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一砸看上去简单,却非常实用。

    他是瞅准了高顺这一枪是实招,中途很难变招,这一砸是看准了高顺的枪路。

    按现代游戏里的说法,就是预判了对方的位置,用了提前量。

    只不过张飞是预判了高顺长枪将要到的位置。

    别看张飞大老粗,在战场上和人拼命那也是有章法的。

    他也是往往粗中有细。

    毕竟!兵者,存亡之道也。

    兵书说得明白,一旦打起来,就是生死存亡,谁都得多点心思。

    果然,高顺这一枪还没刺到张飞,张飞大矛砸了下来,只听当地一声大响……

    高顺长枪嗡地一声向地上砸去……

    高顺双手震得酸痛,一咬牙大喝一声,策马急跑几步,他是防备张飞紧接着下一手。

    没想张飞砸了下去,心中得意,并不出手,只是原地哈哈大笑,看高顺的狼狈样,他笑得极为开心。

    一个回合就将高顺打得只想逃,能不开心?

    张飞如此,就如猫戏老鼠,只想逗着玩。

    可战场上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千变万化,随时都可能出现变故。

    所以,时间对战场来说,无论你怎么高估它的作用都不为过。

    张飞这一骄傲,高顺立马清醒过来,和这个屠夫对拼,是拼不过的。

    他也不想拼了,好勇斗狠,可不适合生存。

    乘张飞没有急着下第二击,高顺挂枪在马鞍,反手掏出连弩,板机一扣,一箭射上张飞。

    张飞正在得意,忽听弓响,大惊之下,急偏头侧身。

    哧地一声,弩箭从他身侧射过,张飞惊出一声冷汗。

    又忽闻弩弓再响……

    张飞大急之下,战马长嘶一声前蹄杨起,长矛在地上一柱,战马还退了三步。

    哧哧三声,连弩从马肚下掠过。

    张飞大怒,打不过使阴招,老子恨死你了。

    他知道林川的连弩厉害,是自己大意了,此时他离高顺有数丈远,追过去只怕还得吃连弩。

    连弩能连七发,他已受过四发,还有三发,张飞心里明白。

    这三发高顺并不急射,在等机会。

    他不射,张飞就不敢太放肆。

    张飞战马落地,长矛提在手中,大喝一声朝高顺冲了过去。

    心里琢磨着,这次再打到他,就决不给高顺机会。

    高顺瞄准,手一扣……

    张飞大喝一声,举矛一档,将箭挑飞,顺势单手用力,将长矛飞掷过去。

    他可不想只挨打。

    这一手掷矛,张飞不是紧急之下,他不会轻易用。

    但用了,作用必定明显。

    高顺大惊之下,来不及躲避,只得急勒战马,战马也看到了危险,急一个横跑,用力过猛,连人带马滚到地上,这才避开这一矛。

    张飞大喜,战马掠过,顺手抓起插入在地上的长矛,朝高顺扎了下去……

    高顺流落在地,根本就避不开这一击。

    张飞之猛那也不是吹的。

    高顺在他手中确实接不下两回合。

    此时吕布已赶了过来,相距十数丈,远远见张飞刺向高顺,赤兔马再快也是无能为力。

    眼见高顺要血溅一地,忽见刀光一闪,一柄林氏刀朝张飞背心插了下去。

    张飞猛地则身挥矛,来不及杀高顺,只有先档这一刀。

    原来是一个白军军士见高顺危急,纵身跃起杀向张飞。

    张飞一矛横扫,将空中的白虎军士兵打得在空中吐出一口鲜血。

    血是虹,画出一条长弧……

    嘭地一声,士兵跌落。

    土兵伸手一抹口边血迹,瞪着大眼,再忽地站起,疯狂朝张飞马脚砍了过去……

    张飞大怒,长矛一点,从他胸口穿了过去……

    士兵犹自不肯死,一手抓着长矛往自己怀里一推,让长矛从自己胸口穿过去,这样就离张飞更近了。

    举起林氏刀,再次朝张飞战马砍了过去……

    他是步军,不及张飞坐得高,他能砍到的也只有张飞的马。

    张飞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这是什么兵来的?

    怒的是,这小小士兵竟然耽误了自己宰了高顺。

    因为高顺此时已经重新上马。

    张飞大喝一声,长矛挑起,将那白虎军挑起,远远摔了过去。

    眼见高顺策马要逃,又大喝一声,挥矛再次扎向高顺后背。

    叮……

    长矛一阵急剧颤动……

    张飞握矛的手一阵剧痛!

    吕布及时赶到,一戟砸向长矛,顺势一带,画戟顺矛杆朝张飞胸口扫落。

    张飞狂吼一声,屈臂翻转,抢了半个环形,将画戟带到一边,吕布一戟落空。

    张飞这一招,有点像近战的擒拿。

    吕布一戟无用,战马在张飞身边掠过,吕布如手长在背后,单手回转,枪戟依旧不给张飞半点回过神来的时间,长戟一转,打得凶狠,进朝张飞脖子上勾到。

    这一招,看似吕布在飞掠过张飞身边,而长戟却恰到好处,远近适合,戟上的月牙刀恰好够到张飞脖子。

    无论是拿捏到位,还是顺势顺力出手,或是电光石火之间的反应出招,吕布可说是当今最上上人选。

    赵云之能,仍然在吕布手是几个回合就得退避三舍。

    吕布也是神人,这种情况下边出手边叫道:“先带军离开!不要管我!”

    高顺领命急去。

    张飞眼前寒光闪烁,顿时急汗如雨,湿了背心。

    说到就到,月牙弯勾很可能瞬间就夺了张飞命。

    张飞被他打得个措手不及,又恨又怒还没办法,只得躲避,心里憋着一股怒气。

    这简直是偷袭!

    张飞反应也是迅速,急朝后仰身,身个后背贴到马背,双腿一夹,战马长嘶一声,向前一个窜跃,离开吕布长戟范围。

    画戟贴着张飞面颊掠过,刮得五官生痛。

    鼻尖已是触到冰凉和阎王爷爷。

    吕布会打架,那是他打了一生的架,所有技能都是实际生死中磨练出来的。

    和琢磨出来的,他并没师傅。

    所以他的招数都非常实用,而且非常有经验的出招。

    这一戟依他的经验,自然是不可能百分之百杀人。

    他当然会想到如果敌人躲开了怎么办。

    他没事就会琢磨这点东西,可不像林川没事只会琢磨女人。

    无论这一戟有没有杀死敌人,他的下一步都是视敌人能够躲开,而做出的反应。

    这叫连招惯性。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五十二章 长矛如龙舞 勇士死如归,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