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尘土飞杨,只有肃杀的气氛。

    整齐的铁甲碰撞声,发出沉闷的金属质音,那么厚重那么刺耳,也那么阴森森的不像在人间。

    一支让天下闻风丧胆的铁甲,让无数诸候紧张的铁骑,在延伸,在阵前成阵。

    四周没有风,显得阴,这本是一个阴天气。

    整个袁军都盯在这支铁甲军身上,感觉背心有凉气嗖嗖……

    林川喃喃道:“袁谭,这个周泰很骄傲的,现在就交给你了!”

    “回城!”

    一辆大盖马车如入无人之境,从军中穿过,去寿春城。

    林川走得那么从容。

    他一走,所有士兵也明白了,大人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看自己了。

    嗬!

    铁骑发出一声沉闷的怒喝,是对这天下的怒喝。

    一股王怒之气席卷整个寿春地。

    所有的铁甲军士抖动一下身上的盔甲,像是在热身,一阵阵刺耳的金属声,让人感觉气迫。

    每人只露出双眼,阴森森的双眼,瞳孔里都是深渊,深不见底。

    铁盔后面,没人知道到底隐藏着什么!

    嗬!嗬!嗬!

    一万整齐的钢刀忽地划出,一片白雪的光,照得战场都亮了起来,映得人睁不开眼。

    虎劈的刀风卷起风沙……

    没人注意到铁骑马背上都吊着一个酒坛。

    周泰举起酒坛……

    这是林川给他的白酒,让他阵前喝。

    所有军士削去坛口,一同举起酒坛!

    “兄弟们!我周泰有幸和兄弟们走过无数的日子,今天这酒是告别酒,也是我们决别酒,能活下来的请永远记住今天!”

    “今天!将是改变历史的日子,是我英雄兄弟们创造的历史。”

    “请所有人记住,我一万兄弟今天在这里,就是在这里*二十万!”

    如雪的刀光中,白酒胜血,铁骑都是汉子,都是会喝酒的汉子。

    仰天喝酒,低头凝视着远方,眼中射出两道恐怖的寒芒……

    周泰喝尽坛中酒,五指一松任酒坛自由滚落,他没有去看酒坛掉在地上四分五裂。

    他举起了刀,一万铁骑同时举起了刀……

    一万阴森森的目光盯着袁军方向。

    袁军正在布防守阵。

    周泰看了一眼天边的云,也向后看了一眼皖城方向,刀猛地一劈,仰天一声长啸……

    和狼一样地嚎叫……

    叫声有点悲凉和惨人。

    大地震动,铁骑终于动了,一动就是山摇地动。

    这将是一次狂杀……

    林川的铁骑天下无出其右者。

    袁谭再骄傲也对铁骑非常重视。

    他准备将着人多打赢这一仗,重要的是灭亡铁骑,这就是对林川的最好打击。

    没有比灭亡铁骑更让他疯狂了。

    铁骑动了,袁谭大喝道:“麴义!”

    “在!”

    “率白骑正面接敌,诱敌入阵!”

    “淳于琼率军两万攻其左则,郭图、审配率部攻其右则!”

    哧哧哧……

    箭如暴雨!

    林军从来不节约箭支。

    打的就是富豪架。

    高台上,袁谭挥令旗下令防守。

    一片盾牌举起,但仍然有无数袁军倒下。

    铁骑的复合弓及远,数波一下,袁军顿时死伤不计其数,等到近处,袁谭下令还箭。

    袁军箭雨和铁骑箭雨在空中相撞,密集到了这种地步。

    但铁骑就是铁骑,从来不怕箭。

    袁谭见箭无用,就只有等铁骑冲过来。

    先是长箭消耗,数波消耗下来,袁军损失惨重。

    而此时,左右两边袁军接近了铁骑。

    铁骑似乎当没看到,依旧朝前面的白马义从撞了过去。

    这是一次硬对硬的对碰……

    哧……

    钢刀从脖子上划过,头颅立即滚落,仍然睁着双眼,不可置信。

    快……

    铁骑的刀很快。

    所有铁骑都像是打了兴奋剂,在酒精的作用下,疯狂地冲杀……

    刀从胸口*去,又旋转着抽了回来,露出一个斗大的洞,血如喷泉。

    跌倒的士兵,被铁骑踩上,五脏也被移了位置。

    白马们这次才知道天下真正的强敌。

    这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他们的刀丝毫不能让铁骑们分心,他们的枪无法穿透重甲,只有靠机动性闪躲。

    铁骑们如入无人之境,白马义从只档了一刻钟,就四散而逃。

    露出后面袁军的大阵。

    这种防守阵是以盾牌外挂,里子藏枪,分成一块块的守势阵,即八门金锁阵。

    可是铁骑不需要跟着阵法走,他们不需要知道哪里生门哪里死门。

    人档杀人佛档杀佛,只是一路推过去……

    左右两边的袁军围了上来,将铁骑重重包围!

    数十里广泛平原上,全是刀光箭影,战马在驰骋在嘶鸣。

    勇士们无数次举起刀,无数次将刀递进敌人的胸膛。

    到处是血内脏,几乎没一块干净的地。

    这块古战场,再次经受血洗。

    混战中的刀,不停地收割生命,铁骑们通往无前,没有退路,不害怕包围,四周都是敌人。

    他们需要的正是敌人,而不是朋友。

    铁甲被残破了,露出森白骨,但这白骨一端仍然紧握着林氏刀,不停地挥砍。

    战马夺着战士在狂奔,在奔向敌人。

    土地变红了,地上是血的泥泞。

    周泰像一头孤独的狼,他身边的战友都没有了,他一个面对无数人。

    战甲已经破烂不堪。

    他瞪着血红的双眼,换了一匹闲着无事的白马,他的马太累了太受伤了。

    新的战马让他更如猛虎下山,朝敌人密集处冲杀。

    他已经不知道是几个进进出出了。

    他只有一个念头,林川给他的一个念头,杀光他们。

    他的任务就是杀人,不停地杀……

    站在城头上的林川,不忍心再看下去,对孙策道:“如果天黑了,就为周泰打起火把!”

    “诺!”

    林川回到寿春府,傍晚是分,忽然兵丁进来禀道:“夫人到!”

    林川哦了一声,见吕玲绮进来,奇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还不是为了这封信!”

    城外战斗激烈,这一战直打到晚上,又杀到第二天凌晨。

    林川正睡眠中,被孙策叫醒。

    “主公!他们终于退了!”

    孙策一脸喜色。

    林川一跃而起,一拳擂在墙上。

    就知道周泰行,袁谭一退,就是死路一条。

    自己不会给他任何机会,还有很多人在等着他。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四十五章 血战寿春 铁骑逞威,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