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胪官衙。

    庞统持符节,左右是仪仗,旗帜招展,很热闹。

    没想到曹操对自己这么郑重,庞统也是醉了。

    正堂内,庞统躬身道:“见过丞相大人!”

    曹操见此人长得不高,歪鼻子歪嘴,长得极为丑陋不禁皱皱眉。

    汉朝时,谁当官长相很重要,因为汉朝重儒家,难看的人被视为对人不敬,有损朝廷。

    就是后世,各封建朝廷,当官的也不能太丑陋,已成了不成文的习惯。

    但想他有凤雏之名,各人也忍住没有当场拆穿他长得丑。

    郭嘉首先发难:“原来江东使臣并没有改符节,仍然信我大汉礼节!”

    这话是指林川大改祖制,颁新法,意思非常讽刺。

    许褚笑道:“听说我们在做盟军,自然是怕了,想改回来!情有可缘。”

    郭嘉大笑。

    曹操捋须微笑不语。

    庞统道:“我家主公说,所以持符节,是想让你们看看这东西有多么可笑,主公还有很多不好听的话,我就不说了。”

    “今天我是来和丞相谈正事的,不想和诸位有什么口舌之争。”

    “因为这毫无意义!”

    “我认为真正有意义的事,当是你们应该去想如何联盟对付江东,而不是图口舌之快!”

    “我庞统并不适合骂街行泼妇之事,丞相如果喜欢听,不如去街上走走!那里很多!”

    庞统一脸严肃,义正词严。

    郭嘉本有一肚子话,全咽了下去。

    如果再怼下去,正如庞统的意思了,这里成了泼妇骂街的地方。

    曹操道:“说得好!久闻士元天下闻名,今日一见,心里喜欢!不如在我许昌住下,林川有什么话,日后慢慢说不迟!”

    荀攸道:“林川有什么话,还是先说了吧。士元日后住在我许昌,还要好好叨扰!”

    曹操一说话就是要留下自己,庞统暗叫不好,这家伙果然没脸没皮,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自己孤身一人,身在许昌,如果曹操真要做这种没脸皮的事,倒是奈何不了他。

    曹操道:“也好!但我猜林川必没有什么好话送给我!哈哈哈……听听也无防。”

    曹操果然老练,早就猜林川对自己没什么好话。

    林川的对手中,现在也只有曹操最了解林川。

    庞统道:“我家主公说,当日在信水河边,没有追击丞相,是第一次放过丞相。”

    “我家主公说,不想看到丞相老是要他放过你!”

    曹操道:“这是林川原话?”

    庞统道:“一字不差!”

    众人脸现怒色,这是来羞辱自家主公的啊。

    许褚大怒道:“丞相,这厮好生可恶,丞相饶他我可不想饶他。”

    曹操道:“有本事对林川发火去,冲着士元发什么火?”

    曹操听了侮辱并不生气,反而让许褚也不要生气。

    众人沉默无语。

    庞统道:“这话不错,我只是个传话的人。”

    曹操道:“听说林氏军装备精致,都是上好的器材,士元在皖城县掌政务,当然知道这些装备,林氏军装备天下一绝。”

    “如此,士元就在许昌多住几日,我也好登门求教,那些东西到底是如何做成的。”

    庞统道:“不好打扰丞相,我欲立即动身去幽州,劝说袁绍和丞相合兵一处,结成盟军。”

    “而成立盟军,我自然要劝说袁绍放弃盟主位,此位当丞相莫属。”

    众人一大惊,这是什么话?!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解他的意思。

    感觉这话有点不论不类,也像崔钧当时听到一样,几乎不可思议。

    曹操奇道:“你是说林川愿意看到我们结成盟军去攻打他?”

    “正是!”

    “为什么?”

    “我家主公有一统天下之意,如果你们东一块西一块,主公寻找起来自然麻烦,费时费力,不如让你们结成一块,一次解决,确实方便很多。”

    这话引得不论许褚,曹操、贾诩、荀攸等人都大笑起来。

    天下的狂妄唯江东一家。

    曹操笑道:“真乃小儿之见,林川小子,竟然视天下为无物为掌中物,可笑可笑……”

    郭嘉道:“此话当真?”

    “我家主公所说,字字如玑,并无错误。”

    众人又是大笑。

    曹操道:“果然是林川!”

    荀攸道:“你真能劝动袁绍放弃盟主位?”

    庞统道:“这是我的意思,也是我家主公的意思。”

    “我庞统虽没有建功立业,但也不是在到处招摇撞骗的人!”

    这话实在,堂堂一个江东使臣,自然不会骗人,林川再狂妄也不会做这种小人做的事。

    如果江东失信天下,那曹操就血挣了,他反而会喜欢。

    江东所有新法,新制度那就全没人相信。

    这一点上,曹操非常明白,在场的人也都明白。

    林川虽然狂妄,但信用还是蛮讲的。

    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听说过林川讲话不算数。

    曹操只是不明白,林川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想不明白,自然后面慢慢想,慢慢讨论,慢慢想法应对。

    有盟主主,是曹操最想的,这无容置疑,有盟主位,对自己会有很多好处。

    他也不知道,庞统会有什么办法劝动袁绍。

    但林川既然说有,那应该会有。

    不然!到时林川就失信天下。

    曹操忽然心情大好,完全忘记了林川先前对自己的侮辱。

    对庞统的态度也真心多了。

    将庞统送走,再也不说留下他在许昌的事。

    庞统走后,曹操召集自己的谋臣们,商议大事。

    那身边谋士如云,都是真才实学的家伙们,可讨论起这事来,没一个有论断。

    没一个知道林川到底想干嘛。

    也没一个人知道林川在想什么。

    从来不会有人料到林川的想法。

    曹操不能,他的谋臣们也不能。

    因为他的想法一直很古怪,很出人意料。

    只是这事有点大了。

    天下应该不会有人想办法让敌人更强大,更好地来对付自己。

    可现在有了,这是怪事。

    怪事自然没人搞得明白。

    最后曹操叹口气道:“我们再想几天,可能也想不出林川的意图。”

    “他还是那样神秘,我心痛之!”

    觉得更不了解敌人时,自然会心里痛,因为你会觉得他不可以对付。

    会更迷惘。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二章 士元助敌 孟德更迷惘,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