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钧站在庙门前石碑前,石碑有一人高,上面刻着林川的怒发冲冠词。

    现在这首词传遍天下,写入史记。

    汝南百姓人人会背诵,是以林川的字体刻成。

    崔钧读了几遍,这词他早就会背,如今读来仍然让人热血沸腾,可以想像当时林川的气魂冲天,咬牙切齿。

    谁站在这里读到这词时,都会想到当时那三百勇士浴血奋战是何等的气魄,英雄魂犹在,只是百骨枯。

    他进入庙内拜了几拜,没作过多的停留。

    无论是林氏军还是曹军都大汉民族的勇士,他被这些勇士激起无尽豪情,也同时为这些勇士悲哀。

    他们不应该侍林川。

    崔钧下了山,从包裹里掏出一些腌制笋干嚼了起来,正要上驴,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原来是士元兄!”

    庞统哈哈大笑:“我来祭这些亡灵,没想到州平兄也在这,怎么!?要去曹营?”

    崔钧拉着庞统在一块寂静无人处坐下,地上铺上一块毛毡。

    两人席地而坐,崔钧道:“士元兄也去曹营?”

    庞统道:“既然你能去的我为什么不能去?”

    两人相视而笑。

    “天下诸候无数,各争天下,你觉得我家主公如何?”

    崔钧道:“你家主公性格外杨,天下皆知,也不要来作评判了。老师曾想劝士元侍刘备,士元兄何不另寻明主?”

    “我与你家老师是忘年之交,我和他也谈得来,互为知音,我很敬重他,他不说出来,是不怕伤了我们的友谊,你为什么不怕?”

    “我只是不愿看到士元兄误了前途。”

    庞统哈哈大笑。

    “如果你我同时入曹营,曹操必然会在我们之间杀一留一,你觉得曹操会留下谁?”

    崔钧想了一下道:“我去见曹操是为了他,而你却是去害他,这不言不喻。”

    庞统道:“看来我此去是凶多吉少了,所以看在我们情面上,还是劝州平兄不要去曹营最好。”

    “看来我去合纵的事,林川也知道了?”

    庞统道:“主公知天下事,区区小事又何足道哉。”

    “你要劝曹操联江东,只怕曹操不会答应。”

    “我并不会劝他!”

    崔钧哦了一声,见他不愿多说,也不好问。

    既然你不是去拉胧曹操,又去见曹操难道是想和他喝酒不成。

    庞统见他深思不语也不说破。

    “放心!你去曹营我会给你机会和时间,在你见他时,我决不会见他,让曹操三思!”

    崔钧道:“如此,就多谢士元兄了,但我还是劝你不去最好,曹操一旦答应我,你再去更是凶多吉少。”

    庞统道:“荆州刘表暗弱多疑心,又宠信蔡氏,政目不张,如果我家主公要取荆州,你觉得胜算如何?”

    崔钧暗道,好啊,你这是直接来威胁我了!”

    “刘表确实非江东之敌,但你家主公一直不拿,怕是引火上身。如今江东常弱,就已引众诸候不安,如再荆州之地,怕是不要我去游说,他们自成联军了。”

    “且荆州一直是曹操虎视之地,离他许昌更近,他不会让林川夺得荆州。”

    庞统道:“我一来汝南,首先就来这勇士庙,我家主公用兵之妙,深有感触,江东虽然势弱,怕也不惧曹操。”

    “今日既然碰到州平兄,还劝州平兄不要多管世间事,日后也有再见面机会。”

    崔钧拱手道:“师命难违,在此谢过元直兄好意了。”

    两人气气,又话里夹刀聊了会,相互告别。

    崔钧听庞统的话,虽然说得不深,但他意思,如果自己游说曹操,林川就必会视自己为敌。

    而且荆州可能也不保。

    自己失了安身之所事少,可老师在荆州,只怕也会受牵连。

    庞统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崔钧,他受命去见刘备曹操等人。

    告别崔钧后,庞统果然没有直接去曹营。

    按他所说,他给崔钧好好和曹操谈的时间。

    于是转道去新野。

    新野刘备和他的军师正坐着喝酒,听说江东来了使者,两人相视一眼。

    刘备道:“林川是什么用意,难道我们要联盟他已知道?”

    徐庶道:“林川号称自己能知天下事,这点事自然瞒他不过!”

    刘备道:“那他派使者见我会说什么?”

    徐庶摇头道:“如是常人,必会劝主公放弃联盟,而他是林川,我实在想不出他的用意。”

    刘备笑道:“那就有意思了,看来是不得不见,来人……请江东使者。”

    一面命人叫来张飞、关羽、赵云列席旁听。

    命刀斧手两边站立,旌旗列阵,刀明甲亮,大摆架势。

    当时崔钧来时,可没见到过这种架势。

    庞统哈哈大笑,双手笼在袖子里,偏着头昂首看天,一路进入府内。

    庞统见刘备高坐,两边是张飞关羽等人,拱拱手道:“见守刘皇叔!”

    徐庶冷笑道:“见我家主公为何不跪?”

    张飞也大叫道:“跪下!”

    庞统依旧笼着双手,道:“我跪天跪地跪主公,却不曾跪过别人!你是何人?”

    张飞道:“吾乃燕山张飞是也!见我家主公,哪时不跪之理,如果不跪,你可以回你的江东了,你也不杀手无寸铁之人。”

    “即是你家主公,为何要我跪?”

    张飞语塞,讲道理,刘备并不是皇帝,使者来见自然不需要跪见。

    徐庶道:“我家主公乃皇叔,你即是大汉之臣,见皇亲难道不要跪?”

    庞统哈哈大笑:“就是陛下在此,见了我家主公也得抱头痛哭。何况我江东也不属汉室,否则你们何来联盟。”

    “如果认同江东同属汉室,那你们的联盟又有何道理存在。”

    打嘴仗无意义,刘备也不想打,也知道说是说不过庞统的,他天下名士,就在嘴巴子厉害。

    徐庶道:“那你是赞同联盟了?”

    庞统冷笑一声:“江东并不反对!”

    刘备大奇,微笑道:“那先生来新野又是为了什么?”

    “我家主公送给刘备一句话!”

    刘备道:“什么话?”

    “我家主公说,他喜欢记仇!”

    刘备等人愕然!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七章 好友相逢 各言威胁,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