林川的私家打手,黑社会性质。

    主要为林川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

    也可以看做是明朝的锦衣卫,只是林川并没设置锦衣卫,而又有这支锦衣卫之实。

    可以说是林川的锦衣卫的萌芽吧。

    明朝的锦衣卫干的也是为皇家做些上不得法律台面的事。

    高盛将这一千人按军规分为十组,每组设一个百人队长。

    装备的都是林氏刀及弩箭。

    林氏刀天下闻名,因为他好用,已经开始在别的地方被模仿。

    装备虽然比不起正规军,也已经是非常有章法了。

    ……

    ……

    皖城之地是当今天下最昂贵的土地。

    皖城之南,有一蓉园,占地三十余亩,高大青瓦墙,雕栏玉画栋,院内山水相连,无比显示出这里的尊贵。

    蓉园在皖县也有相当的名气,它的主人上官集曾做过朝廷大司农少卿,家财万贯,在当地影响非凡。

    就连乔府那也是喜欢和他家走动。

    上官集并不经商,他看不起商人,认为商为九流之末。

    他依将自己在为少卿时积攒的家财和土地,几辈子也吃穿不愁了。

    但近来的上官一家老是每况愈下,赖以生存的大量土地被官府强行征收,但给的钱也够他花几辈子了。

    没了土地,靠他家土地生存的佃农也因此脱离了和他家的联系。

    诸候各家,对有立功的将士都是封户口,即是给你多少家农民,顺带之下就是多少土地。

    没了这些就什么都没了。

    但林川从未封人户口。

    蓉园后面的白身楼。

    白身楼是上官集第八房夫人住处。

    一个丫环站到一扇紧闭的房门前拍打了几下,又低头走开。

    听到拍打声,上官云赶紧从一女人身上爬下床,慌张为自己套上内衣外套。

    床上女人横眉嗔道:“看把你吓的,你就这么怕你那死鬼老爹?”

    上官云道:“看这光景,他怕是要从乔府回来了,让他撞到总是不好!”

    女人道:“和你爹一个德性,亲着老娘时,什么牛都吹,事到临头,全是泻人。”

    泻人即无用的人。

    上官云讨好道:“明天爹又要出门,明天我再来找你!”

    女人生气坐起身,怒道:“最好不要来!只要你忍得住,老娘嫁你爹都快一年了,就没过过舒心日子。”

    “你老爹总想着吃嫩草,可惜没那副牙口,在我身上折腾不过两句话的时间。你的牙口好点,却是个窝囊货!”

    上官云嘻笑道:“要满足了,等我积攒了钱就带你走!”

    说完也不等她回话,急急出了房门,赶到前院,果然见上官集正在厅内喝茶。

    “爹!再给我三千元吧!”

    上官集横了他一眼,喝道:“又要钱做什么?”

    “你给就是了!”

    上官集只有上官云这一个独子,对他是百般疼爱,有求必应,但上官云似乎并不争气,在外面吃喝嫖赌什么都干。

    反正家里有钱。

    上官集说道:“你这一天的,总要干点正事,州府有令,所有人必须自食其力,不如我给你说个面子,去军中做差事吧!”

    “给钱就去!”上官云丝毫不给面子。

    这时,忽见管家匆匆跑来嚷道:“老爷!不好了!”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六章 铲除势力 暗下杀手,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