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司马徽带着诸葛亮、崔钧二人造访皖城县后,三人不日回到荆州。

    司马徽一直以一个先生之名行走天下,广收学徒,传播他的知识才学。

    但他在荆州的名气并不高,整个天下,他的名气也不高。

    因为他藏得太深,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他也从来不会出手干涉历史走势,是一个真正的隐世高人。

    他后来的名气,也是因为他的弟子诸葛亮的响亮名号。

    没人知道他做了什么,但他确实做了历史上最惊人的局,那就是让司马氏最终赢得天下。

    他甚至没有出过手,甚至始终默默无闻。

    他的剑是无形的,在他剑下败亡的枭雄甚至不知道自己败在谁的手下。

    这就是最高境界。

    如果没有林川,他也成功了,他不会有任何疑虑,但当看到皖县及林川后,他忽然有很多当心。

    “他是一个真正的弈者!”

    司马微站在自己的书房里,看着窗外,伸出有点皱巴的手指,摸娑着窗框。

    他始终无法了解林川。

    林川第一次见曹操时,曾说过一句现在非常流行的话。

    他想起了这句话,缓缓道:“我们最终还是不了解他。”

    诸葛亮起身拱手道:“老师在当心什么?”

    司马徽摇摇头,他设的大局,连他最爱的弟子都不想告诉。

    做一个高手就要忍得住寂寞。

    林川是一个弈者,弈天下的人,是弈者都让人恐怖,无论你如何英雄都是他的棋子。

    司马徽也是一个弈者,所以他更害怕自己是个棋子。

    是弈者就得吃掉拦路的对手。

    司马徽道:“你们觉得林川如何?”

    诸葛亮道:“惊为天人!”

    司马徽点点头,孔明说得没错,所以自己才不怎么开心。

    司马徽摇头道:“我算过无数卦,此人当不应活在世上。”

    “颁新法,著军典,违祖制,自号诡计之神,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一首词数遍千古英豪。”

    “创无数精巧之物,自诩天下第一,却甘愿入赘,这样的人必不能得天下!”

    一边的崔钧道:“为何?”

    “狂!”

    司马徽道:“如果天下出一个狂的皇帝,必是天下之祸,百姓也不得生存,为天下苍生计,他不应该称帝。”

    诸葛亮久久无语。

    崔钧道:“此人浑身是狂,老师说得不错,如今他兵不过数万,人不过而立,只怕天不能容!”

    司马徽道:“确实,自古持久而傲者,都不能久活。”

    “但他反儒家就是视天下人为敌,神人共愤!”

    “为师也是儒家弟子,当守护圣贤,这是为师这一生最后的善举了。”

    诸葛亮和崔钧同声道:“老师……”

    司马徽对诸葛亮道:“我曾向刘备推荐于你,刘备手长过膝,耳长坠肩,此乃天福之相,他日必能称帝。”

    诸葛亮道:“弟子明白了,老师是让我现在就去追随刘备?”

    司马徽摇摇头道:“求不得苦,得之不乐,你之才远在贾诩郭嘉等人之上,千万不可以轻易让刘备得到,否则他日后必不会重视你。”

    “学生明白了!”

    “刘备要称帝,林川是唯一的变数,所以……林川才是你真正的敌人,为师想在你出山之时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诸葛亮道:“老师要如何做?”

    “除掉林川也不全是因为你和刘备,我算了无数卦像,此人不在卦像之中,是为异人,所以……他不应该出现在这世上!”

    诸葛亮和崔钧同时点头。

    诸葛亮道:“此人即不在卦像之中,怕是有天助,我等奈何?”

    司马徽摇头道:“世上只有一句真理:人定胜天!”

    “且……天助不了他,但凡有天道相助者都是圣人,我不曾听说过圣人像他如此好色而不知耻,又狂妄目中无人,所以……他只是异数!”

    司马徽没有直说,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把林川看做是一个邪道中人。

    诸葛亮、崔钧自己明白这一点。

    司马徽继续说道:“刘备不凡之人,曹操也是可主天下的枭雄,以及北边袁绍也自命不凡,所以他们都不会容下一个林川。”

    “刘表可推波助澜,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知道林川的危害,他们只有联合起来才能除掉林川!”

    司马徽转身,把目光放在崔钧身上,道:“这些道理他们自己也知道,所以才有盟军的说法,但现在……他们各自勾心斗角,不知道真正的危险在江东,我们应该去提醒他们。”

    崔钧起身躬身道:“老师,这事就让我去做吧!”

    诸葛亮要在隆中钓刘备,自然就只有他去做这事最合适了。

    司马徽点头道:“你是荆州名士,他们也不会亏待你,记住为师一句话:天下之势尽在三寸舌间!”

    崔钧躬身道:“弟子记下了!”

    诸葛亮道:“弟子在外游学为名,如今也应该回隆中了!”

    司马徽颌首,孔明永远看一事而知百事。

    “当日在皖城县,我本想劝士元放弃江东共事刘备,看他对江东兴致极高,终于没说出口。”

    崔钧道:“士元高智,只怕日后也是孔明的劲敌!”

    司马徽笑道:“此人其实也不防,我算此人寿不过天命,必然早亡。”

    司马徽让摧均游说四方自己依旧稳居幕后。

    不声不响到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而这个天下,其实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所有人……都是的棋子。

    都不过是在他的棋局里,拼尽全力挣一口自己的食物。

    真正的高人,其实也是这种不让人注目的人。

    他有无形的手操纵这个世界。

    如果不是财力限制这种人,那么这种人必是天下王者。

    而林川也是这种高人,只不过他并没有财力的限制。

    他一直财富自由,可以让他做很多事,做他想做的事。

    司马徽是一个局士,但林川却是一个真正自由者。

    局士有他的限制,真正自由者没有任何限制。

    诸葛亮从荆州回了隆中。

    此时刘备仍在归附刘表。

    崔钧开始学张仪,用他的舌头撬动天下。

    他本是三国时一个隐世术士,因为林川的变数,他走到前台。

章节目录

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四章 弈局天下 水镜先生,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笔趣阁并收藏三国: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