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胃大笑。

    “原来是韩贼,吃我一枪!爷才放你过去不迟。”

    韩当大叫道:“车将军住手,万不可伤了两家和气,我怎么是将军对手。”

    车胃自然不会听他的,大喝一声,举起大枪朝韩当头顶砸落……

    韩当急横枪一档,两马交错而过。

    一回合!

    第二回合,车胃掉转马头,低头双手握枪直刺韩当胸口!

    韩当惊叫一声,急举枪去格,可显得力不从心,车胃长枪只被他格得偏了一点……

    长枪哧地一声,从韩当腋下穿过,韩当吓得大叫一声,拨马就逃。

    车胃大喝道:“韩贼,彭城岂能是你来的地方,哪里跑!”

    长枪一举,率军掩杀过去。

    韩当一千骑兵跑得并不快,车胃后面急追,眼看要追上,可始终就差一点。

    车胃只得加倍努力追敌。

    大叫着要让韩当这个江东名将死在自己手里,那才叫爽。

    韩当不时回头看看车胃,见他不停地追,自己又跑慢一点……

    如此吊着,直追了十里地,忽见两则蹄声如隐雷,从四周有数千骑从四面包抄过来。

    正是被韩当隐在孤山林中的其余数千朱雀军。

    车胃一见,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大叫道:“韩当小儿,竟敢诈我!”

    韩当掉转马头,喝道:“不得已,我家大人命我拿徐州,又不给我时间,只有诈你!”

    说完举枪朝车胃冲了过去……

    车胃觉得他打不过自己,心想只要杀了韩当,或许自己这五千人马还有救。

    当即举枪也朝韩当冲了过去。

    长枪一挻,直刺韩当咽喉……

    韩当的枪法很有一套,见对面刺来,也同样是对着刺过去……

    但是他的刺枪又带有守的意味,枪杆碰着对面的枪杆,自己枪杆又带着横推。

    横推之际,这一刺仍然向前,并不耽误。

    说得多,其实都是一瞬间……

    只见哧地一声,韩当长枪直接从车胃胸口透胸穿了过去,将双臂腕用力,将尸体挑起,大喝一声!

    只一回合,就取了车胃性命。

    剩余将军见主将一死,又身陷朱雀军四面包围……

    想想还是算了吧,留下条命要紧,打也无意义。

    彭城五千军全部举戟过头顶,黑黑压跪地一*,投降了!

    三国时,领兵主将一死,或投降,部下是绝对没有战斗意志的。

    因为没人带他们怎么打,没人带他们怎么进或者怎么退,就是没了指挥,无疑就是给人杀的份。

    而且,就是有人充头领了,愿意指挥,也得有人服你,再个就是打赢了向谁请功去?

    你一个小兵,总不能直接去向曹操要功劳吧。

    再个,如果不是精锐被头领特别看重的一支队伍,兵打仗都为了一口饭吃。

    于是……帮谁打仗都有饭吃。

    从当兵的角度上来看,帮曹操打还是帮林川打都是一个鬼样。

    主将一死,投不投降也没人管不是。

    所以车胃一死,这五千人立即就是和一群百姓无异。

    只不过是带了兵器穿了盔甲的百姓。

    其里子都一样。

    林川的军法典讲究灵活用兵,其中更是具体到了许多条例。

    都是为了战时临时需要,将军有权作出调动。

    当即韩当命这五千人全部分成若干小组,共计五十组,每组降兵临时用一个朱雀军校尉或伍长统率。

    只用一个时辰,就整理好这支降军,韩当准备用这支降军去诈开彭城大门。

    除州城上,守将见车胃追敌,这下是完胜了。

    忽见前面一军掩了过来,大叫开门。

    定睛一看,正是自己的彭城军,丝毫不怀疑,只是琢磨这将军不见了。

    毫无防备下,下令开门,降兵一窝蜂似的挤了进去,等到尾部,忽然发现后面跟着一支骑兵。

    全是红婴头盔,向披红色披风,中有林字大旗。

    军官吓了一跳,尖叫在关门……

    可哪里还来得及,先前进门的降兵早举起刀,被混在其中的朱雀将官监视着杀上城头。

    正要关门的士卒,还没来得及上吊桥,就被砍翻在地。

    韩当率军冲进彭城……

    彭城一失,很快传到不远的下邳城。

    下邳曹军,正要打听从下邳经过的骑兵是谁,现在全弄明白了。

    听说韩当占了下彭城,下邳守将慌了神,他看得到,彭城一失,自己的下邳肯定是第二个了。

    立即快马传信许昌。

    此时曹操派出的曹仁也在赶往彭城的路上。

    并不是因为知道韩当来了,而是袁谭一离开徐州,曹操就当心徐州的空虚。

    早就派了曹仁去守彭城。

    曹仁还在路上,前面哨骑来报,彭城已失,被韩当占据。

    而徐州别的城池都无恙。

    曹仁那是愣得一双铜铃大眼一眨眨的……

    林川这是搞什么鬼,千里迢迢就占领彭城,这有什么意义?

    单有一个彭城,无疑就是孤城,四周是敌人,按曹仁的想法,这毫无意义。

    自己只要举手之劳就可以又取回去。

    但是……

    曹仁作为主将,曹操将徐州交给他,他不能不带脑子来徐州。

    但是……这是林川啊!天知道他搞的什么鬼。

    如是旁人,曹仁毫不犹豫立即进军彭城。

    可这是林川,他冷静下来后,又不得不多考虑一下。

    他总是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林川的鬼把戏,自己千万别中了什么计才好。

    所以!很简单的东西,曹仁准备往深里想,使劲想……

    这是被林川的声名所累。

    韩当并没有什么计划,林川也没告诉他下一步如何做,也没给他什么锦囊妙计。

    是曹仁把韩当想得很复杂。

    用兵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达到一个很简单的举动,就让敌人摸不着头脑才算及格。

    要做到这点,必须让敌人觉得你很厉害。

    只有你厉害了,无论你做什么,就是再简单看上去都很高大上,背后会有什么。

    所以,林川一直在嚣张,喜欢让人觉得自己很厉害。

    他简单地取了徐州,只有他敢深入敌后这么做。

    果然!不但是曹仁,就连曹操知道后也会很疑心。

    怀疑这是林川玩的什么大计谋开端。

    不想清楚,不清楚了解敌人,曹军是不会轻易去找韩当麻烦的。

    万一见了鬼了,中了计了,到时再后悔可就麻烦。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四十一章 示弱引敌 计取彭城,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