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宓性子好,也不禁觉得吕玲绮这样直接走人,确实有点不像话。

    难怪大乔有点生气。

    大乔道:“是回百合院了,告状去了?”

    丫环不答,只是回道:“小郭当时偷听他和一个当官的说话,那个官员像是个将军。”

    “说了什么?”

    丫环道:“小郭没听大明白,好像是说吕夫人她……她……怀上了!”

    大乔一听,不禁一时花容失色。

    甄宓笑道:“这是好事呀,我明天回去要恭喜相公了!”

    小乔一边道:“这下相公满足了,只怕再也不埋我了,我真是不争气。”

    大乔道:“是哪个将军,吕夫人为什么要对一个男人讲这东西?”

    甄宓一听这话外之音,不禁脸上变色,她一直脾气非常好,也不禁为这句话担忧。

    甄宓道:“姐姐……可能是她的熟人,或许是吕将军派来的那个偏将,不要在意!”

    大乔道:“如果她怀上了,相公一定知道,前天我去四合院,也没听到相公知道这事?”

    “相公都不知道,她却一个外人说?……”

    甄宓知道这事吕玲绮确实做得有点过,她天天在林川身边,吕玲绮有没有怀上,自己也应该知道。

    “小郭现在在干什么?”

    丫环回道:“在扫院子!”

    “让他去问下,这官员到底是谁?立即回来告诉我。”

    丫环转身就去了。

    甄宓担忧道:“姐姐你想干嘛?”

    大乔道:“妹妹你就是人太老实!”

    “她在寿春陪了相公半年,就讨了个官做,相公为了她,不惜得罪天下豪门,特意设立一个什么慈善会。”

    “现在她在杨州地盘,那是人见人怕,你看看……今天来我家的家族哪个不怕她!”

    “她做了会长,可说是已经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她不认我这个大夫人也罢,不认我爹也罢,但现在……你看她……又怀上了,只怕日后更会得意!”

    “已后吕家……妹妹你总得提防着点!”

    “虽然我们现在关系不错,谁知道以后呢,相处久了总会有瞌瞌碰碰!看……现在不都有了。”

    甄宓道:“姐姐是想多了!她不是这样的人!”

    小乔道:“我听懂了,前朝有个吕后……吕什么去了,老厉害着呢,听说把人做了什么去了,放在一个坛子里!”

    小乔不知道从哪听说过这个典故,随口说来,大乔和甄宓都脸上变色。

    小乔是说刘邦的吕后,把刘邦一个喜欢的女人做成人棍,就是因为吃醋,她把那个女人的手脚全砍了,放在坛子里供人每天参观,没了手脚的人就是根光棍子。

    难怪甄宓听了都害怕。

    可这个吕玲绮偏偏也姓吕。

    小乔娇声道:“姓吕的都厉害!”

    甄宓嗔道:“快别说了,我害怕!”

    ……

    ……

    吕玲绮去给乔公贺寿,没想到自己在乔府受了大乔的冷言冷语。

    她自少就得吕布百般疼爱,娇生惯养,从来没受过气,就是林川对她那也是甜言蜜语,喜欢着呢。

    她一气之下,竟然不吃宴会了。

    心想当初自己和林川结婚时,大乔就不怎么热情,甚至对下人说自己是周瑜捡回来的野丫头,日子过不下去了,才嫁给相公。

    吕玲绮一气之下,离开乔府,径直往百合院。

    在百合院门口下了马车,有胡昨的侍卫前来迎接。

    吕玲绮带着两个小姑娘,进入前院,忽见前面一人长得精瘦,浑身透着一股神秘之气。

    甚至大白天还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烱烱有神的双眼。

    吕玲绮见过无数悍将,一见此人,就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阴霾之气,不禁好奇。

    那蒙面看到吕玲绮,立即站到一边,让吕玲绮先行。

    吕玲绮在他身边经过,多看了他一眼,那蒙面人只是低着头躬着身。

    吕玲绮过了前院,进入后院,在门口停下,对身边胡昨道:“他是谁?光天化日的还蒙着面?”

    胡昨躬身道:“没人知道他是谁,小人也不知道!”

    吕玲绮奇道:“那他是怎么进来的?”

    “他有主公的令牌,主公仅此一枚,也就他有!他能去任何地方,但不包括后院。”

    “刚才主公在议政厅见过他,现在回去了。”

    吕玲绮哦了一声,她聪明绝顶,立即想出应该是怎么回事。

    此时林川坐在书房内,正写着字。

    他刚才见过密探队的严白虎,就手写了一纸密令,正要差人去送,外面吕玲绮进来。

    “我道是谁,原来是老婆回来了!”

    吕玲绮轻笑道:“就你没个正经!叫我夫人多好!”

    她不像小乔一样,林川叫什么都喜欢,她只喜欢林川叫她夫人,大不了叫娘子。

    叫夫人比较正式,而且在当时很有上层味道。

    吕玲绮也不知道老婆的叫法是怎么来的,只知道林川高兴了叫谁都是叫老婆。

    只觉得老婆这词,好像自己是个老婆婆似的,让她很不喜欢。

    “在写什么?”

    林川站到门口,准备叫人送信,看到外面的两个小姑娘,道:“这就是你在寿春那天买的那两个又胞胎?”

    “如今被你一打扮果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叫什么?”

    吕玲绮道:“一个小慈,一个叫小善,是我新取的!”

    林川哈哈大笑,这吕玲绮有点古灵精怪,到是很合自己胃口。

    林川随手将信递过去,道:“那你去帮我送这封信吧,记住!是去乔府送给一个叫庞统的人!”

    小慈娇声道:“我知道!”

    林川回到案后,拉过吕玲绮坐到自己身上,奇道:“你不在乔府怎么回来了?”

    “你不是也没去吗?”

    林川道:“我是怕人多,你想我一去,他们个个都不自在,打扰别人兴致!”

    “再个……近来事多,我怕有人看到我就……”

    吕玲绮笑道:“怕人拉关系!”

    林川知道自己性格,有时心软,自己去那种地方,万一有人拉自己的关系,确实不好说话。

    而且,你去了,总不好不和人说话,人家管你认不认识,都上来和你聊两句,你总是有点礼貌回两句吧。

    而结果就是,某人和你聊几句话,这可能就会对他造成莫大的利益。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三章 后宫争 纯不过三日,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