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山花烂漫时,正是散人出游节,林川坐着马车带着甄宓前往舒县。

    所以只带着甄宓,并不是对她特别看重,而是抽签决定,是甄宓的运气一直很好。

    为此,小乔生气了很久。

    林川坐的马车不同寻常,特别是他运用了现代铀制作方法,虽然有点不精密,但也好过普通马车很多。

    而且他加了减震装置,他的马车非常舒适。

    车厢特别宽大,里面摆有桌及酒水茶点水果点。

    每到一地,林川都会下车,美其名曰欣赏风景,但甄宓知道他另有目的。

    山岗上,一片绿如海,山风吹过,松涛如浪,发出尖啸声。

    林间花纵烂漫,甄宓奔走在草地边,不时摘下野花,织要花圈戴在头上,或别在发上。

    她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

    很久没有出百合院,甄宓表现出对自然的特别热爱。

    挥着手,大声地喊叫,风吹乱她的秀发,更凌乱也更美……

    玩得累了,在林川身边坐下,头靠着他肩头……

    她被这山水美迷住了。

    “如果在这里建个小木屋,只有我和你住在这,不要想世间那些烦事,多好!”

    这是很多的很正常的感叹。

    林川看着她红朴朴的小脸,笑道:“自然的美是自然的,你欣赏不了,因为你是人!”

    这话很有深意,是一个人都必须被人的事折磨,所以你永远赏不了自然。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

    甄宓喃喃念起林川这首三步词,又生出另一种感叹。

    “当时你是怎么想到这么好的词的?”

    林川回道:“引无数英雄折腰的是江山是权利是奴役权。”

    “这首词也并非是我所作!”

    甄宓奇道:“不是你?那是谁?”

    “一个伟人!”

    “他是哪里人?”

    “天堂!”

    甄宓有点迷迷地看着林川,难道他去过天堂?

    林川将地图铺在地上,仔细地对着各地地形,这图是马钧的心血,也是当今天下最详细的地图。

    甄宓知道林川并不是在游山玩水,而是在看对地图。

    “但愿我找不出这地图任何一个错误!”

    “应该不会,因为你相信他!”

    林川笑道:“傻丫头!我信的人就都厉害?并不犯错?”

    “肯定是!”

    林川无语了。

    但至今,他确实没有发现马钧地图的错误。

    这地图极大,全拼起来,足有数丈的长宽,无论山地还是城镇都表示得非常清楚。

    毕竟这是马钧数年的心血,走遍大山各城绘制的。

    当然也有他没有去过的地方,于是马钧就以别人的地图,或者传说来弥补。

    这多表现在华夏土地之外。

    而中原及中国绝大部分,还是真实的。

    就是真实的,与现代地图也有不同,林川看这地图也才知道一些古知识。

    如天津,这地图上几乎没有,有一点点地方也是海边渔村。

    黄河不断地堆积渤海才出现天津。

    “你去见华陀是不是有别的事?”

    甄宓知道林川很懒,不是大事,他不会轻易这么远去舒县,去看孙策病情只是借口。

    “不告诉你,除非你让我亲一下!”

    甄宓咯咯娇笑道:“还没让你亲够!”

    “这哪里亲得够,你这么美,天天亲都亲不够。”

    “这里风景又美丽又没人,正好亲热。”

    甄宓道:“那你说我与吕姑娘小乔哪个更美!”

    “当然是你!”

    “你就会哄人!”

    “不哄你,来!亲一口!”

    甄宓自然爬起来就跑,两人在草纵中打闹,甄宓终于被林川追到,两人笑闹着滚到一起……

    就在这风景秀丽的野花间,绿草茵茵的自然里,人性不可收拾,两人尽情的发泄内心的*。

    林川并没急着赶路,遇到小镇小村都会停下。

    他看过很多百姓的生活,花了数天才到达舒县。

    舒县前县令陆绩如今在寿春,现在的县令,是庞统从皖县学校挑出来的姓郭的才士。

    听说林川来了,郭县令迎到十里亭外。

    胡昨拥着林川,没有去县衙,直奔华陀的医馆。

    华陀在这里住下后,日夜研究医术药草,钻研林所知的现代医学。

    舒县也成了杨州除皖县外最有名的地方。

    “伤怎么样?”

    孙策一见林川亲自来看望自己,激动得热泪纵横,坐起正要行大礼,被林川拦住。

    “只是皮肉皮肉伤,主公!还是让我回寿春吧,战情紧急!我不在怕会出什么差错。”

    “不急,等你伤好了再去不迟,磨刀还不误砍柴功呢!”

    孙策只是箭伤,其实并没多大事,又在华陀的精心治疗下,伤口也已经愈合。

    只是右臂仍然有点使不上力。

    “凌统的事我听说了,是我以前太放纵他了!”

    林川手势不让他说下去,孙策曾听过林川的意思,让他心里有数,现在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也不再说下去。

    他虽然不知道内情,但猜出这其中必然有什么隐情,林川不让他说,他更猜出几分。

    他仍然当心凌统出什么事,那样对自己也有牵连。

    毕竟是凌统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

    “好好养伤,不要多想,只要华陀说你可以离开这里了,你才能回寿春!”

    “诺!”

    林川看过孙策,直接去见华陀。

    华陀还是老样子,白发飘飘,不修边副,一脸凌乱,蹲在一个大坛子边怔怔地出神。

    林川走过去,在他身边蹲下,原来坛子里就是三只老鼠,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出神。

    那三只老鼠而且已经死了,一动不动。

    华陀见有人来,看了一眼林川,指着坛内老鼠道:“你看……”

    看什么了?

    林川笑道:“死老鼠有什么好看的!?”

    这些怪才,就真他吗不和正常人一样。

    “他并没死!”

    林川奇怪,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划拉一下老鼠,老鼠依旧不动。

    华陀道:“他只是被麻翻了!”

    林川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在试验麻药,不禁赞叹道:“先生大智,竟然发明了麻药!”

    华陀奇道:“你也知道麻药!”

    “知道一点!这东西对动手术是个好东西。”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二十八章 执卿之手 爱美之性,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