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吕玲绮和大乔关系有点不好,是因为这两人有点嫉妒。不如说是林川一手造成。

    因为他只让吕玲绮出来当差。

    一当差自然有机会立功,一立功自然就会身份不一般。

    小乔天真不懂事,到没觉得,大乔却不同,她在林川身边时间最少,她要照顾乔府和自己的生意。

    甄宓也表现得大体,超乎凡尘一般,似乎并没什么心思。

    唯一的吕玲绮人最少,长得好看,可心思心机却在其余三女人之上。

    或许是她自少就跟随吕布到处流浪躲军灾所至。

    这让她早早就懂得权势的重要。

    好害怕自己一家又忽然大灾上门,朝不保夕。

    当时吕布势力少,今天怕这个来战,明天怕那个来伐,也是正常。

    虽然表面上吕布天不怕地不怕,但她明白,她一出世就过着人上人的日子,受着人下人的恐惧。

    毕竟,吕布过的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

    做乱世将军的,你再厉害,也不知道明天是死是活。

    何况是势力不咋的的将军。

    自从嫁给林川后,吕玲绮就决定要给自己一个安定的日子,她要好好地活着,不怕别人来害。

    所以!她最想帮助林川成帝,她也是最了解林川的人,相信林川的人。

    林川做的那些事,无不是称帝的人做的事,比如当众说不是朝廷的人云云。

    那些话那些事,别人能听得出来,她当然也听得出来,所以她反而高兴,庆幸自己的丈夫有胆量有气魄,敢做敢当。

    所以,她也敢直接支持林川称帝。

    当然,现在还不现实。

    各路诸候结明讨伐江东,这就让吕玲绮知道,想夺天下并不容易,虽然是赢了,但也赢得很是运气使然。

    如果盟军真的同心同力,是胜败还得另说。

    乔府后厅内……这里以前是林川接用的。

    “你看……这是从蓬莱岛采集的仙玉石所成!是带有仙气的!”

    上官集曾是皖县首富,如今虽然财产被新商人比下去,但威望影响力仍在。

    也是皖县有名的豪门。

    乔家与他一直有来往关系,两家关系也不一般。

    上官集所指自己的礼物,是一块纯白无暇的整块玉雕刻而成的寇谦之神像。

    寇谦之是五斗米教最信仰的天师,在民间很有威望。

    在当时,民间除了信奉道教就是五斗米教。

    这块玉浑然而成,光照之下,通体散着荧光特别好看,乔公一看就爱不释手,连声称赞。

    “老兄六十大寿,平时对我上官一家也多有照顾,这点礼其实不成敬意!”

    “虽然我花了数百万元钱,又差专人运到,着实花了心思,这都是我对老兄的一点敬重之意。”

    乔公边看边赞道:“如此贵重的东西,如果敢做礼!”

    “哎,别人受不起,你老兄那可是皖城说一不二的,千万不可推托,否则我这面子就都没了!”

    上官集说得心诚意切,乔公笑道:“亏了你,只有你才是我的好兄弟!”

    “你先说什么去了?”

    上官集道:“我一个平民,也想一仰天颜,总希望这一生临走时,能看到贵婿。”

    乔公一捋胡须得意道:“我那女婿……哈哈哈……好啊,我一定推荐!见他不难不难……”

    “只是……今天听说他不来了!哼!全没把我放在眼中!想当初……不说,不说了哈……”

    上官集道:“实不相瞒,我有点急事,最好能尽快。”

    乔公听了,不禁有点为难,林川在百合院,自己身为他爹,总不能上门去见他吧。

    见乔公为难,上官集又道:“听说陆大人今日会来……”

    乔公骄傲道:“他哪会不来,巴结着往我这走呢,我生日他都不来,我一句话的事,就让我女婿换了他!”

    “那是那是……这皖县老兄的话才是圣旨!”

    乔公捋须满意点头。

    对门口一家丁道:“去!把前厅的陆大人叫来,就说我有事要找他!”

    不一会,陆绩进来,拱手道:“下官恭喜乔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坐坐坐……”

    陆绩坐下,看了一眼上官集,道:“这不是上官大人吗?”

    上官集笑道:“正是小人,听说陆大人今日也来了,正要去讨教呢,没想到在这里就见到大人。”

    陆绩哈哈一笑。

    自己为官清正,并不刻意讨好乔公,所以平常也很少来往。

    乔公从来没有单独叫自己去哪里的事。

    今天单独叫自己,陆绩明白,定是这个上官集的主意。

    他装做是恰巧碰到,陆绩心里却明白。

    陆绩只和乔公闲聊,根本不顾上官集。

    上官集在一边不时插嘴,明显是要讨好自己。

    说了一会,陆绩起身要告辞,说前厅庞统还在等自己聊天呢。

    乔公对上官集使个眼色,意思是有什么话就快说。

    有自己在这罩着,还怕一个什么县令及吏部主管。

    上官集道:“陆大人慢走……小人有机会哪天去府上拜会,以后还要请大人多照顾一下。”

    陆绩道:“哪里哪里……上官一家在皖县可是举足轻重,论不到我一个当差的!”

    上官集故作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听说杨州府新近出了一件大事,可有这么一说?”

    陆绩道:“确实发生一件大事!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这事容易,我也有点门人在军中及官府当差!”

    陆绩哦了一声,点点头。

    “这么大的事,上面不查吗?还是已经知道了是什么人所为?”

    乔公奇怪道:“什么大事?说来我听听,这皖县能有什么大事,有我坐镇,天塌下来,也有我顶着。”

    陆绩笑了笑,说道:“这事确实有点大,主公也知道是何人所为,这不……主公已发令拿人!哎!”

    陆绩故意以异样的眼光看着上官集,看他的暗中反应。

    上官集果然颤了颤,声音都有点变了,但表面依旧不动声色,而且很镇静。

    果然是头老狐狸。

    “那就好那就好!陆大人慢走!”

    陆绩反而不走了,盯着上官集道:“你可知道到底是什么大事?”

    上官集怔了一下,镇静道:“到底是什么事我也没听个明白,哎!岁月不饶人啊,人老了就什么都不中用。”

    陆绩打了个哈哈,飘然而去。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藏祸心 露了狐狸尾巴,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