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府。

    刘表刚差去蔡瑁,立即有人进来禀道:“大人,有凌统信使求见!”

    才差人去打他,就有他的信使来,刘表此时正在内室陪蔡氏看舞蹈。

    蔡氏不满道:“哪来的信使,大人不必管他。”

    刘表迟疑一下,喝道:“来人,唤韩嵩来见!”

    刘表也没了享乐的心事,这个凌统来见自己,总是会有事的。

    一会韩嵩到。

    “凌统二十船欲过荆州,刚差祭瑁去拦截,他忽然来了信使,是见还是不见?”

    韩嵩回道:“大人可知凌统是逃出江东!”

    刘表道:“这事听说,也不知真假!”

    “那大人不烦听听他怎么说,或者他有心投靠大人也未知!”

    刘表一听,大喜道:“如果是真,就是喜事一件,如此一来,江东军情尽在我眼中了!”

    刘表也当心江东水师,如有凌统投靠,那自然是美事,这样对江东水师的了解就不会有误了。

    刘表急招见凌统信使。

    信使大礼见过刘表,起身道:“我家主人受林川*,意欲北上投靠司马,路过大人辖地,还请大人请个方便。”

    刘表道:“你是何人?”

    “我是主人门!”

    刘表心中迟疑,原来凌统不是投靠自己,而是去投靠曹操的。

    想放凌统过去,心有不甘,如果拦截,那就是破坏盟军联合。

    刘表拿不定主意,看了一眼韩嵩。

    韩嵩道:“传说林川善于诡计,但这种计谋也瞒不过我等!”

    “假意投顺,却另有打算,想北上破我盟军大计,贼子用心,何等狠毒。”

    刘表喝道:“如实招来,凌统假意投顺到底是何用意,为何要诈我荆州?”

    凌统门大笑:“我道刘大人怀下天下,招贤纳士,原来对我家主人却是百般忌恨。”

    “如说是假意投顺,请问大人,那用意何在?难道数十万盟军就如林川所说不堪一击,我区区二十艘快船就能击溃?”

    “天下人都知道我家主人,在皖县行刺林大人,遭遇*,不得忆投奔司马大人寻个安身之处。”

    “没想到竟然招来如此猜疑,也罢!”

    门说完,转头就走。

    刘表道:“且慢!既然是投顺,凌统可带家少?”

    门怒道:“凌家上下百十余口全在皖县狱中,如何能带?请大人明示?”

    刘表和韩嵩相视一眼,一时再也找不出破绽。

    韩嵩道:“既然投顺,荆州招贤纳士,我家大人爱才天下皆知,何不归顺我荆州?”

    门道:“良禽择木而栖,荆州水师天下无敌,我家主人自幼通水师操练。司马多步战,如得我家主人,自然是如虎添翼。”

    言下意思是说,投奔曹操比投奔刘备自然会更受器重。

    当然选择要投奔曹操。

    门又道:“我家主人早与曹司马有书信来往,约定五天后见面,如果大人拦截,在曹司马那里,只怕说不过去。”

    刘表笑道:“哪里哪里……都是误会,既然是凌将军是要通过荆州,自然无碍。”

    见凌统对投降自己没意思,也就只有放行了。

    蔡瑁刚要率水军从鄱阳湖出军,去长江拦截凌统,忽又接到上令,让他回军。

    凌统终于瞒过刘表,继续一路北上。

    他深知林川派自己北上,是一步大棋,丝毫不敢吊以轻心。

    吃住全在船上,日夜赶路,这日终于到达离白帝城三百余里的猇亭。

    独亭是个小县,这里再往北上就是刘璋的蜀地益州。

    这里四周千里之地并无什么大军驻扎。

    是一块远离是非之地。

    独亭往上即是巫山,长江之水在这里开始变得平缓。

    从蜀地来的粮草都要经过这里。

    凌统之所以看中这里,就是因为这里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居住,自己这一千人隐入山林,就是神不知鬼不觉。

    进,可以偷袭所有江面上过往的船只,退可以隐入山林,没人找得着。

    果然!凌统一过荆州,就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曹操和刘表忽然感觉这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林川用兵果然诡异。

    派要调查,即始终不知道凌统在哪里。

    曹操听报后,下书严斥刘表用兵不力。

    刘表只有推托是凌统是来归降,反问曹操为什么没有收降他。

    这自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自然知道是中了林川计了,可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啊。

    只有派人在荆州各地沿长江寻找凌统,一旦发现就地歼灭。

    ……

    ……

    杨州治所皖城杨州府。

    州府前的点将坪上挤满了各级军官及将士。

    州府方向搭了一个高大戏台,台上有几个戏子正是表演。

    戏!秦汉时已经有了,但这戏却是另类,和众人知道的看到的都不同。

    这林川的新发明创造。

    这种新戏并不是百姓知道的以唱为主,而是叙事讲故事为主。

    这戏非常新颖,引来很多军中将官热情。

    林川也特意开放州府重地,让军中将官都来看戏。

    就连大乔小乔及四个老婆都闹着要看,因为太好看了。

    这天林川又在州府里让演戏,连演了三天。

    这三天,是林川付了心血的,台词是他亲自己作的。

    演员都是他从军中挑选的良才。

    前面一排是各级高级官员,林川居中而坐,两边是四个老婆,面前摆着酒食。

    小乔看得一眼不眨。

    连大乔也看得十分有趣,不时和小乔叽叽喳喳说着什么。

    林川喝着小酒,看着台上赏,所有将官看得热血沸腾。

    并不是林川没事闹着好玩,而是他要借戏来鼓舞士气。

    台上一个画着大花脸的是曹操,另一个*装新婚娘子,只见曹操带着手下来到别人的婚礼上,将一个百姓刚结婚的新娘要抢走自己先用下。

    这情景,只看得各将官恨得不得了。

    吕玲绮知道林川不是在让演戏,而是在丑化曹操。

    让曹操的奸贼形象深入人心。

    庞统只看得连连摇头,这种事主公都想得出来,从此曹操只怕在百姓心中就是一个大奸贼了。

    而且把曹操的丑事全部演出来,如果让曹操知道,只怕会气得*。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凌统隐山林 林川戏奸相,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