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策大怒道:“毛贼,许贡亲来,我也惧他,必再杀他。”

    刺也是大怒,这家伙到这个地步还硬得很,出手更是凌厉,丝毫不惧死。

    孙策连战连退,想到林川曾预料自己会死在刺手里,早年就夭亡,看来这是真的要落实了。

    没想到自己没死在战场,却死在这种小毛贼的阴谋里,不禁更在怒火燃烧。

    正危急关头,忽听一阵呐喊,胡昨带了数十人赶了过来。

    孙策大叫道:“来得好,一个都不要放过!”

    三刺见来了援兵,心中大惊,夺路就逃。

    胡昨新任林川侍卫队长,就想立功表现,哪里肯让他逃走,带人不要命地追。

    刺分头逃跑,但胡昨人多势众,打个呼啸,分人追逃,让四个人留下帮助孙策处理箭伤。

    林川坐在茶楼,想到自己也怕死,外面又有刺就不出楼,他身边虽然也有人,但基本上被胡昨带走。

    等了一个时辰,胡昨这才得胜归来。

    “禀大人!捉到三个毛贼,请问如何处置?”

    “孙将军呢?”

    “回大人,孙将军中了箭伤,已经赶回皖县料理。”

    “嗯!你差人告诉孙策,让他现在去舒县,治好箭伤后再回寿春。”

    林川将胡昨叫到身边,又低语一翻,胡昨睁大眼,着实吃惊,又连连点头。

    胡昨带着许贡三刺回到杨州府。

    将三人送放府内禁室。

    禁室摆的是从县衙搬来的各种刑具。

    一个刺被绑在一块铁条网上,这网是活动的,一看就知道有妙用。

    胡昨嘻笑道:“老子审过无数犯人,最喜欢硬汉!到时老子让你说什么就说什么,否则的话……”

    胡昨招招手,旁边两个光膀子、满脸横肉的红巾大汉立即翻动铁网,架到火炉上。

    这是要烤肉。

    刺汉子瞪大眼,心想这也是林川的什么鬼发明,不禁心里发麻。

    “正常人只要烤个瞬间就说话了,不正常很硬的那种,烤得内嫩外焦也说说了。”

    胡昨一边威吓一边对那红巾大汉道:“这人喜欢吃人肉,早年家里饿得慌什么都吃过!”

    那刺瞬间脸上变色。

    胡昨道:“老实点!我问你,你是不是要来刺杀林大人?”

    那刺吃了一惊,自己只想杀孙策,哪里敢对林川动手。

    胡昨见他有点懵,提醒道:“不想被烤了吃,我让你说什么就说什么!”

    那刺聪明,连声道:“是是是!小人是想刺杀林大人!”

    “是谁指使?”

    刺老实回道:“是我家主人被人杀害,想报仇,没人指使!”

    胡昨怒道:“你这是不听话啊!”

    “我怎么听说你是凌统派来的,既然不招待,那就别怪我了!”

    说完手一挥,铁网就要上炉子。

    那刺大叫道:“大人饶命,杀了我就好了,何必用刑,大人说是凌统派来的那就是凌统派来的。”

    胡昨冷笑点头。

    于是一边指点,一边威吓,指引刺画押签字,写了供状。

    说自己是凌统的什么好友,其余两个是凌统门。

    因为凌统害怕和盟军作战,才想到杀了林川投奔曹营。

    有此杀林川之功,就会得到曹操重用。

    胡昨拿了供状急去见林川。

    林川看了供状,道:“不错!你真是大才小用了。”

    “哈哈哈……”

    林川笑声让胡昨心里发麻。

    他不知道林川为什么要冤枉凌统将军。

    凌统正准备第二日随孙权回吴郡,接手水师,突然接到一封密信。

    看完信,不禁豁然开朗,主公之妙计果然够绝。

    没过多久,胡昨带人冲了进来,二话不说锁了凌统。

    那些还没离开的皖城县的,听说凌统被主公拿了,不禁大惊。

    全赶往杨州府。

    林川在杨州府,听说很多人都来了,就令升堂。

    “主公!我冤枉……末将决没有行刺的事!”

    林川冷笑道:“事到如今,还敢抵赖不成?!”

    庞统道:“克扣孙将军军饷的钱行主事,也是你凌统的人,可知罪?”

    林川道:“没想到你狼子野心,一边坏我军心,一边行刺本大人,曹操有什么好?值得你如此投效!”

    孙权急道:“主公!凌统是个老实人,决不会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怕是其中有什么误会!请主公明察!”

    只有吕布不吭声,凌统他不怎么熟悉,敢行刺自己的女媳,他也恨。

    周瑜道:“主公!这事是不是三思,等查明细了再说!”

    林川怒道:“还要怎么查?刺供状在此,孙将军也受了重伤,要不要带犯人对质?”

    众人脸上变色,人证物证,难道他真做了这种事。

    孙权道:“禀主公,凌统是个老实人,我深知此人!如今大敌当前决不可杀大将,望主公三思!”

    凌统大叫道:“孙将军不要求情,是我做的又怎么了,我早看不惯林贼!如今是死也荣!”

    “凌统!不要说话了!”

    林川大怒道:“好啊!就知道你早晚不服我,来人!推出去斩了!”

    “如再有人求情,一律斩首。”

    众人吓住!

    庞统道:“主公!孙将军那话不错,大敌当前,还请主公先放过他。”

    其余众人见庞统说话,都跪地求免死罪。

    林川怒道:“我欲正法,奈何你等拉我后腿,他日如果他再反我,那又如何?”

    “我等愿意同罪!”

    林川无奈,喝道:“看在你们面上,先饶他一次,但也怕你再反,凌统家属全部押入死牢。”

    “如再有反心,先杀他家人!决不再饶,众将等人一律削职。”

    说完大袖一挥气冲冲走了。

    孙权等都松了口气,急命人松了凌统。

    凌统大哭起来。

    看那样子,非常伤心家人祸福。

    明白这戏的可能只有庞统。

    不知能不能瞒过刘表。

    凌统事前得了自己密信,自然知道这是作戏。

    这种诈降的事,经常发生,就看做不做得真。

    为了让凌统方便路过刘表地盘,林川也只有这样帮他了。

    如果瞒曹操可能难,要欺诈刘表,林川还是有点信心的。

    也幸好诸葛亮还在装逼,不肯轻易出山,不然这计也瞒不过他。

    总之……战争有时也看运气。

    战争本来就是赌。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二十六章 罪罚凌统 为后计先行,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