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山峰芒兀立,三面险要无路,只有一面陡峭可以艰难上山。

    祖郎因为手里有这种险地,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就连当初周瑜也知道将军山难攻易守,也没找他的麻烦,只有暂时放过他又待日后。

    山腰是一个村子,住在这里的全部姓祖。

    祖姓人平时是普通百姓,一旦有事要做就全民皆兵,无论老少。

    祖郎是一个粗壮中年汉子,因为他爹是族长,如今他脱离官府,他爹就将族长位让给他,好让他更方便。

    这也是整个祖姓百姓的意愿。

    祖郎从少就显出过人的天赋,无论文武都有惊人之处。

    听说荆州来了个当官的,祖郎也不在意见一见,主要是他带来了礼物。

    “皇叔帐下,从事中郎简雍见过宗帅!”

    屋子只寻常的百姓瓦房,只是大了一点。

    祖郎道:“听说过刘备,派你来我这里又有什么事?”

    简雍道:“并没有事,只是皇叔知道你的能力,想表奏天子,请将军下山为官!”

    表奏即是摆个香案,对着皇帝的方向拜一拜,然后说请天子封某人为什么官职,天子自然听不到,就算是默认同意了。

    表奏可说是三国时期的特色,毕竟天子自己都不自由,下面人就只有这样了。

    祖郎哈哈大笑道:“皇叔,我可不知道他是什么皇叔,至于做官……还是算了吧!”

    简雍道:“方圆百里地无不知道宗帅大名!宗帅过人之才,却埋没在这山野岂不可惜!”

    “我家主公深爱宗帅之才,有心重用……为表诚心,布百五十匹、钱一百万是我家主公以示爱才之意,还望宗帅笑纳!”

    一百五十匹布和百万元钱,这对祖郎来说,却实是巨资。

    他毕竟也是一个普通百姓,哪里不喜欢。

    “多谢皇叔厚爱!只是不知道……我在这里好好的,为什么皇叔忽然想起了我来?”

    祖*挥械阋馔猓醣冈对谇Ю镏猓磁扇税抵薪虢吹阶约旱嘏趟屠瘢隙ㄊ怯兴肌

    如果不说明白,这礼他也不敢收啊。

    简雍道:“不只宗帅这,我拜访过江东各地宗帅及大帅,他们都收了我家主公礼物。”

    祖郎哦了一声,半信半疑。

    这各地宗帅那么多,他真能走完。

    简雍继续道:“宗帅可知道近来杨州改革?”

    “这个自然知道!如今山下都在搞这种鬼把戏,这与我何干?”

    “宗帅大意了!这改革就是夺大族之财,全部充为官府,如今各家豪门大族是怨声载道,不知宗帅的家族可是大族?”

    祖郎人在这据山为王,当然是大族,比起那些官府治下的族群就富裕多了,战的地更是不在话下。

    简雍道:“林川要把所有地收归官府,重新丈量,分给百姓,如此一来,宗帅的土地只怕是也是收归之列!”

    祖郎大笑道:“我家土地,谁敢要?来一个我杀他一个!”

    简雍拍手道:“宗帅好骨气,正是天下男人榜样,世人当学的地方!”

    “可是……林川势力非宗帅能比!如果强要,宗帅只怕也只有伏地称臣!”

    “这正是我家主公忧虑的地方……林川如果要改革,势必要将宗帅这种不服官府的人铲除!宗帅以为呢?”

    祖郎沉默。

    “如今之计,宗帅只有依靠我家主公,或能保住自己的家族。”

    祖郎道:“皇叔也未必是林川之敌吧!”

    简雍道:“豫州城下一战,我军失利,这是事实,但如果江东各地宗族同时起事,而家主公从荆州起兵,林川必首尾不顾,那时将如何?”

    祖郎深居深山,信息不发达,自然不知道盟军攻伐江东都失败的事实。

    听简雍一说,觉得这事有点想头。

    祖朗道:“听说天下结盟,共伐江东……”

    简雍笑道:“原来宗帅也知道盟军的事,确实……如今盟军已经成形,如果再加上各地大帅,林川的日子即不久远了。”

    从道听途说中,祖郎也知道天下各地结成了盟军,到底是如何,他也并不知道。

    他只知道有盟军在攻打林川。

    对于谁胜败败,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无论是谁胜了,对他来说都一样,自己永远是山越。

    但现在林川的改革越来越威胁到了他,自然又是一种想法了。

    你怎么搞都行,就别伤到我的利益,这是他的想法。

    如今盟军伐江东,刘备又来拉胧自己和各地山越,共同起事对付林川,祖郎觉得这事有盼头。

    相比别的诸候,林川在他心中却是最坏的家伙,连自己家田地都要抢,还让不让人活。

    简雍道:“如今各地大族都有反林川之心,他们正要集结,如果有宗帅参与,这江东之地是谁的,也还难料。”

    听了这话,祖郎道:“如果打败林川,我得到什么?”

    “先有梁国,这石阳县,未必不可以出一个石阳国。”

    梁国是汉汉朝皇帝封给自己子侄一块封地,基本上就是划一块地给他,朝廷不管,无论税务还是施政都由他自己处理。

    简直就是国中国。

    什么石阳国,祖郎一听,顿时心动。

    如果把石阳县划给自己,成立石阳国,这可是做梦都会笑醒的好事。

    “正如先生所言,我将军山势少力薄,如何能档大军?”

    简雍听他这语气,是心动了,不禁暗喜,笑道:“又不是宗帅一人在战!”

    “如今杨州改革,无数豪族早有反林川之意,都愿意奉天子诏令,到时义旗一起,各地纷纷响应,岂非是宗帅一人的事!”

    “外有我家主公、及刘表、曹操、袁绍……内有各地豪族及宗族!天下齐心反林!宗帅坐享其成何乐而不为!”

    “庐陵太守孙静(孙坚季弟)年老昏花,久食民脂民膏,是一恶吏,其手下不过两千余人,听说宗帅如今实力大增,对付孙静也不过举手之劳。”

    庐陵郡本有守军六千余众,后来交州军来袭,这六千人在庞统率领下虽然击退交州军,但剩下的也就两三千人。

    相反,交州军被庞统打败后,许多逃兵散兵纷纷加入当地山越。

    祖朗在当地声望高,他收的败兵最多,凭空多了千余人。

    而这千余人都是带来兵器的。

    如今能随祖朗出战的,就有四五千人。

    简雍来时,自然早把祖郎的底细打探得明明白白。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章 改革之痛 各地欲开花,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