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沸散是华陀最伟大的发明,所以三国时期就出现麻药。

    林川对华陀的聪明智慧,那是由衷的佩服。

    其实此人发明创造远胜过自己。

    自己虽然无数发明,但都是学现代的,真正自己的东西还没一件。

    这个秘密打死他都是不会说出去的。

    但林川也善于思考。

    “看来林大人知道的东西很多,我这东西怕也入不了大人法眼。”

    “哪里哪里!先生的才学,我是真的佩服,这确实是伟大的东西。让很多医术变得可行。”

    华陀有点得意地点点头。

    能得到林川的称赞也算是只有自己了。

    他可是出名的狂,出名的会发明创造。

    “这东西能不能大量生产?”

    华陀想了一下道:“这得人手去采药,麻药虽然好,可也用不了多少,大人为何要大量生产!”

    林川笑道:“我自然有别的用处。”

    “你如缺人手,只管去问县令,我会给他打招呼,但我要你大量生产,一大坛一大坛地生产我要有用。”

    华陀怔怔地看着林川,呸了一口,道:“我知道你想拿去伤害人?”

    果然是个聪明人,林川的算盘他一眼看穿。

    这麻沸散能让人镇静,也能让人麻醉,如果被林川拿到战场上大量使用,无疑是祸害人。

    祸害人的事,华陀是坚决不做。

    “你要做,自己找人去,配方是我的!”

    林川瞪大眼,你不给我配方我怎么做。

    “可我也教过你的东西!”

    “拿去害人就是不行!”

    林川无法,本来他忽然想到有可能对盟军发起一次化学战,就被样被华陀扼杀了。

    林川有点不高兴,站起身道:“我曾教过你如何做抗生素,这是万药之王,我还有一种奇药,可以教你,但你也得教我一个法子。”

    华陀道:“要麻沸散西方就是不行,要别的可以。”

    林川没法,这糟老头子就是不听自己的,自己拿他一点办法没有,虽然喝自己吃自己还住自己的。

    林川道:“我知道有一种植物叫罂粟,它的果汁非常厉害,能止痛,是非常好的药。”

    然后林川描绘这种植物的长像,及功用。

    华陀惊道:“这就是米壳花,原来大人也知道?”

    林川也惊道:“原来你早知道这种东西?”

    原来华陀对米壳花也了解,只是不知道它的用处,只知道这东西能害人,却不知道能做药。

    他一直知道这东西的害处就没有深入研究。

    林川告诉它的妙用,如何取其果汁,练纯,注入肌肉能止痛。

    注射,这事林川在汝南时就告诉过他的法子,华陀才会磨铁纤成针。

    如今他已制造出针管,虽然为数不多。

    华陀一听,拜道:“大人真乃神人!”

    “好啦,我又传你这么多知识,现在你得告诉我一样!”

    华陀道:“知无不尽,大人请说!”

    林川郑重道:“什么东西烧起来的烟会有剧毒?”

    “我大夫人和我吵架,搬出去了,住在林子里,四周全是蚊子和小兽,她非常害怕。”

    林川知道一说毒烟,华陀必不会告诉自己。

    而胡说八道什么大夫人要用,华陀果然不加防备,他是个实诚的人。

    “如说毒烟,可用艾草、硫石、闹羊花、兽角、樟树皮……”

    这方面华陀非常有知识,毕竟从年轻钻研到老了。

    林川听过他的配方,心中大喜,道:“多谢先生指教。”

    林川拿到这个配方如获至宝。

    他立即记下,一看这配方肯定不会假,他知道其中闹羊花就是神经毒,樟树就是制造蚊香的原料。

    而兽角如牛角,这些含胡胶类,也是毒烟。

    从华陀处出来,甄宓还在四处走走看看,县令大人在一边小心陪着。

    “老婆!回家了!”

    甄宓道:“你看完了?”

    林川点点头,在众人奇怪眼神里又匆匆而去。

    他甚至没有和县令打招呼,也没去县衙。

    上了马车,告诉胡昨立即回皖城县。

    见林川在马车苦苦思索的样子,甄宓道:“相公如果有什么不明之处,明天想也不迟,别伤了你这聪明的脑瓜子。”

    林川道:“我想了一个绝妙的法子,我要来一次化学战!”

    “什么化学战!”

    林川一点她额头,笑道:“你除了会和我造人,还会什么?”

    造人,这奇怪的说法,甄宓一听就懂。

    “我和你也有段时间了,大乔姐也有段时间了,可不知为什么总是不见动静。”

    林川一听,也想到这事来,自己和大乔小乔确实很长时间了。

    并不是自己造人不努力,为了造个人,自己常常累得浑身是汗,比干什么都卖力,可造人总是没造出来。

    别说甄宓不解,自己也不解。

    “看来我还是不够努力!”

    “我听说!要造个人出来,得天天造时时造才行!你想啊,一个人多复杂,只努力今天,第二天不努力了,这下得了……只造了条腿,人还是不全!自然就不会有动静,”

    甄宓见他说得认真,也认真道:“这是真的?”

    “当然了!所以,想造个人得时时努力天天努力!”

    甄宓紧咬嘴唇,低头不语。

    “你在想什么?”

    甄宓道:“原来要生个人这么麻烦,我是真想为相公生个儿子,如果真要这样,那我们以后天天努力造人。”

    “这就对了嘛!什么事不努力都不成!”

    “来!现在开始……”

    甄宓被他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她本来就不大懂这方面的事,而林川在她心里,那是什么都懂,还懂得比别人厉害。

    所以,林川的忽悠,她是全没作多想。

    反而让她觉得造个人出来,确实是要时时努力,得天天和相公做那事才行。

    林川道:“我常要和你们睡一张床上,你们还不肯,只有你们都和我睡一张床上,才有可能一次生出来几个!”

    “真的?”

    “当然是真的!

    “你想啊,能一次几胎的,都是有几个老婆的人。”

    甄宓柔声道:“原来相公要我们几个同时陪你睡,是因为这个,我以后再也不反对了。”

    “我也去告诉她,让她们也不要反对。”

    林川郑重点头。

    心里估计大乔小乔加吕玲绮只怕也会相信,自己这忽悠的本事也是日渐见长。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二十九章 舒县行 生化战,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