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统说完转身就走。

    刘备急道:“先生留步!”

    庞统道:“话我已带到,难道皇叔也有什么话让我带回?”

    刘备道:“你家主公可还有别的话?”

    “没有了!”

    刘备脸色更是难看。

    就一句话,什么道理都不讲,这明摆着不就是威胁吗!

    关羽怒笑道:“好一个林川,如果在战场上碰到,我到想见识一下,他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

    张飞怒道:“我家大哥也喜欢记仇,回去告诉林川,如果崔州平有功,我第一个去找你家主公。”

    庞统大笑。

    出了新野,庞统也不急去许昌,只是一路看看风景,到处游玩……

    且说崔钧别了庞统,一路上心生忧闷。

    自己去合纵的事林川既然已经知道了,那这事就必须得成,否则就是一个大笑话。

    而且对林川的威胁,崔钧很是不爽。

    自己见过曹操后,庞统肯定是前脚跟来,他不知道林川要如何劝说曹操。

    他比自己更有许多条件说动曹操。

    崔钧一路上全把心思放在曹操身上,想着如何劝他联盟。

    在曹操和袁绍之间,他反而更有信心说动曹操,虽然袁绍和自己的关系更好。

    但崔钧比谁都更了解袁绍,这是个小人,当初自己离开他就是因为此人是小人一个。

    小人更不好对付。

    因为他的决定往往由兴趣和脾气决定。

    即任意而为。

    他不会顾惜天下百姓,更不会顾汉室。

    所以崔钧才决定先见曹操,只有曹操说服,再说服袁绍就容易得多。

    这一日,他进入许昌。

    在街道上补了一些干粮,这才通过一个好友为自己送上拜贴。

    没想到这拜贴投了进去,如泥沉大海,丝毫不见回音。

    曹操相府见到崔均拜贴,对身边人道:“崔钧可是灵帝驾前那个中郎将?”

    程昱道:“正是,后辞官跟随袁绍,不久又挂印离去,为荆州名士!”

    曹操道:“即是草民,为何也敢来见我?”

    “莫不是也想求得一官半职?”

    “非也,此人并不喜欢做官,听说隐居荆州一带,很有才华。丞相可听说过卧龙凤雏,得一人而安天下!”

    曹操道:“听说过,可这卧龙凤雏到底是谁,我寻访许久也不见有这人!只怕只是传说而已!”

    “丞相其实问问这个崔钧必然会知道,他和卧龙凤雏是结交好友!”

    曹操顿时来了兴趣,道:“原来久访不得,他到寻上门来了!”

    “既然他来了,先得凉他几天。”

    程昱道:“丞相英明,他绝不是来献卧龙凤雏的,怕是另有图谋。”

    两人想了许久也不知道这个崔钧来见,是什么意思。

    所以曹操想凉他几天。

    毕竟一个白丁,身为大汉丞相不是谁都能见的。

    崔钧奉师命合纵,劝说联盟,这事其实也只有林川、刘备知道,曹操并不知情。

    他的情报能力比起林川是差了很多。

    等了三天,崔钧越等越难心安,但也更坚定他的意志。

    第四天,丞相府才有人发话,让他午时进府。

    崔钧等到午时末这才进丞相府。

    一到堂内,就看到堂上摆着几个箱子,旁边许绪道:“这些都是送给先生的,请先生自用。”

    崔钧随手打开箱盖,全是金银,及纸币。

    许绪道:“先生只要告诉丞相卧龙凤雏在哪,这些就是先生的。”

    崔钧叹了口气,原来曹操轻视自己,把自己当做要饭的了。

    崔钧一气叹完,转身就走……

    忽听有人叫道:“你不要钱财,你来这里做什么?”

    崔钧站住,也不回头道:“丞相好阔气!小民自然不能比。丞相既然如此轻视天下人,天下人自然也不把丞相放在眼里!”

    说话的是程昱。

    程昱笑道:“如此!是我们慢待了,收回这些箱子。”

    许绪命人搬走。

    程昱道:“后堂有请!”

    崔钧跟着程昱进入后堂,才见到曹操坐半卧在榻上。

    旁边站着荀彧、贾诩。

    曹操从榻上起身,哈哈笑道:“原来是崔州平,你大驾许昌,怎么不早说一句,我也好派人去迎接,久闻你大名,今日一见,果然英气逼人,实是荆州名士。”

    “你不要钱财,想是有什么别的东西送我,我洗耳恭听,听说他和卧龙凤雏是密友,可有这事。”

    看来曹操只对卧龙两人感兴趣,崔钧道:“天下不只卧龙凤雏!我并没什么好东西送给丞相。”

    “草民略有微名,只是学了一些卦术,前日一卦,惊得丞相有大难之灾,丞相为大汉栋梁,所以草民也不愿意看到丞相有难。”

    曹操笑道:“原来如此,愿闻其详!”

    崔钧道:“如问卦,自然要有卦钱,我这卦只是贵了一点,可不是几箱金银,丞相还愿意听吗?”

    曹操道:“你要什么?”

    “我要十万石粮草,三万士卒!”

    贾诩等人一听,不禁脸上变色。

    曹操脸不改色,道:“如果先生此卦值得这价钱,我自然会如数奉上。”

    崔钧道:“无名坡、信水河一战,名动天下,丞相以为如何?”

    从人大惊……

    说起无名坡,信水河,曹操脸上变色。

    他此生最引以为耻的就是这两战。

    曹操想起当时,特别是信水河边那一败,自己仓惶逃走,非常狼狈。

    后面想起,仍然心有余悸,他亲眼所见,那确实是天威……

    现在想起,仍然不免起鸡皮疙瘩。

    回到许昌后,曹操天天都会想起那事,常常发呆出神。

    他好恨、也好怕……

    更不愿有人提起。

    所在崔钧一说,众人立即紧张。

    果然见曹操呼吸变得急促,脸戏脖子粗,随时要发怒的样子。

    众人暗暗为崔钧捏一把汗,害怕曹操忽起杀人,这可会得罪天下名士。

    以后,谁还敢来投,卧龙凤雏什么的,就更别想了。

    曹操努力平息自己状态,冷笑道:“你来许昌就是来侮辱我,这就是你的卦?”

    崔钧道:“原来丞相害怕林川!现在连提他都胆颤心惊,我这卦更值钱了!”

    曹操大怒道:“我平生惧过何人?就算是林川站在这里,我一样不惧他!”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八章 为相看卦 州平遭慢待,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