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当跃马上前,他决不允许这批粮草有失,自己一万兄弟就指望这个活命。

    韩当上前道:“是哪位将军,请出来说话!”

    “你又是何人!”

    韩当道:“在下只是一个商人!”

    那边人说道:“既然是个商人,请过来说话!”

    韩当愣了一下,这事事都透着一点诡异,如果不去,这批粮草是肯定过不了这一关的。

    去了,那就非常危险。

    但韩当也顾不得了,上前道:“可是叫我!”

    “正是!你不是韩当吗?”

    韩当大惊,原来这人连自己是谁都知道。

    韩当道:“在下江东朱雀军副将韩当,求见将军!”

    既然都知道了,也没必要瞒着,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

    这里离自己的朱雀军其实已不远,大不了和曹军在这里干上一架。

    见韩当有点迟疑,不敢过来,那人又道:“韩将军不必多虑,是我家军师有请!”

    说完,曹军从两边分开,举起了仪仗队……

    后面陈掌柜看得一愣一愣的。

    韩当见对面并无恶意,跟随那人进入曹军中军帐内。

    一人从帐内迎出,道:“想来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韩将军了!”

    韩当道:“不敢当!”

    “我是丞相座一荀攸,不知将军可听说过。”

    荀攸之名,天下谁不知道,韩当一听,当即拱手道:“原来是荀候大人,亭候不在曹操身边,缘何到这里。”

    荀攸被曹操奏天子封为陵树亭候,是曹操少有的最信任的几个亲信之一。

    曹操派他来这里,这与他自己亲来并无二致。

    所以,韩当立即猜出,曹操已经知道自己在哪里,却不知道他想见自己,所为何事。

    “将军里面说话!”

    荀攸转身对身边人道:“全部退下,上酒,其余任何人不得靠近!”

    “诺!”

    两人相对而坐,荀攸只是劝酒,打听一些朱雀军近来的情况,粮草充足否,军械补充等。

    韩当听得不耐烦,直接道:“大人远道来这里拦我韩当,必不是为了关心我过不过得好!有话请直说。”

    “将军果然是个爽快人。”

    “其实将军从塞翁出发,这一千石粮食就一直在我探马眼中,将军能顺利到了这里,难道不是我家丞相的功劳!?”

    韩当道:“原来还是没有瞒过丞相,如果丞相想以这点好处来要挟韩某,却是把我韩某看得轻了!”

    荀攸道:“如果是来要挟,又何必我亲来,随便差个地方官就行了!”

    韩当奇道:“如果不是,那又所为何事?”

    荀攸笑道:“袁绍进军官渡,欲取我许都,将军可知道?”

    “当然知道,天下事都在我眼中。”

    “那将军以为如何?”

    韩当不答。

    荀攸直接道:“如今我军北要防西凉,西要防刘表,南要防你江东。如此一来,能出兵官渡的不过二万人,而袁绍十万之众,难啊!”

    韩当不解,道:“刘表同属你盟军,为何要防?”

    荀攸大笑,笑声中带着一些嘲笑意味。

    “相比没有盟军时,朝廷并不惧刘表,如今刘表在江夏大败……一只走投无路的狗,自然看到谁都想咬一口,防刘表是拜你家主子林川所赐!”

    袁谭在寿春败、刘备在豫州退军、曹操在寿春撤退,刘表在江夏大败,再加袁绍进军黄河边,又进军官渡,此时的盟军其实只是一个名称而已。

    早已无任何意义。

    相反,正因为发生了这么多事,各地诸候为了生存,又开始尔虞我诈。

    进入一个更混乱的时候。

    刘表一败,打不过林川,自然也想承曹操对付袁绍时,捞点本钱。

    所以,曹操去官渡,是谁都要防。

    韩当道:“看来丞相对我主公心有成见,传说丞相曾在寿春城下和我家主公谈得甚欢,可有这事?”

    荀攸道:“两英雄自然惺惺相惜,但不代表你家主公就不想要徐州和豫州!”

    这话实在,关系再亲再铁,一说到钱,还是亲归亲、钱归钱。

    小事可以随性子,大事就得随利益了。

    韩当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丞相是想利用朱雀军!”

    荀攸一拍大腿,道:“将军说得不错!这对两家都有好处!”

    所谓对两家都有好处,就是瓜分袁绍的财产。

    “我相信将军也得到过林川的指示,所以,丞相相信你!”

    韩当大笑。

    他笑得很放纵,他是实在想笑。

    因为曹操南边防着江东,在这里却说和自己合作。

    果然是为了利益,什么事都可以做。

    他实在想不清,这些大佬、一把手们,竟然可以这么*。

    偷你防你打你还要和你谈合作。

    “将军以为如何?”

    韩当道:“朱雀军可以一边协助,但不听丞相军令!”

    荀攸道:“将军熟读兵法,当然知道军之行,得听于令才能战,如果将军不听丞相军令,如何能赢那十万虎狼之众?”

    韩当道:“你军二万,加朱雀不过三万,丞相真有信心赢袁绍十万?”

    “有些事不是信心问题,而是不得已的事!如果有十人冲进将军府中烧杀,而将军只一人,请问将军是降还是战?”

    韩当沉默。

    韩当想了下道:“听说丞相曾率军十万进攻寿春……”

    荀攸知道韩当想说什么,直接道:“那十万军大部分守下邳和豫州,以应付贵军的玄武和白虎两军,将军还有什么疑虑?”

    韩当笑道:“丞相和我家主公关系不错,不如让丞相和我家主公好好说说,两家暂时不斗,丞相就可以调大军应付袁绍,这有何不可?”

    荀攸哈哈大笑。

    “将军是个带军之人,只懂厮杀,不知世间险恶。”

    “就算你家主公答应,丞相只怕也未必放心!”

    荀攸这话,是太懂林川了。

    如果曹操真的要调走防备林川的军队,让林川答应不取豫州和徐州,这事从大局上看,就是不可能的。

    就算林川答应,曹操也未必敢放心。

    毕竟林川是个商人出身,只要有利益,那会很*,什么事都可能做得出来。

    曹操也不会这么去做。

    就算现在谈的合作,那也是对双方都有好处,这种事才有可能。

    见韩当不说话,荀攸又道:“将军如果不想听丞相军令,那么丞相建议可否考虑?”

    他的意思是说,到时曹操不能命令你,但让你去做什么,你要尽量答应。

    韩当道:“回去告诉丞相,韩当愿助丞相破袁!”

    荀攸喜道:“有将军这句话,丞相就放心了!”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七十六章 军前定约 共破袁军,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