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怔怔地看着葡萄出神,她不知道要不要求林川去救父亲。

    但这种军国大事,她不好参和。

    吕玲绮出自将门,更懂得大局。

    她料定林川必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她不想干涉。

    但她还是说了,只意味着提醒。

    “他是我父亲,我没娘了!”

    林川叹了口气,自己手头没兵,囊中也羞涩。

    他的所有希望,只能寄托在周瑜按自己的军法安排出来的训练上。

    训练是为了杀敌,更多的是如何抵抗意料之外的东西。

    这世上,意料中的东西很平淡无味,只有意料之外的事才让人感觉危险和不安。

    所以!

    自己的军队应该能应付一切意外。

    但对有些人来说,意外很容易要他的命。

    对张关赵三人来说,意外虽然不至于要命,但也可以让他们顿时手忙脚乱,甚至可能再出现一个意外。

    吕布不知道如何用兵,来对敌人一个意外的打击,但他在和人斗法上,却深深明白意外可以让敌人手忙脚乱。

    打乱敌人的节奏。

    将敌人带入一个受惊吓的地步。

    三利刃同时招呼到吕布,这才叫一个速度和迅捷。

    虽然都留了后手,这一击的威力仍然相当可观。

    名将出手自然不同凡响。

    吕布出手同样迅猛,他的出手让三人意外,是因为他竟然不避不躲也不闪。

    他要用肉身硬抗三人一击。

    这是一种多么不可思议的做派。

    早知道这样,三人一开始就应该将所有力用到这一击上。

    吕布单手持戟,左手空出手直接去抓张飞的蛇矛。

    张飞骇然,他估计吕布会躲自己这一击是失算了。

    吕布就将着自己力大,左手抓矛右手挥戟笔直地一条线刺向关羽……

    左手抓的蛇矛以横带之力,碰上关羽的青龙刀。

    对赵云的一枪,他完全无视。

    这林川给他的实力。

    赵云一枪眼看要刺中他的背心,但赵云临时怯了……

    他有过经验,几分钟前,他也刺中过吕布。

    当时的结果,让赵云至今回味无穷,吕布有一种可怕的甲。

    吕布现在不是只有两宝,他有了第三宝。

    赵云忽然感觉自己多么可笑,多么愚蠢,竟然去刺一个不能透的甲。

    关羽的刀被蛇矛推了一下,青龙刀偏了,在吕布腰间划出剧烈的火花,发出尖厉的金属破音。

    青龙刀顺着甲片砍了下去,被甲片溜着,毫不着力。

    等及到吕布大腿时,终于被蛇矛推了个开去。

    张飞大怒,这家伙竟然用自己的兵器,借巧力错开了自己二哥的刀。

    吕布的画戟自然不是吃素的,他宁愿受两击,也要先伤关羽,这是他付出代价的补偿。

    画戟在电光石火之间掠过关羽的肩头,是关羽反应得快。

    但画戟的长处,就是能锁敌方兵器,也可以使用勾的绝活。

    一掠过就回收,戟上的月牙刀像勾子一样勾住关羽肩头……

    关羽的血,特别的鲜艳,吕布看得心头激动,莫名的激动和畅快。

    他几乎想狂吼出声……

    肩头的锁骨被画戟套牢,对关羽来说会很无语,锁一肩骨,无疑这条手就是废了,根本无法使力。

    关羽的左手垂了下去,无力地松开青龙刀。

    然后整个身子被勾得往吕布身边跌……

    这很危险……

    张飞顾不得吕布,赵云也一样……

    如果没有林川的精铁甲,吕布决不敢这样冒险。

    也不可能这样胜三人。

    吕布像捕到了猎物,眼中精光大盛,发出一声冷笑,笑得张飞毛骨悚然。

    张飞感觉到痛苦,他害怕关羽出事,关羽出事,就是灭了白虎兵也不能让自己心理平衡。

    吕布的笑声真的很恐怖,很阴森……

    这是血淋淋的笑声。

    是残杀的笑声,是来自地狱的。

    张飞抽回蛇矛,赵云抽回长枪……

    由于吕布抓得紧,蛇矛也在吕布手心划出一道裂口,幸好吕布松得快。

    张飞发出一声嚎叫,他齐中了他所有的力,自他出生以来,所有积攒的力道……

    嚎叫冲破云天,所有士兵都听到了。

    刘军所有士兵都看向了张飞,甚至停止了和白虎兵的搏斗。

    所有白虎兵也很多看向吕布,他们关心吕布。

    张飞的嚎叫多少带着愤怒和悲凉……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复杂心情。

    关羽的痛如在他心上。

    关羽另一手抚上了画戟,来减轻对自己的伤害,他深知,如果肩骨被吕布大力拖断,他就再不配为将,再也没资格上战场,再也不能为大哥出力。

    此时的关羽就像待宰的羊。

    完全失去了抵抗力。

    上半身的活动,没哪个动作能离开肩骨,所以……关羽现在的想法就是如何不让自己残。

    要救关羽只有奋力杀敌。

    张飞这一击没有什么花招,只是直直地猛力地,用自己所有的力,把蛇矛桶向吕布胸口。

    就是他有铁甲护身,张飞也相信,自己能够戳穿。

    他也渴望吕布的血。

    赵云抽回枪,他要做的同样是如何救关羽。

    他的枪从斜下向上,如一条龙一样,以吕布无法想到的角度从下而止,斜刺吕布的握戟的右手的腋窝处。

    这是迫使吕布松戟的最好最直接办法。

    战马嘶鸣,无时不刻在移动位置……

    每一击,都是战马在奔跑中。

    都是每个瞬间之中。

    机会只有一次,否则就是再等战马相交。

    张赵两人都有一次机会。

    吕布拖过关羽,另两人杀来了……

    此时两个选择,放弃关羽,他有办法让张赵两人失手。

    或者铁心要置关羽于残废,自己再受两人一前一后两击。

    这次吕布不敢了,他看出张飞这一击没有后手,是他全部的力,他知道铁甲可以保命,但仍然可能让自己重伤。

    重伤的自己不可能在三人手中活下去。

    吕布终于松了关羽。

    紧急关头,他提起了戟……避让、则身后仰、画戟出手……

    一气呵成,画戟格开蛇矛,则身避开赵云,整个身子向左则倒了下去,才避开赵云的枪。

    战马嘶鸣……

    四骑各离开原地。

    这个瞬间发生了很多事。

    几个有名气的生命都在奈何桥边溜达了一圈。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此心照丹心 万险中只为一杀,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