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乔又道:“别看吕姑娘是个新出的官,权大着呢,整个杨州各家族谁不讨好吕姑娘,准让他没好日子过!”

    林川奇道:“这是为什么?”

    小乔嗔道:“人家不捐款,吕姑娘就让人找他的麻烦,谁都知道她是你的人,哪个不怕!”

    “那些大户现在每天说的就是吕姑娘厉害,像个男人婆!”

    “连远在豫州的吕将军都隔三差五来信,直夸他女儿有出息,你看我爹,整天说我跟你最早,还什么都没捞着,整天就知道耍耍吃吃!没出息。”

    林川头痛,这唠叨起来,谁顶得住。

    林川笑道:“封你做个床上将军如何?”

    甄密一听,忍不住笑出声来。

    小乔红着脸道:“没正经,就知道说那个……我和你说正经的呢!”

    林川装傻和甄宓聊绣工聊他的舞。

    小乔忽然叫道:“咱们斗地方吧,吕姑娘不在,你来了刚好够数!”

    林川也是服了,才一脸怨气,忽然又叫着斗地主。

    只有依了她。

    小碧自然在旁边侦探,给林川出建议,小乔和甄宓也自然输得一塌糊涂。

    小乔输得冒气,牌一甩,道:“这个月的月钱都没了,你赔我!”

    林川大叫道:“愿赌服输,哪有输了又要赔的!”

    “我就要你赔!”

    林川只有将赢的给她,牌也不打了,外面一个丫环进来禀道:“县令陆大人来了!”

    林川算下时间,这个时候他也要来了,自己等了他一上午。

    “还有谁?”

    丫环回道:“前院没说!”

    林川出了后院,来到前面议事厅,却是陆绩和庞统两人。

    庞统自回皖县后,就主管杨州施政,林川也放心让他作为,自己一般也不管杨州那些细节。

    陆绩一见林川,赶紧伏地道:“小人有罪!”

    庞统在一边也拱手道:“陆大人之罪,我也有一份,请主公发落!”

    林川看着窗外,也不让他起身,只是沉默也不说话。

    沉默就是无形的压力。

    陆绩额头开始沁汗。

    庞统两手抱拳酸痛,终于跪了下去,道:“请主公治罪!”

    林川收回目光,盯在两人头顶,两人一动不动。

    跪得非常凛然,这是一种气质,一种正气。

    可以看出他们对这事可能并没罪。

    林川缓缓道:“你们都知道了?”

    庞统道:“按汉律,牧府大人遇刺,涉境地方官员一律抄家斩没,先不论事情原委,我等之罪万不能赦!”

    林川道:“我施的是新政,与汉法不同,都起来吧!”

    两人见林川并没有怪罪之意,这才缓缓站起。

    林川道:“可知道是什么人?”

    陆绩道:“我今早才听徐盛说起,才知道有这事,下官糊涂,至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庞统道:“这事不难查,在江东之地,有实力做这事的,必山越无疑……”

    庞统分析道:“如今山越越来越猖獗,对主公的新政多有不满,他们都是些豪强,如果原来是穷苦人,现在却都是地方一霸!”

    “虽然皖县四周已清肃绝迹,但在偏远地方人数还很多。”

    “主公对各地关隘看得并不紧,允许百姓流动,这让他们窜地作案有非常方便的条件。”

    “所以,他们如果化装零散进入皖县,是极有可能的。”

    “近来新政实施非常严格,各地豪门也多有怨言,不排除他们与这些勾结之嫌。”

    林川道:“可有实证?”

    庞统回道:“临川郡有个陈姓大户,就公开表示过对新政不满,与当地官府多有对抗。”

    “黄巾乱时,其父曾有讨伐之功,做过朝廷别部司马,在当地深有威望。虽然在官府重压下,不敢公然反抗,但听说他已准备迁出杨州!”

    “这虽然是个别实例,但可以看出是很多豪族的私下想法!”

    林川点点头,庞统的分析是有道理的。

    自己一直关注大的方向,没注意这些细事。

    林川道:“那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理?”

    庞统道:“既然要施新政,就要切底,如今天下乱,当雷厉风行才有结果!”

    “主公不如借行刺之事,说是豪门暗中资助,嫁祸于他们,然后可以一纸令下,将各地豪门全部征收家财,以作军资!”

    “如此一来,杨州收入也好一点,地方不再有势力作恶!”

    “如果不这样,哪天主公出征,只怕后方会生出什么乱子来!”

    庞统的当心是有道理的,毕竟夺天下,很多开国皇帝就是依靠这些豪门大族。

    千万别小看他们的影响力。

    而林川从来没和这些人结交,这让庞统很不安。

    所以,要么和他们结交拉胧,要么切底解决他们。

    陆绩道:“我和庞统商议过,也觉得可行!也只有这样才不至于有后顾之忧!”

    “我听到一线报,说是这次行刺,是卢氏所为!”

    林川奇道:“是那个制作纸张起家的卢氏!”

    “正是!他是依靠大人起家,如何会反大人!这明显是有人恶意栽赃。”

    这是极有可能的,做这种事的人,肯定有脑子,用意就是离间自己和这些生意人的关系。

    因为卢氏和别的豪门不同,他是新起来的,是做生意的,不像别的豪门是依靠祖上的官职而来。

    或者自己就曾是大官。

    做这种离间计,林川觉得不那么简单。

    “刘备现在怎么样了?”

    庞统道:“刘表病亡,其子刘琦也病在床上,听说刘表极力让刘备领荆州牧,如果我所料不错,不久的荆州将是刘备的地盘。”

    庞统又道:“主公是怀疑这事和刘备有关?”

    “可能吧,有个叫诸葛亮的家伙不得不防!”

    诸葛亮,庞统当然明白得很,也不禁多了一个心思,如果说是诸葛亮在背后搞鬼,还真有可能,此人一直喜欢搞这些名堂。

    而刘备如果新占了荆州,他肯定怕和荆州一墙之隔的林川。

    因为刘备新战荆州,地位还不稳当对荆州的掌管也不全面啊。

    为了顺利接管荆州,先下手让杨州乱一乱,确实是一个策略。

    依诸葛亮的才华是想得出来的。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七章 陆庞请罪 为新政欲下杀手,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