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城县百姓涌向城郊,万民空巷。

    传说河边、山林是河神也是山神出现的地方。

    百姓们坐在河边,看着河水,有些人会放一些纸灯,心里默默念叨。

    在山林边的百姓大声吆喝着,希望山神能听到所有人的祈祷。

    全城的人都在祈祷……

    因为林川要亲征。

    皖县有今日,百姓有今日,是因为林川在皖县。

    如今的皖县成了天下的财富和繁荣中心,在这里,百姓不要交税,不要服徭役。

    无数的人从四面八方汇聚皖县。

    百姓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皖县人走出去,无形中都是高贵的一族。

    饮水思源,百姓对林川感恩戴德。

    如果没有林川的皖县,将是不可想像的。

    杨州府衙门口,跪着很多百姓。

    通往天柱山军营路上很多百姓,可惜他们无法通过关卡。

    一辆马车从天柱山出来,直奔皖县。

    许多百姓都围了上去,马夫只得放慢速度,大声吆喝着让行。

    百姓看到车里坐的不是林川,这才一轰而散。

    “夫人!你看这么多人想劝主人不要亲征,你也应该劝劝。”

    吕玲绮伸出根如葱一样的小指,挑起窗帘一角,看着外面人头涌动心中不是滋味。

    相公得万民爱戴,本应为百姓多做点事,可他现在要上前线。

    吕玲绮详细地打听过无名坡和信水河一战,林川从来不爱惜自己,也不顾危险。

    她很当心!

    可她更知道,想劝林川坐镇皖县,这事不大可能。

    这次是姓袁的主动惹事,表面上林川不动声色,可心里,这仇只怕是记下了。

    她非常了解林川脾气,他此时一定在幻想着双手叉在袁绍脖子上。

    所以吕玲绮不想劝,无用功她并不怎么想做。

    她打听到自己父亲并没有被林川调动,吕玲绮估计父亲会呆在林川身边。

    这次她来天柱山,为了目的,他亲自来了天柱山见父亲。

    自嫁给林川后,还从来没有见过父亲。

    就是结婚日,林川也好像故意冷淡自己父亲,从那以后,吕玲绮只有把对父亲的想念留在心里,从来没有过表示。

    结婚后,吕玲绮对林川越来越有心理依靠,她害怕林川像在汝南一样鲁莽。

    好运不会总是在一人身边。

    战场毕竟是凶险之地。

    吕玲绮见过父亲后,告诉他,她会在杨州府请他喝个酒。

    吕玲绮回到皖城,经过县衙,这里也很多人。

    当她从县衙收回目光时,余辉在不经意间,她注意到县衙对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倦缩着一个乞丐。

    皖县是很难看到乞丐的,除非你故意要作乞丐。

    皖县的乞丐很让人看不起,这里有大把的事做,还做乞丐,只能证明你是懒。

    那个乞丐不时地盯向县衙门口,他衣衫破烂,蓬头垢面很狼狈。

    当他也看到吕玲绮这辆豪华马车时,忽然双眼有神,他迟疑着,要不要上前问候。

    胡昨在皖县现在成了名,因为他是杨州离林川最近的那个人,也是天下第一侍卫。

    胡昨走近乞丐,拱手道:“我家夫人让你过去!”

    “可是姓吕的四夫人?”

    “去了就知道!”

    胡昨很懂官场,主人没让说的话,他绝对不会说,哪怕是句无关紧要的话。

    吕玲绮只让他请人,他就只请人,很机械。

    那乞丐拱拱手,颤颤着走到马车边,马车里有个少女声音道:“都是自家人,也不必见外,你上来吧!”

    乞丐热泪婆娑,这声音正是小姐的声音,只是小姐显得成熟了一点。

    他上了车。

    马车这才启动回杨州府。

    马车很大,这是林川的马车,里面摆有红毡铺地,正中有张四方桌子,桌子上有酒水及水果。

    吕玲绮着,怔怔地看着这个乞丐。

    乞丐抬头看了一眼吕玲绮,落下了泪,嘴唇扇动着,始终没说出话来。

    “坐吧,什么话跟我父亲一起说。”

    乞丐诺了一声,在一则的沙发上坐下,学着吕玲绮的坐姿。

    这一坐下,又猛地弹起,他吓了一跳,这坐的地方这么柔软?

    “你是来找我父亲才来的皖县?”

    乞丐道:“那一战,曹军实在太多了,我被冲散,杀得力尽,没了战马,我就和士兵一起上,可后面我中了箭,就倒下去了。”

    “我以为我死了!”

    “醒来后,我在死人堆里,我想找你们,可直到不久前,我才知道你们在皖城!”

    吕玲绮想起了那场战争,自己也差点没了,是周瑜救了自己和父亲。

    “高叔叔!我父亲现在是我相公的前将军,你知道吧!”

    高顺点点头,道:“小姐有福气,天下也只有林大人配得上小姐。”

    “从此后,将军一家也有了依靠。”

    吕玲绮点点头,道:“父亲等下会来,你就继续做他的偏将吧!”

    “谢牧夫人!”

    高顺单膝跪地,行的是正式军礼。

    高顺一直跟随吕布东征西讨,数次救吕布于危难中。

    他对吕布是最忠心的一员将领,所以吕玲绮也看重这个高叔叔。

    她是高顺抱着长大的,也很有感情。

    就是在与林川闲聊中,她也会常想起这个高顺,只是以为他死了。

    今日见他还活着,并找了过来,吕玲绮有点激动,直接带他回了杨州府。

    杨州府高大雄伟,几乎已有皇家气势。

    这是庞统故意为之,依他的话说,只有世上最高贵的气息才配得上主公。

    杨州府书房,林川正在查看皖县最近的成绩,这是陆绩就任县令后,他第一次查皖县。

    不作他想,他想心里有个数,庞统在职时,皖县是成绩,陆绩来了后,会是什么成绩。

    只有成绩才是考验一个官员的最佳考卷。

    他决定出征在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对皖县,是他最牵挂的地方。

    “相公!”

    吕玲绮走了进来,夺去他手中卷册。

    “自嫁你后,你还没和我父亲一起喝过酒,我今天也特意准备了一桌酒席,高叔叔也来了。”

    吕玲绮将回来的路上碰到高顺的事说了。

    “这次你非要亲去战场,你自己多注意安全,我爹性猛,你可以将他放在身边,任何时候都不要让他离开。”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四十二章 路遇亲人 州府家宴,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