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可以打着你的牌子,到处招摇骗撞。

    一般有大身份的人,是不会轻易出席公共社交活动的。

    连甄宓和小乔大乔都知道这一点,除了非在不可,她们也一般不会轻易露面。

    吕玲绮道:“这几天在外面有点忙,也没顾得上你,你今天怎么穿得这么少?”

    “这些丫环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

    说时吕玲绮站起身,要去叫丫环!

    林川忙说不关她们的事,也并不冷。

    “我今天既然在家,就给你做点好吃的!”

    林川笑道:“几个老婆中,还是你最关心我最疼我!”

    “四人中你也最少!”

    吕玲绮笑道:“你们男人就喜欢少的!”

    林川不反驳。

    “刚才有个蒙面人是谁?”

    林川道:“有些事你不知道更好!”

    吕玲绮道:“我偏要知道,我也猜得出他是干什么的,我做慈善有时也为难,如果有他帮助,或者也不要那么着急!”

    林川奇道:“难道这杨州府,还有谁敢为难你?”

    “怎么没有!就如那个上官集一家,我几次差人上门求他出点钱,为会稽郡的虫灾捐点钱,你猜他怎么的?”

    “他竟然捐了两百元!然后就说他家穷,捐不起……如果要捐也要和乔伯伯商量!”

    “乔伯伯都搬出来了,我能怎么办?”

    “他家又不是乔伯伯做主,真是奇怪呢!”

    “你不知道,很多有钱人就是小气,动不动就搬出和谁谁有关系!”

    林川道:“捐钱本来就是要人家自愿,你到是搞得像强迫人家一样。”

    吕玲绮奇道:“如不强来,谁愿意捐钱?”

    林川怔住,他忽然想到现在的社会可能和自己所处的现代社会不一样。

    做慈善的人在现代可能很多,在这三国时期可能就是不可能的事。

    这样来看,还真是难为了吕玲绮,没想到她现在也把慈善会做到了一定的规模。

    林川做慈善会的本意,就是让有钱的人帮助一下受灾的百姓。

    毕竟在三国时期,哪年没个小灾?一年一小灾三年一大灾,可不是吹出来的。

    寿春今年的兵灾,就是一个大的灾难,很多人需要帮助。

    如今看来,在这里做慈善也不容易。

    林川道:“那蒙面人虽然有点本事,但也帮不到你,你以为他是做什么的啊?”

    “你的密探!”

    “那又如何?”

    “我想知道这些有钱人,到底把钱放在哪,在做什么,有多少空余的钱!”

    林川也是服了,你总不能监视人家这些吧,人家有钱做什么是人家的自由。

    还真是小姑娘家。

    其实吕玲绮的想法并没错,这种监视在汉朝就是常态。

    只是林川是现代人,和吕玲绮的思想有代沟,并不认同而已,但不代表别的人不认同。

    “相公……”

    “哎!老婆!”

    “我怀了!”

    林川笑道:“好老婆!什么怀了!”

    吕玲绮嗔道:“就是怀上了!”

    林川愣了下,这才反应过来,怔怔打量她的肚子,虽然不明显,但她说怀上了,那肯定会有这和回事。

    这一不小心,就要做爹了,林川大喜,一把抱起吕玲绮道:“你真是我的心肝小宝贝!我们造人活动,还是你厉害,能真造出人来我就不行了!”

    吕玲绮笑道:“傻!你能生出人那才怪了!”

    林川抱起吕玲绮转了几个圈子,两人嘻笑着许久,这才停下来。

    “你爹知道吗?”

    “我才在乔府看到高叔叔,就和他说了!”

    林川喜不自禁,搓着手,想了下道:“要不要让你爹回来照顾你,我事多,怕照顾不上!”

    “他能照顾我什么?有丫环就够了!”

    林川道:“行!我再给你多买几个丫环,慈善会暂时你不要去了,大乔会做事,就给她暂时管一下吧!”

    “你只在家好好养着!”

    吕玲绮嗔道:“我没那么娇气,这不还早着吗?”

    两人正在商议日后小宝宝的事,先前那个送信的小慈回来,禀道:“主人!庞大人接了信后,随我回来了,说慈事体大,要和主人亲自商量一下!”

    林川道:“我马上过去!”

    林川挽着吕玲绮,路上林川道:“这个庞统,让他做点事畏首畏尾的!”

    吕玲绮道:“到底是什么大事!”

    “前段时间,你相公差点回不来,竟然给人行刺了!”

    吕玲绮一听脸上变色,浑身颤抖,林川是她命根子,所有的依靠,如果没了林川,她的命运可想而知。

    吕玲绮发脾气道:“是谁,相公可知道了!这个庞统不行,相公你让我来做!”

    两人到了前院议事厅,庞统见过林川和吕玲绮。

    不等林川开口,吕玲绮道:“我相公交你的事,怎么的?你做不了?那我换人去做!”

    她说这话非常激动。

    庞统道:“夫人勿怒,容下官说明详情!”

    吕玲绮反而更怒,大声道:“有什么详情,敢刺杀我相公就是死罪!”

    “我不管他是谁!全家都得死!”

    庞统道:“可是主公不让他全家死!”

    吕玲绮道:“你怎么知道!”

    庞统看了一眼林川道:“主公得到密报,阎氏一族参与刺杀,罚诛三族,可是?”

    林川道:“有什么不妥吗?”

    庞统道:“听说新民法典有明文规定,罪不连累别人,且罪人得有确实证据才能定罪!不知主公所颁布的新法,或者说主公的新政还能不能进行,如果不能了,我这就差人去拿人!”

    林川怔住。

    吕玲绮道:“什么民法典,事也有例外,这种大罪,我家相公在定新民法时并没有想到,如今增加也是可以!”

    吕玲绮的意思,就是要特别增加一条罪,就是刺杀林川的罪。

    庞统不说话,只看着林川,看他的意思。

    见林川久久不说话,庞统道:“如果主公要行新政,可知道秦王变法时,尚知道立木立信!如果主公朝令夕改,怕不能令人信服。”

    “且阎氏虽然远在石阳,但在门生偏布,桃李满天下,他在当地也深有威望,连皖城多有他的人脉!”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四章 立规之人 不破立规之矩,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